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欧美的民粹主义兴起
2017-04-15 09:47 作者:马俊杰 来源:中国经营网

2015年下半年以来,随着美国大选的选情日趋紧张,“民粹”一词作为人们给候选人川普和桑德斯的标签,进入大众视线。之后的2016年,带有“民粹”标签的政治人物在各国搅动起风潮不断:不管是法国的极右翼党派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主席玛琳·勒庞,还是荷兰的极右翼政党自由党PVV的领袖威尔德斯,也不管是西班牙的左翼公民政党Podemos还是希腊的极左联盟Syriza。挟持“民意”上台的各国政客不断将“民粹”这个词推上媒体的头条。

然而,我们必须看到,这些号称“代表人民”的政客从来都只是声称权力“来自人民”,而却从没有明确地告诉大家权力“将用到哪里去”,或者,他们借人民的力量获得政治权力后,并没有告诉人民他们将用这权力做什么:是造福人民,还是以权谋私?更可笑的是,那些业已获得权力的民粹主义政党和政客,还没有一个兑现了自己的参选承诺。汉娜·阿伦特认为,政治判断力是一种能够合理分辨事物的能力,而当民粹主义从各国左派和右派同时涌现的时候,我们不禁要问,难道民粹让大家都丧失了政治判断力吗?

在Jan Werner Muller的新书《什么是民粹主义》(What Is Populism)中,他引用保加利亚著名政治学家Ivan Krastev的话,称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民粹主义时代”(Age of Populism)。这本书的可贵之处在于,它从三个层面提供了一种可能的“民粹主义理论”。显然,现在还没有一个成熟的“民粹主义理论”存在。

首先,我们必须看到,所有民主国家的政治家都需要获得民众的支持,尤其在美国这样以民调驱动政治行动的国家。这也就意味着,对那些向民众争取支持的政治家而言,我们不能一概而论,认为他们都是民粹主义者。在过去一年的民粹主义浪潮中,不管是左派还是右派的民粹主义者,“反精英”“反体制”(或者“反建制”)都是他们或多或少存在的共同点。然而,“反精英”“反体制”只是“民粹”的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原因在于,不管是所谓“民粹”的桑德斯,还是“五星运动”,他们对“精英”和“现行体制”的批评往往都是有依据的,并非空穴来风。如果批评两句政府就被扣上“民粹”的帽子,那么差不多所有的美国总统候选人都是“民粹主义者”了。

其次,在“反精英”的同时,民粹主义者几乎都是“反多元”(anti-pluralism)的。这一点的一个表现是,几乎所有的民粹主义者都坚定地宣称自己“代表人民”,而且还宣称“只有”他们能够“代表人民”。“代表人民”成了某种特权,而民粹主义者是唯一享有这一特权的人。按照这个逻辑,民粹主义者几乎总能轻而易举地找到自己的假想敌,也即那些他们认为对自身利益构成威胁的人,尽管这些人也是“人民”的一部分。这样一来,民粹主义者就占据了绝对的道德高地,拥有了人民“赋予”的权力。正如Muller在书中所写:“简言之,民粹主义者不会说‘我们是人民的99%’,他们会暗示‘我们是那100%’。”

这种建立在身份政治之上的主义是十分狭隘、不稳定,而且排外的,用中国的古话来说,就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人们往往认为民粹主义不是直接民主的表现,而恰恰会伤害民主制度。人们一般认为,民主要求多元性,民主归根结底是一种能够让所有人和平相处,并享有自由、平等和天赋人权的“最不坏”的体制。既然如此,民粹主义的反多元性核心就与民主的原则格格不入。这种危险的理念更因为其“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能力,以宣称其政敌为“人民的敌人”的形式,威胁到自身的稳定性:那些将“人民的敌人”的帽子扣到别人身上的人,也难逃同样的下场。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