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危险的红线
2020-08-08 10:49 作者:苑苏文 吴黎敏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苑苏文 特约撰稿 吴黎敏 台州 成都报道

编者按/ 从一个创新创业的企业家,到因为组织网络赌博而沦为阶下囚,肖开强用了16年的时间,而换来的,是监狱的高墙和不菲的刑期。

追逐风口本是经营企业的本能,但肖开强跨过了一条红线。他染指了比特币,但这不要紧,对他来说,致命的是他打开了比特币可以兑换现金的潘多拉魔盒,这让一切从游戏变成了赌博。

从2015年4月至2017年7月案发,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通过三个网络赌博平台非法获利共计11.3842亿元。这是一条昂贵的红线,不管对于法律还是对于肖开强的人生而言。

一线调查

危险的红线:比特币与11亿元网络赌博大案

肖开强刚40岁,前额头发已大片灰白,他创业十余载,曾是优秀青年企业家,但人到中年,身陷囹圄。

2019年3月7日,肖开强和他的员工在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接受审判,由于出庭总人数众多,法庭设在有舞台的报告厅里,控辩审三方和书记员坐在台上,几十名被告人在台下坐成两排,老板肖开强坐在第一排最右端。

过去,肖开强多次在报告厅里登台演讲,那时他西装革履,是被掌声鲜花围绕的主角。这次,他是在网络世界开设赌场的主犯。

被第一个点名后,肖开强站起来,紧张地拉过从台上伸来的话筒,开始“最后的演讲”——审判长让他进行自我辩解,以及谈谈对犯罪行为的认知。

“我22岁开始创业,前期也是在夹缝中生存,创业也是个很艰辛的过程,兢兢业业,逐步把企业做大,但是在2015年到2017年期间,我看见腾讯这样的网络公司,也有对应的这种情节,自己在学习的过程中,犯错了。”肖开强低声辩解,认罪认罚,“我把大家带偏了。”

在成都世纪阳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纪阳天公司”),包括法定代表人肖开强在内,46人被提起公诉,这些人分布在网络赌博平台运行的整个链条上。包括开发维护平台的“技术团队”、链接平台与银商的“客服团队”、提供游戏币买卖结算服务的“商务团队”,还有一名案发后涉嫌窝藏的司机。

依托互联网,利用人性弱点盈利的商业模式花样翻新,网络游戏与赌博平台有时只是一线之隔。在当前的法律框架下,在棋牌类、娱乐类的网络游戏中,若平台只向玩家卖出游戏币,玩家没有游戏币变现途径,一般不认定其违法。

但不乏有游戏平台试图越过法律红线。肖开强所开设的游戏平台里,包括棋牌类和“赌大小”等游戏十几款,游戏币则是在“第三方”银商处购买,并可以稍低的价钱变现,实现筹码的结算。

设置银商是为了规避风险,但根据公安侦查,自称“第三方”的银商,实则接受游戏平台相关人员管理,银商领头者持有游戏平台股份,参与分红,因此他们被认作共同犯罪主体,游戏平台和银商共同组成了具有赌博性质的大娱乐场。

利用玩家想要一夜暴富的心态,吸引大量用户。《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在肖开强开办的三个网络赌博平台上,最多每日同时在线5000人。赌客们被后台算法支配:总体会输,偶尔能赢,既令平台总能赚钱,也令用户欲罢不能。平台的“技术团队”“客服团队”“商务团队”密切配合,渔利共享。

经法院审理查明,肖开强带领公司从2015年4月至2017年7月案发,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通过三个网络赌博平台非法获利共计11.3842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肖开强团伙获利后利用比特币分成,恰逢比特币涨势风口,孳息数额巨大。肖开强被认定获利3.5亿余元,他将这些获利购买了比特币、房车和股票,他仅变卖比特币就退得赃款和孳息近7亿元。他的全部违法所得及孳息总计达7.78亿元。因此,尽管仍有主犯在逃,团伙共退出的赃款也超10亿元。

2019年5月15日,此案一审公开宣判中提到,8名主犯被判定犯开设赌场罪,分别获刑三至五年,其中肖开强判得最重,获刑五年,并处罚金5000万元,主犯之外的涉案人员几乎都被判缓刑。所有人均表示不上诉。

在对肖开强等人的宣判中,法院指出,网络赌博犯罪具有跨地域性、非接触性和隐蔽性等特点,而且链接便捷,牵涉面广,涉案金额巨大,操作简单,资金划拨迅速,通过比特币交易转移资产进行洗钱,参赌人员不可控等,一方面会造成赌徒沉迷于赌博,败坏社会风气,社会危害性大,另一方面涉赌资数额之巨远非线下赌博可比拟。“本案涉案金额目前系本省(浙江)之首。”

凝视深渊者易坠落。肖开强可能没有想到,当他试图操控人性的谈论,寻求不切实际的暴富,他就已经从“明星”企业家成为一名赌徒,并注定全盘皆输。

风口

世纪阳天公司位于成都市高新区,主体是一幢四层扁平小楼,四周是围墙,大门口正对机场高速。从远处看,小楼的白墙和深蓝玻璃用黑色曲线分隔,就像是台电脑主机。时至今日,尽管公司法定代表人肖开强仍在服刑,高管几乎全部落网,这栋楼仍在运行。

楼顶以前立起的“世纪阳天”四个大字已经拆除。2020年7月17日,在世纪阳天公司保安亭处,记者看到仍有人进出上下班,保安亭和大楼主体色调统一,深蓝的玻璃单面反光,从外面看不到里面,但可以从里面观察外界。

保安上了年纪,警惕地打量记者这张陌生面孔,记者上前表面身份后,保安拒绝传达采访需求。“领导都不在。”他说。记者随后致电公司前台电话,接电话的人自称保洁,称“前台的人去开会了”。

肖开强出生于四川宜宾农村,父母务农,曾被评为全国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首届四川杰出城市创业青年、宜宾市优秀青年企业家。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