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回国机票上的青春与哀愁
2020-06-06 09:04 作者:郭婧婷 万笑天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郭婧婷 万笑天 北京报道

“最近做梦老是梦到回国了。”

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说出这样一句话的,是一位在美国佐治亚州读大学的李慧,她今年大一,19岁。在美国大学生涯的第一年里,她和很多在美的中国留学生一样,遇到了新冠肺炎疫情。

李慧早就决定回国,但是她两次订到的“便宜机票”,航班都被取消了。现在,她已经订不到低于4万元价格的机票了,有可能订到的机票,价格几乎都在“6万出头”。当然,这些机票都在一些黄牛手里,她身边不少想回国的中国留学生,都是通过黄牛高价订票。

这并不是李慧一个人的经历,也并非在美留学的中国学生的特例。在法国等欧洲国家留学的中国学生,也面临着一样的境遇。受到国际新冠肺炎疫情的不确定性影响,中国与欧洲、美国等国家和地区之间的航班受到影响,机票成为稀缺资源。中国在外的留学生,面对疫情,体味着归国之难。

为应对和解决这一问题,中国政府和驻在国使领馆积极协调、组织包机,4月份全月,已经将3000余名中国留学生接回祖国。而这项工作,还在积极进行当中。

5月中旬开始,我国加大临时航班频率,中美航线上新增的临时航班达到每周六班,大幅超过各航司“五个一”政策下的正班班次,这些航班主要载确实有困难的留学生归国。

留学生归国最新的利好是,6月4日,民航局发布国际客运调整新规,放宽外国航空公司国际客运航线航班限制,并从6月8日起,实施航班奖励和熔断措施。新规实施后,预计国际客运航班每周实际航班量约为150班,每周航空口岸入境人数约33000人,平均每日入境人数约4700人。

处境艰难

2月份时,法国疫情已开始蔓延,王珊仍需要每天去上学。对王珊来说,戴口罩有很大的压力,出门后有的人会停下来对她大声叫喊,或做侮辱性动作。她的朋友觉得,被人骂无所谓,就是怕有人过来动手。在回国前,王珊看到街道上大多数人已戴起了口罩,尽管有些是“用布做的,上面有各种花纹”。

在此期间,王珊的家人一天打几个电话催她回国。她告诉家人,第二学期的课还有两个月结束,现在回家等于放弃学位证。家人说,即使不要学位证,也想让她赶紧回国。

王珊的学校在法国南部的一座城市,硕士需要1年半的时间,这学期4月17日考试。她没有同意家人的要求,3月7日,在第三方平台购买了4月25日8000多元的回国机票。

3月12日,法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到2876例,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关闭全法所有学校。王珊想把机票提前,于是将回国日期改到了3月25日。但之后又有顾虑,担心回国后的网络问题不方便上网课、应对考试,再经过一次筛选后,更改为5月5日。

“后来家里人着急了,给我打电话说,想让我立刻回去,情绪激动,当时国内已经半夜了,实在没办法,我也担心家里人的身体状况,就打算再买提前的票。”王珊说。王珊没选要去其他国家办过境签的票,担心不熟悉流程耽误转机的时间,太贵的或转机时间长需要留宿的也不买。3月24日前后,买到了4月18日的外航机票,中转几个国家,票价6000多元。

3月26日,中国民航局发布《关于疫情防控期间继续调减国际客运航班量的通知》,国内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任一国家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条航线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外国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我国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条航线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自3月29日起执行。

由此,王珊再一次需要变更计划,第二天,她买了一张法航5月5日2万多元的票。王珊说,当时的外航偶尔有能飞的,也加了很多回国交流群,有人也买了法航和其他外航,就猜哪天的航班能飞。

4月16日,王珊得知航班被取消了。“记得特别清楚,因为4月17日是最后一天考试。我跟我妈打电话哭了一场,我说,我想回家,妈妈。”王珊说,她特别崩溃,买了这么多次票,也对这次的票抱了很大希望。

对政策更熟悉后,王珊没有在第三方平台买票。王珊说,巴黎有两个机场,有戴高乐和奥利机场,宣布封城的时候,奥利机场已经关闭,但携程上还有去奥利机场的票。

那时能买到5月初的票,但没有从王珊所在城市到巴黎的航班,推迟到了5月底。能选择的是国航或东航,都是直飞,国航到北京分流天津,东航是到上海。最后,王珊在国航官网上买到5月20日的票,票价是2.6万元。

法国在5月逐步解封,回国前,王珊看到街上的饭店还是不能堂食,晚上有部分夜场开了门,公共交通工具上两个人之间会隔一个座位。王珊说,法国的留学生不算多,乘坐的航班上,大部分是从英国、德国等到巴黎转机回来的。航班上的座位都是满的,一个航班大概有200多人,以学生为主。乘机前还会检查健康码,需要连续14天填写表格没有问题才行,问题有:体温、是否出门、是否去过人员聚集场所等。

在回国前,王珊先后通过法国亚马逊、国内电商购买防护服、口罩、护目镜等防疫用品,之后又与朋友合买上述用品,但均未收到。直到临走的前一天,看到同城有人出售防疫用品,这才买到。“之前我手里只有一些一次性医用口罩,再加上一次性手套。”王珊也没有收到健康包。

“我所在的留学圈没有受不可抗力必须要走的。滞留在法国的更多是在观望,没那么急切,他们要看票价有没有降、政策怎么变。”王珊说,有回国计划的基本都回国了。

机票昂贵

关于留学生是否应该回国,有很多争论,有网友认为,个人要对自己的选择承担风险和责任,国家的责任是优先保障国内大多数国民的利益;留学生该早些回来,现在回不来也不应抱怨。“要站在大多数那边,我可能也觉得牺牲一下没什么大不了,但我要站在少数这边,真的很担忧。”王珊说。

票贩子多,是很多留学生共同的感受。在回国交流群里有很多黄牛潜伏着。对于在美国佐治亚州读大一的李慧来说,找黄牛,是她回国仅有的选择,因为美国疫情越来越严重,且有上升的趋势,所以想要回国,周围的同学也都迫切地希望能回国。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