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陕国投A多次计提减值损失背后
2020-10-24 09:04 作者:陈嘉玲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陈嘉玲 北京报道

随着信托业监管的全面收紧,金融机构藏匿不良的空间越来越小,此前隐藏着不计提或者已经发生但未减值的机构逐渐浮出水面。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近期,陕国投A(000563.SZ)要“一口气”计提减值损失3.26亿元,这是陕国投A自2018年以来第六次计提金融资产信用减值损失。据测算,此次计提将减少公司2020年1~9月净利润1.92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计提减值准备所涉及的项目,部分是陕国投A在股票投资上“栽了跟头”,部分则是自有资金接盘违约信托项目而产生的损失。根据上市公司披露的信息,陕国投A接连踩雷了南方林业、赫美集团、神州长城等多个信托贷款项目。

频频踩雷,风险攀升背后,陕国投A的风控是否存在缺陷,业绩增速减缓又说明了什么,其转型业务成色几何?

借款人持假“持股协议”

多份裁判文书的公布,透露出陕国投A业务中存在的风控问题。

根据近期公布的“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与李正英、温玉然等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案号〔2019〕渝0112民初22176号),陕国投A与温玉然签订贷款合同,与重庆嘉振钢结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振公司”)、李正英签订《保证合同》。

2019年5月13日,陕国投A通过银行转账方式向被告温玉然发放贷款150万元。

天眼查显示,嘉振公司注册资本为800万元,实缴资本为零,温玉然持股100%。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彼时,借款人温玉然已是“老赖”。

早在2019年5月8日,因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立案执行嘉振公司财产,并将该公司及其法人、实际控制人温玉然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限制高消费。

因此,贷款发放仅两个月后,2019年7月19日,陕国投A委托律师事务所处理上述借贷纠纷案件。

另一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中,自然人冯磅博于2019年6月12日向陕国投信托借款67万元。作为担保方,四川金火轮商贸有限公司在2019年9月29日,由于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工商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单。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20年以来,金融借款纠纷、民间借贷纠纷方面,陕国投A新增了14条裁判文书、开庭信息。

从上述公开的裁判文书来看,贷款金额主要为数十万元到200万元左右,还款期限分为12期、18期和24期,贷款年利率分别是15.4%、25.01%和26.4%。罚息方面,部分合同约定“逾期贷款的罚息利率为合同约定的贷款利率上浮30%”,若以26.4%为例,上浮30%即为34.32%。

此前媒体报道显示,在助贷机构的帮助下,借款人被要求签订了一份假的持股协议,成为一家“不认识的公司”的控股股东,再以公司股东的名义去向陕国投A贷款。

据了解,在与风控人员见面之前,助贷公司对借款人进行了培训,比如:“不得说贷款用于投资股市和房地产;假合同中提及的公司营业额、利润率、净利润、分红比例等;营业执照上有几个明股东,但是自己投给其中一个,属于暗股……”。

就上述业务中借款人有哪些准入门槛,又具体设置了什么风控措施,是否存在风控漏洞以及公司普惠金融业务的规模、业绩贡献等问题,本报记者向陕国投A相关负责人致电并发送采访函。对方表示,公司正处于三季度报发布窗口期,暂不方便回复。

三年6次计提

频频踩雷,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信托公司的风控存在缺陷。而更为直接的表现是,陕国投A的不良率和金融资产减值准备计提金额正在不断攀升。

本报记者通过梳理公开报道、诉讼案件等信息获悉,陕国投A曾卷入青海省投、凯迪生态、重庆典雅地产、富控互动、康得新等“网红”公司的债务风险。

根据2019年年报,按信用风险资产原值计算,陕国投A2018年和2019年不良资产规模分别为8.72亿元和10.34亿元,不良率分别为6.98%和7.51%。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