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先锋集团资金流向调查:汇源集团、北京安装等现身
2019-10-12 08:48 作者:郭建杭 来源:中国经营网

郭建杭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随着张振新的离世,身后留下的数百亿元债务兑付问题持续发酵,未兑付债权的追偿结果,最终指向担保人和实际借款人。
《中国经营报》记者梳理先锋集团旗下已出现逾期的借款企业信息发现,汇源集团、北京安装集团等大型企业的身影都出现其中。
梳理信息可知,由先锋科技资产发行的北京安装集团子公司北京安装公司股权收益项目,规模2000万元,目前已逾期;汇源集团除已公开的4900万元的逾期之外,旗下4家控股子公司在先锋系网贷平台工场微金上的多个融资项目也在近日出现逾期。
记者从投资人处获得的书面材料显示,“截至6月28日,网信平台借贷余额450亿元,6.9万人;网信普惠借贷余额59亿元,14.2万人;先锋旗下线下私募基金200亿元。集团借贷总规模709亿元,涉及21万出借人。目前仅盘点出120亿元资产,距离变现和700亿元代偿资金还相距甚远。”不过,记者仅核实到网信平台及网信普惠的借贷余额,线下私募基金的规模尚未证实。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场债务兑付之战中,如果先锋系平台兜底,则面临清点先锋系资产的问题。
借款企业现身
公开报道提到,先锋系掌舵人张振新在香港的办公室,位于香港太古广场二期,在同一楼层中还有汇源香港办公室。
但汇源和先锋系的交集不止如此。记者根据公开信息查到,汇源集团是先锋旗下网信集团的A轮投资人,而在7月4日,网信平台曝出兑付危机后,逾期企业指向汇源集团。
在网信集团7月发布《关于网信集团当前情况的说明》后,汇源集团发布声明表示,同网信集团的合作与上市公司汇源果汁无关,截至7月28日,其在网信集团的网贷平台上借款的逾期款项为4900万元。
9月10日,累计借贷仅223亿元的网贷平台工场微金发布了逾期企业的信息,对外披露了平台四家借款企业的情况,分别为伊春源原商贸有限公司、伊春汇源生态养殖有限公司、虎林汇源新生态乳业有限公司、虎林汇源新生态牧业有限公司。4家借款企业均为汇源集团旗下子公司或孙公司。
官方信息显示,工场微金由北京凤凰信用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凤凰信用”)管理运营,注册资金5000万元。网信CEO盛佳曾担任该公司法人、执行董事、经理等职务。
尽管未有直接证据显示工场微金为先锋系旗下平台,但该公司与先锋集团、凤凰信用以及汇源集团关系密切。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除在网信集团创立初期参与投资网信理财外,网信集团和汇源集团还共同出资设立四季本源农业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先锋集团与汇源集团共同出资设立中新小贷。
工商信息显示,北京汇源先锋资本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源先锋资本”)创立初期的股东包括汇源集团高管朱圣琴、先锋支付高管李晓平等,如今多位高管更替离职。
汇源先锋资本股东汇源金融控股有限公司系外资公司,有公开信息显示,汇源金融控股于2013年4月成立,是一家香港公司。汇源先锋资本在2015年、2016年曾陷入几起民间借贷纠纷,其中有因未缴纳诉讼费,被法院以撤诉处理,当时的法人及董事长为网信集团董事长李焕香。
此外,另一国企北京安装集团有限公司也出现在先锋集团旗下平台逾期借款企业的名单中。
根据记者获得的“开元—北安一号私募投资基金的投资指南”及项目说明等内容显示,该基金投向中开天誉电器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北京市设备安装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股权收益权,规模2000万元,基金管理人为先锋科技资产管理(大连)有限公司,投资期限 12 个月(以实际投资期限为准),募集期截至为2018年3月26日,基准业绩为年化9.5%。
公开信息显示,北京市设备安装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创建于1954年,隶属于北京建工集团。在2019年2月到期后,项目发布公告出现逾期清算,截至目前,该项目仍未兑付,并已进入诉讼阶段。
对于逾期原因,在其2019年8月发布的“到期清算进展说明”显示,“截至2019年8月13日,本基金投资的资产仍未实现变现并向投资者分配基金财产”。
在网信集团官网尊享项目公布的还款标的中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大型企业现身,项目编号为“盈益 A005539891、盈益 A005551967、盈益 A005551966,借款企业为重庆玉豪实业集团江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西安鹏润置业有限公司。陕西省本地知名的房地产开发公司,成立21年的世纪荣华控股集团旗下子公司西安荣鼎置业有限公司也在借款企业逾期名录中。
追债借款方还是平台方?
在记者获得的借款人资料中,除了来自于大型国企或者上市公司外,还有部分成立时间较短、规模较小的公司。然而这些公司的借款资质却值得关注。
网信集团公布的尊享项目还款企业中,项目编号为“盈益 A006202152”的借款企业为龙翱商业保理(深圳)有限公司,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为郭立。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时间为2017年5月18日,注册资本为500万元,实缴资本、参保人数为0。
根据记者获得资料显示,该企业在网信集团的平台上存量借款额超过1亿元。
此外,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公示系统中显示,网信集团平台上的借款企业盐城千淼建材销售有限公司,目前正在进行简易注销。借款企业注销代表着最终借款无法追寻到有效的责任人。
多位借款人质疑,“先锋系旗下平台的借款企业,除了有实力的大型国企和上市公司外,部分规模较小成立时间较短的借款企业,究竟是不是先锋系用来‘敛财’的‘空壳公司’?”
如果质疑成立,那先锋系是不是存在自融嫌疑,这对投资人来说,可能需要面临另一个问题,是向借款企业追债还是要求平台清算资产兑付?
有法律界人士表示,先锋系旗下平台逾期的情况,投资人追回时,对于最终是按民事范围还是刑事范围来看,结果不同。在民事范围内,张振新在世的时候的债务,继承人最大义务是将其所有遗产用于债务偿还,投资人最终的追责目标为借款企业,担保方和债务方等。“若涉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死亡,检察院停止起诉,但继续依法追究其涉案的个人财产”。
事实上,张振新离世,让先锋系逾期的债权处置变得更加困难,在债权的处置兑付过程中,对于先锋系大量的代持、交叉持股等隐在台后的企业资产的处置也成为关注重点,这些不容易直接证明为张振新实际控制的企业资产,是否应该纳入清算范围内?
根据记者获得的先锋系部分资产清单显示,张振新实际控制及持有的资产达上百家,部分已被抵质押。
公开报道显示,从7月到国庆节前期的3个月时间内,网信普惠总计兑付2.78亿元,网信总计兑付0.62亿元,两平台总计兑付约3.40亿元。
对于先锋系数百亿元的债务来说,已兑付的规模杯水车薪。
事实上,在先锋集团发布讣告的同时,还发布了一则应对处理公告。公告中称,为持续化解危机,坚持在岗的管理团队本着负责任的态度,第一时间成立临时危机管理工作组,并推举集团CEO张利群为组长,共同商议后续工作计划和方案。临时危机管理工作组成立后,首先通知了先锋体系内各子集团公司,不得私自转移财产、变更或注销公司。
关于兑付问题,9月19日,网信官微发布“借款企业还款兑付计划原则”称,“各产品的还款兑付计划应严格遵循‘谁用款,谁还款’的原则制定”各兑付方案制定与实施方要根据融资发行方制定的还款兑付计划、担保方的代偿资金到位计划、相关兜底方的资金安排,测算出兑付还款的金额、时间节点。缺口部分由先锋集团统筹安排,确保用户利益受到合理保护。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