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ES8现花样故障车主被迫滞留长安街 蔚来回应:系误操作 新事物需逐步被接受
2019-02-02 17:56 作者:陈燕南 张硕 石英婧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陈燕南 张硕 石英婧 北京报道

蔚来汽车车主因系统升级导致黑屏滞留长安街的事情仍在发酵中。

日前,网络流出一张截图,内容是一位蔚来汽车车主因挂P挡升级系统,导致黑屏,车辆无法正常启动,在长安街停了一个多小时,实在是万众瞩目。

实际上,此前也有蔚来ES8车主遇到过智能汽车系统宕机或黑屏问题,但这辆蔚来ES8因系统升级被迫使车主滞留长安街的现象并不多见。

就此事件,《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了蔚来相关负责人,对方回复称:“车主在操作中点击到了升级页面,本来应该点取消返回的,结果点了确认。升级是成功的,不过就像手机升级一样,升级期间是不能使用的,车就只能开门关门,其他就都干不了了。”该负责人还表示,对于此事,我们后续一方面会加强传播工作,让用户更熟悉产品,了解操作规则,另外我们会优化提示的警示程度。

作为造车新势力的头部企业,一直强调“用户体验”的蔚来屡遭质疑。

系统升级车辆黑屏滞留长安街

相关报道显示,根据网友的描述,该蔚来汽车车主是其亲朋好友。车辆行驶至长安街路口时,弹出可升级系统的信息,该车主挂P挡准备升级。在同意系统升级后,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整个显示屏全黑了,默默升级了一个多小时。这期间,车辆无法正常操作。 

由于长安街的特殊性,车辆不能长时间停车。该车主却碰上了蔚来汽车系统升级,以及显示屏全黑,根本无法取消升级操作,导致车辆在长安街路边停了一个多小时。这期间,引起了警察的警惕,不断来来回回。又因车窗无法摇下,再度增加了车主的尴尬感。

就此,本报记者采访了蔚来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新时代新事物,需要一点点逐步被接受。对于此事,后续一方面会加强传播工作,让用户更熟悉产品,了解操作规则,另外会优化提示的警示程度。

同时,蔚来方面在微博官方账号回复称,此次事件“是由于在试驾过程中恰逢堵车,在体验车机功能时不慎连续误操作启动了FOTA升级”。同时表示,为“影响了交通秩序”而道歉,随后会“优化升级确认及提醒逻辑”。  

作为造车新势力,智能网联是其一大亮点和卖点。蔚来创始人、董事长、CEO李斌曾表示,未来汽车的关键词是“智能电动车” 。蔚来还将NOMI系统称为“全球首款车载人工智能辅助系统”。然而这次,无疑是给其对技术优化升级再次敲响了警钟。

盈利欠佳换电模式存疑 

除了此次引发热议的“升级停车一小时”,蔚来的换电模式也备受争议。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由于换电模式运营费用较高,且蔚来的盈利不佳,所以不看好换电模式。  

续航里程不佳使众多车主寄希望于蔚来的换电站、充电桩以及移动充电车。然而,由于换电模式成本较高,而蔚来盈利不佳恐无法支撑换电站的布局,有不少业内人士并不看好蔚来的换电模式。  

资深行业人士石建辉认为,建设换电站的成本较高,所以在很早之前就尝试过换电模式的日产汽车和特斯拉,最后以失败告终。并且,他还表示,由于蔚来是创业公司,所以会高薪挖人,团队也需要磨合,人力成本较高。  

有业内人士进一步分析,换电站24小时有人员值守,还要与高速服务站、居民楼物管、电力部门等方面沟通。同时,由于电动汽车电池同燃油车发动机一样,都是各大车企之间难以共享的核心技术,由此导致电动汽车电池设计难以形成统一标准,这就意味着换电模式下电池很难在不同车型上使用,由此难以实现规模化运营而达到降低成本的目标。

另外,在换电模式下,每次电池更换过程都是一次对综合连接能力的考验,这对产品前期设计精度及后期操作技术提出更高要求,由此会提升造车成本;另一方面为了保证电池及时供应,电池总存量必须高于用户实际需求量,由此除了换电站场地成本外,还有庞大的备用电池储存成本。

据了解,目前蔚来共计80座换电站在全国9座城市部署,一个换电站一天可以更换70次电池。此外还有500台充电车、2万根专属充电桩、6万根超级快充桩。此外,有12家蔚来中心、9家蔚来体验店。  

而每座换电站成本大约200万元,每辆充电车大致15万元。而蔚来计划2020年将在全国建设超过1100座换电站,同时投放超过1200辆移动充电车,由此或产生至少44亿元资本支出。明年再布局20~30家销售店。每家门店成本大约在140万元左右,也将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根据蔚来2018年三季报显示,蔚来实现了14.7亿元营业收入,毛利率为-7.9%,净亏损28.1亿元,亏损幅度环比扩大56.6%。而当有记者问及财务和何时才能盈利方面的内容,李斌多次表示“不方便透露”。

近期,伯恩斯坦研究(Sanford C. Bernstein)发布一份题为《漫长未来》的研报(以下简称“研报”)中分析了蔚来的财务状况。研报认为,由于高成本、低价产品组合,以及市场潜在空间不足、竞争加剧,蔚来将在2019年上半年耗光其自2016年至今筹得的所有资金;2025年前都将持续亏损,并由此面临超过700亿元的资金缺口。  

研报结合蔚来的零部件供应商名单,分析认为ES8在完成产能爬坡,进入稳定期后,其直接成本将为30万元。而44.97万元/辆的售价则仅有近15万元的边际贡献空间,而刚上市的ES6售价更低,导致边际贡献进一步收窄,限制了规模效应所产生利润率的增加,导致入不敷出。

(编辑:石英婧 校对:颜京宁)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