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首页>金融 > 银行>正文
六月钱荒 银行疯狂“抢”存款
1970-01-01 08:00 作者:卢远香/庞华玮/张寒 来源:

  “钱荒 ”冲击波

  编者的话/6月以来这一轮流动性紧张已经在金融市场中引发了强烈的多米诺骨牌连锁反应,金融机构之间的抢钱大战不断上演。对银行而言,在月末、季末考核以及7月各种缴款影响下,银行资金捉襟见肘;对基金公司而言,大多数货币基金遭遇大额赎回危机;险资“抛弃”货基转投银行理财怀抱……不太乐观的消息是,未来数周内银行间流动性还将经受多重考验,资金面紧张的局面或将蔓延至7月。

  “银行最近真的穷疯了,这几天不仅收到N多银行朋友的信息,连基金公司的兄弟也开始拉存款了!”6月26日,曾就职于银行、信托的金融圈资深人士陈晨(化名)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6月最后一周,有多位基金公司的销售经理见面就找他拉存款。

  “最近好几个银行行长找我们拉存款,单子很多,我们钱不够,所以我们也在四处找钱。”某民间借贷机构李爽(化名)则如是说。

  今年6月末资金紧张的程度显然超出银行预期,各家银行正使出各种招数拉存款。“6月底银行现在就做两件事:一是吸存,二是收贷。”某股份制银行的广州某支行的负责人非常直白地说。

  在通过高收益短期理财加大吸存力度之际,暂停票据贴现业务,停贷或者放缓贷款节奏亦成为银行的共同选择。

  国有银行发函向基金“施压”拉存款

  6月26日,记者从某基金公司了解到,某国有银行向多家基金公司群发一个关于协助该行做好6月末个人储蓄存款的函。

  在该函中,该国有银行强调:“6月末受市场环境及因素影响,我行个人储蓄存款指标蒙受巨大压力,形势十分严峻!……在这个时刻,希望贵司全力协助我行共同做好6月末的个人储蓄存款工作,借助贵公司及渠道高管个人资源引导该行广州分行外的个人储蓄存款在季末之前回流我行,即在我行辖下任一网点开户及存入即可。”

  而在邮件最后,该国有银行更是表明自己的态度:“我行对支持力度大的合作公司在下半年业务推动中加强合作。”

  “现在基金公司的销售都不卖基金,而是找人拉存款。只要在这件事能给银行渠道帮上忙,下半年的基金任务就完成了一半。”前述销售人员感叹,基金销售必须依附于银行渠道,银行发文号召拉存款,他们必须“全力以赴”“好好表现”。

  在基金公司看来,银行以文件函的方式号召基金公司拉存款,表明当前银行资金确实非常紧张。

  “银行找基金帮忙拉存款很常见,但以前是基金销售经理和银行渠道之间的私人关系,因为大家认识,业务方面也有合作,所以帮忙弄点存款。但这一次直接发函,给基金的感觉是银行迫于存款压力,开始向基金施压。”某公司销售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这还是第一次见到银行发函要求帮忙拉存款。

  据记者了解,这是银行首次以文件形式要求金融机构支援,让基金公司非常紧张。“过去银行找基金拉存款,是电话聊一聊,能帮就帮一下。但这一次正式地提出来,还强调与下半年的业务合作挂钩,谁也不敢不帮忙。”另外一家基金销售人员介绍,现在他见到朋友,第一句话是问“有没有存款”,然后就介绍银行的理财产品。

  这家国有银行向金融机构“施压”的行为,在当前钱荒的背景下颇有代表性。

  “银行发函明确拉存款与基金销售结合,不帮忙的后果将会很严重。现在搞得我们‘鸭梨山大’,只能到处找人找钱。”某基金公司销售人员向记者抱怨,迫于来自银行的压力,现在各家公司的基金销售人员都在“铺天盖地”“到处找人拉存款”。

  “金融同业都比较类似,都会找基金公司或者保险公司,尤其是以银行渠道销售为主的金融机构。这也是行业的潜规则,只要找他们领导过来吃个饭,他们就明白该怎么做了。”某国有银行广东省分行人士说。

  互挖墙脚买存款

  除了向有合作的金融机构施压,要求帮忙拉存款外,6月末最热闹的是银行之间、银行与基金之间互挖墙脚。

  “紧急提醒,请持有货币基金的客户建议尽快赎回,第一只亏损货币基金天得利货币偏离达-5.24%,面临赎回风险,建议承接5.5%银行高息理财产品,详询理财经理×××。”6月26日21点35分,记者收到某股份制银行理财经理的短信,建议投资者赎回货基,将资金转入银行理财产品。

  除了发行高息理财产品,从货币基金中抢夺资金,银行冲存款的手段还有高价从同业“买存款”。

  “广州9大行,对公,需求20亿元,6月27日开户,7天,每天千分之1.3+活期的利息,总共有9.1%~9.2%。”某国有银行人士在QQ、微信等各个人群集中地发布拉存款的信息。

  在业内看来,现在银行之间抢钱几乎都要疯掉了,利率已经没有道理可言。“年化收益达到9.1%~9.2%,这意味着银行借20亿元,额外要给1000多万元的利息。”某大型信托公司销售总监告诉记者。

  还有银行选择向保险机构拆借资金,但付出的代价更高。“保险内部的考核指标很高,我们向它拆借资金都是以千分之几的利息,以天来计算,一般也就用两三天。”前述某国有银行广东省分行人士表示。

  “我们开的价格确实有点高,毕竟现在银行等着资金救火。”上海某保险公司投资经理向记者透露,他们与银行近期签1个月、3个月的协议,资金年化收益超过9%,比前述7天抢存款的价格更高。

  当银行的价格越开越高,一些理财产品收益不高的银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存款被买走。

  “到6月27日为止,我们支行已经被买走3亿元。”广州某银行人士无奈地感叹,“没钱买的人只能看着别人把自己的存款慢慢地,一点点地买走,真是郁闷!”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