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旗下资管接连逾期 中信信诚风控遭质疑
2018-09-08 08:37 作者:易妍君 来源:中国经营报

随着大资管统一监管时代的到来,全市场基金专户的管理规模不断下降。而受制于资本金约束、通道业务限制等因素,基金子公司迎来了史上最严峻的生存考验。

中信信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信诚”)的发展近况即为行业中一个颇具代表性的缩影。除了被曝产品逾期,《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曾经一路高歌猛进的中信信诚也在控制产品规模,其2016年以前发行了千逾只资产管理计划,但今年以来,截至目前,该公司仅备案了1只专户产品。另一方面,监管趋严背景下,基金子公司面临着转型难题,中信信诚又能否突出重围?

风控悬疑

中信信诚成立于2013年,由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和信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发起设立。该公司官网信息显示,截至2016年3月30日,公司管理规模达到2900亿元。2016年,也是中信信诚发展过程中的一道分水岭。这一年5月,中信信诚因为触及了监管层明令禁止的资金池业务,被基金业协会处以暂停备案6个月的纪律处分。

日前,有投资者透露称,中信信诚旗下的专户产品中信信诚富甲桂林5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以下简称“富甲桂林”)和中信信诚上海新大陆虹桥紫藤华庭资产管理计划(以下简称“紫藤华庭”)均出现逾期。投资者由此质疑中信信诚内部风控管理不到位。

从基金业协会公布的备案信息来看,富甲桂林于2014年8月19日备案,合同期限为36个月,设立时募集资金总额为13140万元,投资者数量为61人。也就是说,截至目前,该产品已逾期了一年多;紫藤华庭则备案于2016年2月3日,合同期限也为36个月。据了解该项目的知情人士称,该项目为期限(2+1)年的明股实债项目,也就是说双方签订的是股权转让协议和股权回购协议,但实际上是债务关系。今年初为两年到期,需要部分还款,因此所谓逾期只是指其中的一部分。

那么,这些产品出现逾期兑付的原因是什么?中信信诚又将采取何种应对措施?对于记者提出的采访要求,中信信诚并未作出正面回应。上述分析人士向记者解释称,导致基金子公司资产管理计划出现逾期兑付的原因可能涉及,基金子公司在争抢项目的时候,风险控制不到位;同时,投资范围没有严格的限制,也是引发违约的原因之一。“一般而言,如若加杠杆、投资高风险的金融衍生品和其他非标产品无疑会增加风险,最终导致兑付逾期。”他提及。

在该人士看来,目前监管机构致力于增加基金子公司的资本、设立风险衡量的统一标准、对非标投资项目加以限制,“相信基金子公司违约的问题会逐步改善。”他表示。

那么,就资产管理计划出现逾期,但最终投资者本金未受损这一情况而言,又该如何评判基金子公司的风控能力?

有观点认为,在资产管理行业中,投资的标的存在一定风险是正常合理的,资产管理公司的责任是尽量控制好这些风险,但客观上无法确保能完全规避风险。因此,即使产品出现逾期,但最终没有令投资人的本金和收益受损,那么这样的风控能力、处置能力仍然值得肯定。

不过,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指出,(资产管理)整个风控要做的是要治于未病,即没有“病”的时候就要去防治,而不是出了病再去医治。实际上出问题之后,损伤已经产生了,即使本金回来了,但客户的一系列担忧,还包括对整个事情投入的所有精力,都是一种损失。并不是说本金回来了,风控就没有问题,还是属于风险比较重的一个类型。

转型维艰

另一方面,由于基金管理公司与其子公司、受同一基金管理公司控制的子公司之间可能会产生非公平的关联交易,故而基金子公司设立或转让分支机构的行为格外引人关注。

记者注意到,中信信诚的高管也曾参与设立了一些分支机构,但近期已纷纷做出转让。比如说,2015年,由中信信诚原总经理隋晓炜担任法定代表人、中信锦绣资本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作为大股东,成立了上海信诚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不过,工商信息显示,今年3月,上海信诚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更名为上海信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由隋晓炜变更为王娇娇,同时,该公司原大股东中信锦绣资本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也退出了。

2016年年底,证监会发布了《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规定》,该规定要求基金子公司规范下设机构。由此,对于基金子公司转让分支机构的行为,业内一种解释是,“新规发布之后,遵照法规,基金子公司会先把业务停下来,再做这些下设机构的转让和清理,这是一个正常的过程,属于‘公司设立在前、政策法规在后’的情况。”下设机构通常是为一些特定的业务需要而设立的,属于公司行为,在《基金法》的框架下,在职高管或员工是不可能个人私自设立关联公司的。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规定》《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子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暂行规定》和资管新规相继出台,基金子公司的业务范围、业务规范得到更加严格的监管。

天相投顾研究员分析称,几项新规的出台主要是针对金融风险。之前对于基金子公司的监管比较松,业务上没有天花板,对于风险衡量缺乏统一的标准,致使子公司业务范围频频涉及风险较高的金融衍生品和私募股权等。新规出台之后将会限制基金子公司的业务范围,在限制了加杠杆投资现象之后,基金子公司无法以少量的资金撬动大量的资本,同时达到降低风险的目的。

上述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直言,大多数基金子公司之前大力发展的是通道类业务,而通道业务实际上就是赚取牌照出租费用,属于中间商赚差价,它不能创造太多价值,被消灭掉是很正常的事情。

事实上,在监管机构对风险控制的要求大幅增加,并且进一步限制基金子公司投资范围的情况下,很多子公司也在考虑转型。但开拓新业务、转型难度依然较大。以中信信诚为例,截至目前,该公司已备案的资产管理计划达到1200多只,但2017年仅有13只,2018年以来仅有1只。

对此,上述分析人士认为,新规不仅抹去了政策红利,也改变了基金子公司的游戏规则,很多之前用来掩盖或者延后风险的手段现在也不能实现了。这种风控监管升级毫无疑问是好的,而基金子公司也不得不面对适应政策的阵痛期。另外,当前的市场行情也不利于基金子公司发行新产品。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