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移动音频市场“疫后”起风云:腾讯音乐联手阅文入局
2020-04-04 08:55 作者:唐金燕 张靖超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唐金燕 张靖超 北京报道

“2019年12月,我们大概能招募一百多位主播,但从今年2月份开始,每个月就能招300个(主播)。”张庭(化名)他是一名音频直播公会创始人,他这样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达了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工作中的变化。

行业巨头亦动作频频。3月19日,阅文集团(00772.HK,以下简称“阅文”)宣布与腾讯音乐(NYSE:TME)达成战略合作,共同开拓长音频领域有声作品市场。阅文方面告诉记者,授权TME将文学作品改编为音频作品,双方可以在各自平台上全球发行这些音频作品,而此次版权合作,与阅文和其他平台的合作并不冲突。

这一方面意味着将有更优质的内容被制作成音频作品,另一方面意味着长音频平台行业巨头喜马拉雅的另一个主要业务板块迎来了强劲对手。

但值得注意的是,当前的音频平台仍存在同质化以及大量低质内容充斥等问题,让追求精品化内容的用户和专业制作人士对音频平台望而却步,这也将成为移动音频平台及从业者需要认真审视之处。

疫情之下音频平台临大考

市面上的音频平台包括喜马拉雅、荔枝(NASDAQ:LIZI)、蜻蜓FM、懒人听书FM等,其中喜马拉雅月活达到约9000万,已经成为长音频行业的头部平台。

在喜马拉雅APP的首页能够看到几种类型产品,其中包括经典必听(排行榜单)、每日必听(个性化推荐)、助眠解压、随便听、热门音乐、免费小说、英语学习、相声评书、笑话段子和儿童故事。喜马拉雅的排行榜显示,热点资讯、郭德纲相声、儿童故事以及有声小说是站内比较热门的收听产品。

然而和视频相比,长音频可能并不算一个非常“主流”的市场。iMedia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在线音频市场用户规模达4.89亿人。预计到2020年,中国在线音频用户规模将达5.42亿。相比之下,中国短视频用户在2018年时就已达到5.01亿人的规模。

据易观千帆数据,抖音、快手的月活从2019年12月的5.4亿、4.3亿,到2020年2月份已增至5.6亿、4.8亿,而喜马拉雅、蜻蜓FM、荔枝、懒人听书FM的月活从2019年12月的9171万、2099万、1696万、3612万到2020年2月份分别变为8661万、2042万、2037万、3653万。QQ音乐在2019年12月份月活为2.7亿,2020年2月份月活为2.5亿,网易云音乐2019年12月月活为9049万,2020年2月份月活为9253万。总体而言,疫情时期的音频平台表现并不如短视频平台强劲。

易观分析师朱明驰告诉本报记者,如果某一类平台月活用户下降,从外部看,可能是由于其他横向平台的相互挤压,从内部看或许是某些用户场景的短期缺失,比如,对于音频行业来说,原本很多用户在通勤路上收听音频,由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这一场景严重缺失,造成该场景下用户活跃数据下降。

而从资本市场反应来看,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或受美股市场低迷影响,荔枝从2月10日开始,股价开始下跌,从此前一直徘徊于11美元/股上下,于3月12日跌至最低的5.76美元/股,几近腰斩;腾讯音乐则从2月股价最高点14.3美元/股开始下跌,最低至9.22美元/股。

但音频平台仍有其独特优势。一名来自安徽的播音主持专业的大三学生许小惠(化名)也是有声小说的爱好者,比起纸质阅读,她更喜欢听小说,有时她甚至会把自己想看的小说内容放到讯飞平台转换成音频版来听。因为听小说可以调节音频的播放速度,所以听有声小说的方式,其速度不亚于普通的纸质阅读。

值得注意的是,音频的“伴随”属性表现明显。一名曾经在几个月前比较频繁使用喜马拉雅的用户黄玲(化名)告诉记者,自己更喜欢在工作时或者上班路途收听音频。移动音频的资深用户吴婷(化名)也表示,自己喜欢一边做家务一边听音频。

“音频的特殊性基本注定受众面相对较小,但有声书比网络小说的门槛更低,这一点挺好的,比如相对于传统的纸质阅读方式,有些用户更青睐于听书。有声书其实是传统读书方式的一种补充替代品。”一名国内某知名互联网平台负责网文内容的编辑徐子晴(化名)说道。

“精品”和“量产”之争

不过,资深用户的需求也在发生着变化。吴婷(化名)使用在线音频平台的时间已经长达六年。据她观察,过去六年的时间里,有声小说的种类更多了,选择日益丰富,但是质量参差不齐,筛选难度也更大了。

就在去年,她也渐渐对言情小说感到厌倦。“感觉套路都一样,就没有兴趣了。”她说道。

许小惠也对于大量的低质有声读物感到不满,她是播音主持专业出身,也是网络文学爱好者,除了对于声音比较挑剔之外,对小说内容也有所追求。因此,对于喜马拉雅平台上的大部分有声小说,她认为平台过于追求数量,推出的精品较少。

同时,来自河北的主播方延(化名)告诉本报记者,主播在录制有声小说的过程中,常常会发现小说里有很多病句和错别字。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