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果农生意保住了 但“羊毛党”真的败退了吗?
2019-11-11 16:20 作者:王付娇 佘晓晨 来源:界面

凌晨5点左右,该消息从羊毛党内部群扩散到公开渠道,引发第二轮抢券高潮。一直到当日上午10时许,该漏洞才被拼多多最终修复,所有相关优惠券下架。

根据阿里巴巴的一份安全年报显示,在各种互联网业务活动中,缺乏安全防控的红包、优惠券促销活动,会被“羊毛党”以机器、小号等各种手段抢到手,70%~80%的促销优惠会被“羊毛党”薅走。再以差价赚取利润。

虽然各大电商平台也试图通过各种手段反黑灰产,但是这是一个马拉松式的斗争。用户赚了便宜,黑灰产赚了利润,商家有时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在双11这种赔本卖吆喝的时间段,也是赚到了眼球和销量。黑灰产行业与商家、消费者的关系,就以这样一种畸形的默契长久存在着。

法律边界模糊

类似“薅羊毛”事件早就存在,但法律边界一直模糊,这也是黑灰产如此猖獗的原因。

拼多多与该起案件极其类似。只不过,拼多多作为平台方,有能力承担起这样的损失,并没有掀起类似的同情心理。拼多多的官方数字是,损失高达百亿数字不实,预计事件造成的最终实际资损大概率低于千万元。而后此事也不了了之。

2019年4月,据《人民日报》报道,一团伙“薅羊毛”撸得狠到惊动银行,主犯被判四年。主要原因该案是近年来少有的通过套取公民个人信息、注册虚假账户等非法方式,针对信用卡经营者进行的诈骗活动,仅爱奇艺月卡涉案金额就高达12万多。

案件被告孙鹏飞在非法获取了公民个人信息后,开始了自己“专业薅羊毛”的道路,在莱阳当地成立“大飞工作室”,成为“薅羊毛”界的职业化团队。很多参与者认为这种行为属于“资源回收”,没有违反法律。“我们一般人都是用自己的银行账号参加活动,没有盗取他人信息,也没有乱刷卡,最多就是套取银行优惠而已,属于灰色地带。”

但是除了涉及信用卡、银行信息外,法律也很难对薅羊毛行为给出定义。

2014年,亚马逊将一款售价为949元的“智能家居扫地机器人”标为94元,结果不到12分钟产生了3.4万张订单。之后亚马逊对该款产品进行下架,并以“标错价”为理由擅自删除了相关订单,退回买家已支付的货款。

之后,290名消费者向亚马逊提起诉讼,2017年3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终审判决亚马逊经营方北京世纪卓越应当承担由此带来的不利法律后果,向290名消费者分别赔偿每台机器的订单金额与市场价之间的差价855元,律师费3000元。

法院的判决理由是:若网购平台不承担赔偿责任,将不利于对虚假促销、恶意单方砍单行为的规制。

2019年1月1日施行的《电子商务法》第49条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发布的商品或者服务信息符合要约条件的,用户选择该商品或者服务并提交订单成功,合同成立。电子商务经营者不得以格式条款等方式约定消费者支付价款后合同不成立;格式条款等含有该内容的,其内容无效。

不过北京法院网也发文解释称,如果主动利用平台漏洞以虚假行为骗取不当利益的,即为“黑产”,不能被视为“薅羊毛”行为。

例如利用共享单车不具有导航系统的弱点,使用虚拟GPS地址软件,制造虚假的骑行距离和骑行时间,以骗取派发的红包。此外,通过破坏计算机系统来制造优惠券漏洞,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行为也被视为“黑产”。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