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写入教案的“强奸女儿案”平反启示录
2020-03-28 07:49 作者:郝嘉奇 来源:中国经营网

熊伟还提出,2008年中秋节前后,阿欣在正规医院的3次检查均无异样,关于2008年12月27日发现处女膜轻微裂口的形成时间,根据为她检查的医生李士英证词,裂口是新鲜的。熊伟提出,这时房洪彪在外打工,裂口并非他所为。

熊伟告诉记者,最初是左进爱报的案,阿欣作为“受害人”的笔录非常长,妻女把前因后果,以及家庭发生的矛盾讲得非常清楚。当时来看的确有家庭矛盾,但这个案子是有疑点的,因为阿欣的一些陈述一直在变,显得非常奇怪。

本案的物证之一毛毯也存在疑点,对毛毯外罩布血迹的《鉴定意见》证明,血迹是阿欣的,但没有检测到精斑。熊伟提出,照片显示出血量非常大,不可能是强奸所留。

再审时,熊伟还提交了新证据:那份房立朋在家门口发现的阿欣的信件,内容是承认自己诬陷了父亲,否认被强奸事实。信中,她还对父亲表达了歉意。原同监室犯人于某峰证明,房洪彪进入看守所时,有被暴力对待的迹象。

再审时,阿欣主动申请出庭做证,否认父亲强奸过她。她称,当时报案是母亲殴打、逼迫她说的,她当时年幼,害怕被丢弃,就按照母亲所言报案。阿欣一直自责,并怨恨母亲。阿欣提出,父母当年带她到多个医院做过多次检查都没问题,后来父亲就外出打工了,母亲又带她去检查说有问题。

2019年5月29日再审开庭中,阿欣表示希望恢复父亲名誉,改判他无罪。

失守

那么,再回到报案前一年,当时至少有一位公安系统人员,曾试图劝阻案件出现。但此后,此事依然一路失守,铸成冤案。

再审中,沂源县公安局法医任培福的证言显示,他在沂源县医院有办公地点,2008年左进爱、房洪彪曾带阿欣去县医院检查,他将病历念给他们听,大体意思是妇科检查未见异常,并给他们解释,他们怀疑的情况没有,让他们回去好好过日子。

再审时,青岛市检察院出庭检察员指出,2008年10月5日,房洪彪离家到日照钢铁公司上班。12月27日,左进爱带阿欣检查,为外阴处女膜充血,稍有裂口。此时房洪彪到日照打工两个多月。根据阿欣的陈述,处女膜应是完全破裂,可见其陈述多次被强奸的真实性存疑。

该检察员总结认为,原审判决采信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不能排除合理怀疑。首先,房洪彪的供述缺乏稳定性,对其是否受到刑讯逼供以及供述真实性存疑。其次,公安人员对房洪彪的实际讯问地点与提讯证及提讯笔录地点不一致,有罪供述来源合法性存疑。阿欣当时年幼,现又翻证,且有日记、信件等证明她当年做了假证。

此外,淄博市检察院检察员李桂华等提交的证据显示,原同监室犯人于某峰说,房洪彪刚进看守所时两边鬓角头发像被撕了,沂源县刑警队找于某峰了解过情况,问房洪彪是否说过自己的事情,他说房洪彪是因强奸女儿进来的,最后这成了认定房洪彪有罪的证词。他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号里的人都知道房洪彪是因强奸女儿进来的。

不过,参与该案侦办及审讯的民警崔某某、王某某、张某明的笔录显示,没有刑讯逼供和诱供的情况。张某明出具证词称,对房洪彪的实际讯问地点是在刑警队,之所以将提讯证及提讯笔录地点写为看守所,是为了执法质量检查。“当时刚开始网上办案,对操作不熟悉。”

2020年3月12日,在沂源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杨道喜、办公室一名张姓主任均告诉记者:“这起案件在当时影响很大。”确认此案是由该大队侦办的。“出于案件性质和(当时的)办案手段有限,主要以(证人)证言作为证据,认定房洪彪(涉嫌)强奸。”

记者当面询问案件细节,以及房洪彪所称被打等情形,上述二人称,案件三名办案民警有两名已调走,另一名支援武汉不在沂源,且公安机关内部对接受采访有严格的要求,无法予以回应。

2019年7月19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判决: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改判房洪彪无罪。

回乡

在无罪判决到来前一年,2018年6月11日,经过减刑,房洪彪刑满释放。此后,房洪彪没再外出务工,而是回到家乡种地为生。

2020年3月11日,记者从沂源县出发,乘车走过50里山路,穿过一片白杨树林,到达房洪彪所在的房家圈村。这个村子依山而建,规模不大,村民以种果树、韭菜等农产品为主,青壮年大多在青岛、淄博、北京务工。

记者到达村口时,房洪彪已等待许久。他中等身材,身着一件蓝色棉袄,口音浓重。他的文化程度不高,初中毕业后就没再上学。

他骑车带记者前往旧居。旧居已成危房,屋顶破了个大洞,碎木头散落一地。斑驳的墙面上,贴着女儿读小学时获得的“三好学生”奖状。纸张已泛黄,两角从墙上翘起。

去年3月,房洪彪娶了本村一名女子,并和其住在新居。新居不远处,是房洪彪之父房立朋的住处。这里只有一个破沙发和一台旧电视。墙上坏掉的钟旁,贴着一张写有“人口平安”的红符。

记者注意到,一直为儿子奔走喊冤数年的房立朋,身上背心外套、裤子均已破损,鞋上打着补丁。70岁的他以种玉米、挖草药为生,还养了几只鸡、羊。父子告诉记者,因为儿子属服刑人员,两人均无法申请低保。

村里没有燃气,只能用柴火做饭,房洪彪旧居也没有浴室。从前,房洪彪偶尔会带着阿欣去村南山“狼窝”处的水池洗澡。这也是他后来被指控“强奸”的地点之一。

熊伟告诉记者,“狼窝”离房家挺远的,在村子最边缘的地方。那儿有条水沟,水挺清的,是个洗澡的好地方。

房洪彪是经人介绍认识左进爱的,两人在1999年结婚。

房家圈一位知情村民称,左进爱性格不太好,嫁过来之后不孝顺老人,爱打骂孩子、和房家人吵架。“据说左家误解房家很有钱,才把左进爱嫁过来。她生了两个女儿,在农村有重男轻女思想,不过她公婆没有表现出什么,她非说自己被看低了,为此在家吵闹。”

房立朋告诉记者,儿子与左进爱起初感情很好,后来因为左进爱母亲每次一来房家就挑拨他们的关系,她走后房洪彪夫妇就会争吵,她造成儿子儿媳感情破裂,儿媳即对儿子采取报复手段,称其奸污女儿。

房立朋说,左进爱比较势利,房洪彪朋友来做客时如果提着礼物,她就笑脸相迎,如果空着手来,她便爱答不理。房立朋还称,在一审判决后,他为儿子申诉过程中,左进爱及其家人还找人砍伐了房家种的300多棵桃树,造成经济损失超过4万元。

房洪彪回忆,2008年后,左进爱脾气变坏,开始打骂孩子,农忙时节她不干农活,常带着孩子四处转悠,他认为那时,“左进爱精神有了些问题”。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