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深陷辉山乳业风波一年 诺亚财富与投资人“拉锯战”始末
2018-12-08 08:43 作者:郑瑜 何莎莎 来源:中国经营网

“我们法务认为叫应收账款转让合同不违背基础债权的法律实质。据我了解,我司类似产品中有基于贸易关系的应收账款债权,也有基于借贷关系的基础债权,都称为应收账款债权。”《中国经营报》记者在一份由知情人士提供的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歌斐资产”)行政复议案卷摘抄中,看到歌斐资产工作人员对基金受让的基础资产系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沈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辉山集团”)对辉山乳业(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辉山中国”)的借款债权,却在基金合同中披露为应收账款债权的理由作出如上解释。

作为第三方理财平台诺亚财富(NOAH.N)旗下全资子公司、成立于2012年的歌斐资产,近年来主要涉足私募股权投资、房地产基金投资等业务。而上述辉山集团与辉山中国均为港股上市企业辉山乳业(06863.HK)的子公司。2017年3月,辉山乳业资不抵债,陷入风险的债务达百亿元以上。

而歌斐资产作为辉山乳业相关基金管理人被卷入这场风波已一年有余,在今年7月因辉山乳业基金产品被江苏证监局出具警示函后,歌斐资产9月向中国证监会提出行政复议,上述人士透露,行政复议期间歌斐资产要求撤回行政复议申请,在11月中国证监会准予撤回申请后,行政复议中止,同月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同意辉山乳业基金产品投资人资产保全,冻结歌斐资产名下银行资金1000余万元或查封其相应价值的其他财产。

记者就上述情况向诺亚财富、歌斐资产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时,对方并未作出回应。

“旷日持久战”

事实上,千亿元管理规模的歌斐资产卷入辉山乳业债务兑付问题将近两年。但关于诺亚财富与歌斐资产在其中是否应该承担责任,投资人与诺亚财富的争议从没有停止。

记者了解到,歌斐资产关于辉山乳业金产品为两只基金,分别为歌斐创世优选一号、二号投资基金,成立于2016年3月30日,原本为1年期,200多名投资人共投入5亿元,而辉山中国受困于债务,至今上述产品到期却无法兑付本息。

有投资人认为,歌斐资产在本次事件中,《基金合同》里表示该基金财产认购的是辉山集团对辉山中国的“应收账款债权”,但是实际上为辉山集团与辉山中国两个关联公司之间的“借款债权”,属于自融性质,歌斐资产作为基金管理人,却存在偷换“应收账款”概念的行为。

对于为何要将借款债权在《基金合同》中披露为应收账款债权?截至发稿,诺亚财富、歌斐资产未给出回复。

“对稍具备一些投资经验与专业知识的投资者而言,‘借款债权’与‘应收账款债权’二者的投资风险大不相同。一般情况下,‘应收账款债权’的风险明显要低于‘借款债权’。如果在签订合同前就明确告诉我们投资人,此应收账款实际是辉山两个关联公司之间的借款,我们肯定不会买的。”投资者说。

然而记者在网上也看到了有人持有与上述投资者完全相反的观点,观点认为借款债权披露为应收账款债权后果“相差不大”。“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应收账款债权的法律约束力还不如借款债权,换句话说投资人因为债权性质出入并且影响自己的投资判断,基本能认为是胡说。”

有业内人士表示,应收账款债权与借款债权本质上都是债权债务关系,在不考虑其他增信措施的条件下,清偿顺位也是相同的。但是不能仅仅因为受偿顺位相同,就认为二者并无不同。通常情况下,应收账款是甲乙双方因赊销产生的债权债务关系,往往伴随着一方向另一方提供产品或者服务。而借款是基于其中一方的资金融通需求而产生的借贷关系。在交易双方存在关联关系情形下,就显得更加不同。因为为关联方提供借款往往与财务资助或资金占用有关。从投资者在判断是否值得投资时,对这两个概念的理解显然有所差别。

有法律从业人士认为,从违约风险的角度来看,应收账款大多基于真实交易产生,投资者可通过查阅交易合同、单据、凭证或发票等相关资料验证交易的真实性;反观借款,真实性相对不易证实。

今年6月,多名投资人欲就诺亚财富是否在辉山项目中有失职失误,导致投资无法收回情况与诺亚财富进行当面沟通。

诺亚财富曾就此事发布澄清说明中表示,“针对极少数投资人为实现刚性兑付要求,采取聚集散布不实信息、穿白衣打横幅干扰经营等非理性不合法行为,我司将继续依法报备公安机关及私募监管机构。我司谴责一切打着所谓‘维权’旗号,实则干扰基金正常经营管理活动、扰乱社会治安的非法行为。”

记者了解到,今年诺亚财富举办的钻石年会上,诺亚财富创始人兼董事长汪静波演讲PPT中出现了数名辉山乳业投资人的未脱敏处理的照片以及个人身份信息,并配有“承担责任和独立思考是投资需要具备的最基本能力”的标题以及匿名聊天记录“我判断他是骗钱的”等文字。

“扑朔迷离”的应收账款

知情人士向记者出示的行政复议(歌斐资产)案卷摘抄显示,2017年12月26日,歌斐资产创新部投资总监蒋某表示,2016年1月创新部投资总监加入该项目,并安排团队投资总监开展尽调。1月中旬首次现场尽调,2月中旬我司高层与辉山乳业会谈,2月底形成完整的项目尽调报告以及PPT版,3月31日产品成立。

值得注意的是,案卷摘抄中,蒋某表示:“应收账款债权的形成是由于辉山中国向辉山集团借款,双方签订《借款协议》,从会计核算角度,辉山集团借款向辉山中国,应该在‘其他应收款’核算。在现场尽调的时候,查看了《借款协议》和划款凭证,未看过辉山集团的账务处理。”

当询问人提出既然上述借款应在其他应收款核算,为何歌斐资产与辉山乳业方面签订的是应收账款转让合同时,蒋某表示,“我们法务认为,叫应收账款转让合同不违背基础债权的法律实质。据我了解,我司类似产品中有基于贸易关系的应收账款债权,也有基于借贷关系的基础债权,都称为应收账款债权”。

而在财政部印发的《企业会计准则——应用指南》中关于其他应收款的定义表述为,本客服核算企业除存出保证金、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应收票据、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应收利息、应收代位追偿款、应收分保账款、应收分保合同准备金、长期应收款等以外的其他各种应收及暂付款项。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