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新兴市场货币危机第二季来临 对冲基金虎视眈眈
2018-09-07 10:41 作者:陈植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新兴市场货币危机第二季

继土耳其危机爆发以来,随着印度卢比、印尼盾、南非兰特不断刷新低点,新兴市场的经济危机问题再次引发关注,本国经济状况的恶化让它们沦为金融大鳄们的沽空猎物。股票,222天。外汇,155天。国债,240天。这是彭博社统计的今年新兴市场动荡延续的时间,时间之长,连最坚定的空头都没有预料到。当前印尼盾、南非兰特、印度卢比之所以成为全球对冲基金最热衷的三大沽空货币,主要原因也是他们存在着共同的经济问题——贸易赤字与经常账户逆差双双持续扩大,且外债居高不下。而IMF的救助并不总是有效,而且其协助能力也可能受到多个并发危机的制约。(林虹)

继阿根廷与土耳其深陷货币危机之后,这场新兴市场货币沽空潮正迅速蔓延到印度卢比、印尼盾、南非兰特身上。

截至9月6日21时,印度卢比兑美元汇率触及71.92,盘中创下历史新低72.16;印尼盾兑美元一度触及过去20年以来的低位14940;南非兰特则徘徊在过去两年以来最低点15.68附近……

“其实,这些新兴市场国家与阿根廷、土耳其相似,都存在贸易逆差与经常账户赤字持续扩大、外债居高不下等经济问题,在当前美联储鹰派加息与全球贸易冲突利好美元的双重压力下,它们很容易沦为对冲基金大举沽空的新目标。”9月6日,嘉盛集团亚洲首席技术策略师Kelvin Wong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说。

在他看来,印度卢比、印尼盾、南非兰特之所以沦为新沽空对象,也与这些国家经济状况恶化息息相关。比如南非GDP连续两个季度出现下滑,自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以来首次陷入技术性衰退,吸引越来越多对冲基金押注南非兰特成为下一个身陷货币危机的新兴市场国家。

麦格理银行新兴市场外汇分析师Viktor Shvets向记者坦言,这导致全球资金不敢贸然抄底这些国家的金融资产,即便此前印尼、印度、南非央行频频通过加息与汇市干预措施力挺本国货币汇率。

9月5日,国际金融协会(IIF)公布最新数据显示,今年8月份流入新兴市场股市的资金达到71亿美元,其中58亿美元资金流向中国股市,占比高达81.7%。这意味着8月全球资金流向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的总额仅有13亿美元,较7月份137亿美元流入额骤降逾90%。

Kelvin Wong认为,上述新兴市场国家货币要摆脱当前持续大跌的窘境,得看11月美国中期选举的“脸色”——若美国民主党能在中期选举中获胜,无疑将对特朗普的高关税贸易战政策构成一定的制约,这些新兴市场国家得以扩大出口增加外汇收入并刺激经济增长,货币汇率才能真正意义上迈入企稳反弹轨道。

对冲基金的新沽空算盘

在德国商业银行外汇分析师Esther Maria Reichelt看来,当前印尼盾、南非兰特、印度卢比之所以成为全球对冲基金最热衷的三大沽空货币,主要原因是他们存在着共同的经济问题——贸易赤字与经常账户逆差双双持续扩大,且外债居高不下。

“严格意义而言,印度、南非、印尼这三个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基本面与土耳其、阿根廷没有任何可比性,但对冲基金似乎已从土耳其里拉崩盘中尝到了甜头,执意认定在美元鹰派加息与全球贸易冲突加剧的情况下,存在贸易赤字、经常账户逆差、巨额外债的新兴市场国家都难逃货币危机。”Esther Maria Reichelt直言。

Kelvin Wong对此表示,当前最容易重蹈土耳其里拉覆辙的,很可能是南非兰特。究其原因,除了贸易赤字与经常账户逆差双双持续扩大,南非8月采购经理人指数也从7月份的49.3跌至47.2,创下2016年4月以来的最低值,加之GDP陷入技术性衰退,令越来越多对冲基金“相信”它将成为下一个“阿根廷”或“土耳其”。

记者注意到,由于宏观经济发展不景气,9月6日南非国债隐含违约几率骤升至15%,创下2016年11月以来的最高值。

“不过,更多对冲基金对沽空印度卢比更感兴趣。”瑞信驻伦敦策略师 Kasper Bartholdy向记者透露。尽管印度第二季度GDP同比增长8.2%,创下过去两年以来最高点,但对冲基金界依然认为印度政府解决经济问题的方式,反而让印度经济进一步深陷泥潭。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