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吃相 相吃
2017-05-23 13:14 作者:二毛 来源:中国经营网

中国人的餐桌礼仪是很严苛的,从小到大要不断的被灌输很多规矩,比如吃的时候要绷着嘴嚼东西,不能出声音,动作要缓,不能霹雳嗙啷的。场面越隆重,吃相要求越庄重,吃的过程也就越痛苦,甚至面对平常的美味,此时也没了胃口。
  从美食的角度看,不同的食物要有不同的吃相来吃,才算“吃得其所”,快哉,快哉!
  小时候我很调皮,常常被教训“站没站相,吃没吃相”。现在回忆起来,确实在饭桌上没少打破碗碟,后来家长干脆发给我一个大的、摔不破的洋瓷(搪瓷)缸子,盛上米饭扣上菜,任我端着到街上或者邻居家去“游吃”了。
  几个小伙伴,一起端着碗到街上聚集,一边聊着,一边大吃,还有意无意的比着,多了一份香甜。至今我还能清晰地回忆起当时饭菜塞满口腔,并有筷子搅动的感觉。平常我们说味觉,往往过分强调了舌头的作用,其实,口腔在味觉中也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位置,比如吃盖浇饭,如果小口小口的用调羹挖着吃,总不如用筷子往嘴里扒的感觉香。
  那时候吃的姿势也是随心所欲,坐着、站着、蹲着、靠着墙……无拘无束。能自由的吃东西真快乐!
  后来生活变化,居住的城市越来越大,吃的东西越来越好,但却吃的越来越不自由。吃饭不叫吃饭,叫“饭局”,吃东西反而成了次要内容。而且但凡饭局,还犯了一个美食的大忌,就是吃东西的时候会频频被打断,和人说话。还有就是菜是一道道的上,中间往往间隔时间长,断了胃口,也断了美食的兴致。我认识的几个爱吃之人,比如沈宏非,吃东西的时候是心无旁骛,不和人讲话的。堪得真味。
  在吃食物的方式中,“偷嘴”是最刺激的一种,有些食物,只有偷吃的时候才香,一旦上桌反而没了欲望。比如腊肠、卤制的鸡腿、炸制食品等。刚出锅的腊肠热气腾腾,香气四溢,对人构成了非常大的诱惑,忍不住就会把切下的一块儿放到嘴里,因为是偷,多了一份不好意思,一般会满口吞入,食物往往还发烫,颇有些狼狈的咀嚼咽下,非常难忘。偷嘴的东西之所以会多几分香鲜美味,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偷的时候往往是比较饿的时候,而且面前的食物非常单一,这时候进食,相比面对满桌子的菜肴,自然记忆深刻。还有就是烹饪过程中,或者刚刚出锅的美食,都是热气和香味最盛的时候,经过摆盘再运送上桌,已经凉了不少,香味自然也减淡了。
  “偷嘴”当然不符合中国饮食礼仪,中国人可以说是把礼仪和美食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礼记.礼运》记载:“夫礼之初,始诸饮食。”中国饮食可以说是“食中有礼,寓礼于食,食中藏教,食中藏乐,食中藏情。”
  最早的食礼于原始的祭祀直接相关。还是在《礼记.礼运》中记载,“夫礼,必本于天,肴于地,列于鬼神。”“其燔黍捭豚,污尊而抔饮,蒉桴而土鼓,犹可以致其敬于鬼神”。故人凿地为樽,敲击土鼓作乐,配以美食,向神明表达敬意。在中国文字中,祭祀有关的字也多与食物有关。
  这种用食物来表达人与神之间的关系的方式,逐渐被应用到人与人之间,成为礼仪规范。怎么吃,吃什么,用什么容器吃,也成了区别身份地位的最重要标志。《周礼》就详细规定了天子、诸侯、大夫等用餐时的器具、配乐等的不同。后来孔子感慨“礼崩乐坏”时,就列举了很多诸侯和大夫吃饭时礼制僭越的情况。
  在西方社会,曾经一度以使用香料的多少来区别身份地位,与我国有异曲同工之妙。这种习俗目前在印度的文化中还有不少遗留。印度家庭也以拥有配食香料多为荣。
  中国餐桌礼制在文革期间创造了另一番规则,吃饭前先朗诵毛主席语录,常用的有“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和“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等。
  餐桌变成了各种理念、规则角逐的战场,食物本身的味道自然就被打了折扣。吃本来是人最基础的本能之一,吃东西是最原始的快乐,限制太多,就变成了痛苦和折磨。
  小时候不愿意上桌吃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吃饭的时候被大人要求要坐直,夹菜、喝汤、吃面条,都不能出声,规矩一大堆,而且吃的不爽还不能中途离席。实在痛苦,后来干脆逃离。
  后来最痛苦的是和领导(很多领导)一起吃饭,要加倍小心,察颜观色,百般应付,夹菜、吃东西都成了格式,每吃一次,疲惫万分,甚至忘了吃的是什么。
  现代城市中的工作餐制度实在是违反人性,还有的公司为了节约时间,往往利用吃饭的时候开会,更是大大的破坏了人们的食欲。这固然有工作节奏快、事情多的无奈,但还是要尊重下人类的食欲本能,不要把进食仅仅当做工作间歇的燃料添加。让员工吃的好,吃的开心,真是做老板的一大境界。
  流行的分餐制我也一向反对,当然是卫生,但也违背了进食的乐趣原则。本来城市中人与人就处于隔膜感中,容易孤独,吃饭时再冷冰冰的分成一个个碟子,互相几乎不交流的吃东西,就加重了这种感觉。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大家一起涮的火锅会如此火爆的一个社会心理基础吧,一起吃东西是一种交际本能的需求。
  户外烧烤是最逼近原始进食乐趣的一种行为,如果是一起打猎再分工烧烤,共同进食就更是完美了。大家分工合作,各为一顿美食忙碌,最后再一起边吃边聊,真是持久的娱乐。
  想来身为“孤家寡人”的皇帝也是难熬独吃的寂寞,清朝的皇帝就时不时的拉上亲信部下去围猎烧烤,这在乾隆年间的名画《盛世滋生图》中有详尽的描绘。

我一向认为美食是人间最持久的娱乐,需要志向相同的人来一起参与,分享才快乐。“吃独食”总是少了一份热闹做佐料,所以即使皇帝面前有200道精馔,我也不是很羡慕:他的胃口肯定没我好,因为我有一帮“同吃同德”的好友。在这帮好友面前,大家话不多,专心吃,用最合适的吃相吃,不必正襟危坐,不必担心失态。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