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首页>公司 > 健康>正文
或再掷7.6亿美元接盘 哈药陷GNC迷局
2020-06-30 13:49 来源:时代周报

一笔糟心的海外投资,让困顿之中的哈药再度陷入舆论漩涡。

6月24日,GNC(美国健安喜控股有限公司)向特拉华州美国破产法院提出破产保护申请,计划通过美国破产法第11章程序进行重整。这家老牌保健品厂商能否通过重整起死回生,关系着哈药股份(600664.SH)20多亿元投资是否打了水漂。

两年前,哈药股份斥资2.995亿美元认购GNC发行的约30万股可转换优先股,至今尚未转换为普通股。此番GNC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哈药股份作为其优先股股东,偿还次序位于普通债权人之后,无法得到优先清偿。

“这并不意味着直接破产清算,而是GNC为避免被清算解散而寻求的一种自救行动。”6月26日,资深投行人士刘杰(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申请美国破产法第11章破产保护,允许企业在法院监督之下继续保持运营,并制定重组方案和偿债计划,给各利益方合作解决债务问题留有一定弹性空间。”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哈药股份投资GNC目前账面浮亏已接近12亿元人民币。如果GNC重整失败,其20.49亿元的投资成本和累计1.71亿元的应收股利恐血本无归。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公告,GNC及其多数现有有担保的债权人于临近公告前另与哈药股份控股股东哈药集团以7.6亿美元的价格向其整体出售GNC业务初步达到原则性意向。

“关于GNC投资的相关事宜,以公告为准。”6月26日,哈药股份相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应表示。

不过,GNC在美国申请破产重整暂未影响其在中国区的业务。哈药股份称,GNC北美以外的公司实体(包括GNC与哈药股份在中国的合资公司)不在破产重整程序范畴之内,哈药仍持有GNC中国65%的股份。

背后推手

投资不到两年就将面临巨亏,当初砸重金高溢价竞购的背后是否另有隐情,这桩投资案让哈药集团(哈药股份的控股股东)和中信资本饱受质疑。跨境投资GNC,背后的推手正是中信资本。

中信资本对哈药也是执念颇深,二者的交集还要从2004年说起。彼时,哈药集团启动首次混改,中信资本、华平投资、辰能三家公司以超过20亿元现金向哈药集团增资,分别获得后者22.5%、22.5%和10%股权。

首次混改后的哈药进入快速发展的“黄金五年”。2005─2010年,哈药股份的主营业务收入从85亿元增至123.35亿元,净利润从4.56亿元增至11.3亿元,重金广告轰炸的“哈药模式”风靡一时。

巅峰之后,哈药很快由盛转衰。自2011年起,“限抗令”、新广告法、环保压力等层层重压下,哈药的主营业务全线萎缩,业绩连年下滑。困局之中,华平投资选择退出,于2017年将所持22.5%哈药集团的股份全盘甩给了中信资本。中信资本显然并没有退出的意愿,而是试图谋求哈药集团的控股权。

2019年9月,哈药集团完成第二轮混改,中信资本以38.25%的持股比例与哈尔滨市国资委平分秋色。虽然控股哈药集团的野心未能如愿,但中信资本CEO张懿宸坐上了哈药集团的董事长之位。

事实上,在哈药集团第二轮混改事项还未获批之前,中信资本便急不可耐地主导了这笔20多亿元的跨境并购。

2017年7月,GNC启动有关中国区业务的竞标出售,中信资本便代表哈药集团组织参与竞标。当年8月和12月,中信资本经哈药集团口头授权,分别向GNC提交了第一轮、第二轮标书。2018年2月,中信资本代表哈药集团与GNC签署了投资的相关协议。

起初,哈药集团和中信资本计划以哈药股份的子公司人民同泰(600829.SH)作为交易主体。然而,在两家上市公司停牌近5个月之后,哈药集团和中信资本却突然变卦,将交易主体由人民同泰变更为哈药股份,理由是人民同泰“预计无法在短时间内筹措到足够规模的资金,无法满足交易进程的需求”。

为此,上交所曾以“推进工作不审慎”为由,给了哈药集团和中信资本等一记通报批评。

高溢价并购

哈药本想一口吞下GNC。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