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对话望华资本创始人戚克栴:“美国经济将大概率进入经济危机的模式”
2020-03-28 07:41 作者:屈丽丽 来源:中国经营网

第三,在贸易与实体经济上与中国“脱钩”,目前是美国部分政客叫嚣最响的“制裁”中国的牌之一。而在经济增长速度的阶梯中,美国是处于中低端的。如果美国经济与世隔绝,其增长率会更低。而中国经济即使与世隔绝,由于中国经济自身产业链的完整性、多样性与收入阶层及地区的互补性,维持超出美国3.5~4个点的年均增长率依然可能。因此,贸易与实体经济的脱钩是十分不利于把美国从经济危机中救回来的。

第四,是各方财政货币政策,尤其是货币政策推出的协调步调。前面说了,中国由于资本项目未完全放开,一定程度上是有护城河的。所以,美国大幅度降息、货币竞争贬值,首先是把他的盟友拉下水。当然,由于文化、语言等原因,美国在西方发达国家的宣传上占据一定的优势(这一点我们要继续学习,赶上,让世界上有更多中国的盟友),但如果持续、经常性地损人利己,美国在世界各国心目中的第一位置,恐怕比其经济GDP在世界第一的位置上,更早地下来。

选择合适的财政金融政策

《中国经营报》:你认为怎样的强有力的财政措施信号入市,才代表着危机进入可控阶段?

戚克栴:我觉得中央政府对5G、新基建、环保等的财政信号已经够强的了。但对整体经济的信心提振依然有限,一个是疫情与全球金融危机来势太猛;另一个是大家对中央不会轻易允许放水的看法没太大改变,因为大家认为中央的供给侧改革与去杠杆是一以贯之的。因此,我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美国降息了,我们不一定要降。因为我们独立自主与他人无关。但美国降息不灵,不意味着我们降息就不灵,而且我在3月7日的文章中说了,中国应该分批次推出总计1%~1.35%的基准贷款利率下调,每次可下调0.25个百分点。这与美国的做法无关。这与我们的改革与发展,刺激消费与实体经济,提升银行竞争能力有关。

《中国经营报》:你曾提到,“非常规的宽松货币政策虽然效果显著,但也容易带来不可低估的副作用”,能否谈谈如何认识这些副作用,如何选择恰当的货币政策?

戚克栴:非常规的货币宽松政策如果资金未被有效导向实体经济,会导致股市、房市泡沫、资金空转、投资项目的投资回报低下、退出难等等。所以货币政策必须要:一、结合财政政策;二、多管齐下,即降息、降准、扩表、市场沟通等多方面平衡协调使用。目前,国内对降息、市场沟通(就基准利率走势)均三年未用,因此空间很大。

危机管理的使命是尽量不发生经济危机

《中国经营报》:2019年4月,首都经贸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你的《危机与复苏》(美联储主席金融文萃)一书,能否重申一下你当时译著《危机与复苏》一书的目的,你认为危机会不断地重复吗?人们如何从历次危机中找到可以借鉴的价值?

戚克栴:资本主义世界每5~10年就有一次危机,会周而复始不断地危机发生、发展、复苏、恢复、泡沫、再发生……循环出现。

随着我国经济发展的规模逐步走向世界第一,市场化程度也越来越高,资本项目的开放也在逐步推进,增长速度反倒在缓步下滑,因此,我国发生金融危机、经济危机的风险也越来越大。这次疫情危机尽管不是经济危机,仍给我们上了很好的一课。

因此,我国危机管理的使命就是尽量不发生经济危机。危机中的教训很多,包括:一、利率传导机制一定要通畅,否则降息及前瞻性市场沟通机制会失效,无法影响实体经济贷款利率。二、多方面政策要协调,包括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的搭配,货币政策之间的协调。三、资本市场与银行体系“双通道”的融资体系建立。目前我国资本市场仍需进一步发展,达到资本市场市值是GDP一倍左右或以上,即资本市场市值要翻一倍左右。四、资本项目开放不能盲目开放。每一次金融危机,资本项目的护城河都成为我国经济最好的保护之一。五、充分发挥我国的制度优势。我国的制度有全国一盘棋、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这既是疫情病毒的“天敌”,其实也是经济危机的“天敌”,但前提是,我们规划得对,规划得早,使劲的方向对,这对我国的经济治国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中国经营报》:目前,无论是巴菲特,还是桥水都在公布股票投资的组合损失,遵循哥大投资理念的,你们目前投资情况如何?

戚克栴:客观地讲,今年1月,我们曾达到过基金净值过去两年的最高点,并比此前高点(2019年3月)高出8%~9%左右,但去年3月的A股大盘比今年1月的大盘仍高7%~8%左右。这说明经过一年左右的努力,我们与大盘又拉开了15%~17%左右的差距——这符合我们每年超出大盘15%以上的目标。而疫情危机叠加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大盘从今年1月份的3100点跌落至3月20日的2750点左右,下跌了15%左右,我们下降的比这个要小,也符合每个月我们比大盘好1~2个点左右的目标。

这就是我们的目标,我们要每年比大盘好15%~20%(对应平均每个月比大盘好1.2~1.6个百分点)。所以如果中国大盘一年没有变化,我们就可以实现15%~20%的收益。如果大盘涨15%,则我们可以实现30%~35%的收益。如果大盘跌15%,我们则可以实现0%~5%的收益。

我们认为目前A股属于底部震荡,所以尽管全球经济形势不济,但我们对2020年自己的业绩表现仍然充满信心。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王府井店被除名,狗不理的真正“危机”并未解除

老字号狗不理在“新时代”所遭遇的烦恼,很可能只是老字号品牌共有困境的一个缩影。..[详情]

免税市场:只有“硝烟”没有“战争”?

海南离岛免税额度提升到10万元,新发免税牌照,这一切信号似乎预示着中国的免税市场即将迎来一场大的变局,一场..[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