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首页>公司 > 案例>正文
20年爱恨情仇终决裂:戈恩,拯救者还是独裁者?
2020-01-09 14:47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日产称戈恩的罪行无可辩驳,戈恩说这是日本人精心设计的大阴谋。

1月8日,前雷诺日产三菱联盟董事长卡洛斯·戈恩,在故乡黎巴嫩举办了重获自由之后的第一场发布会。戈恩开启对日本政府和日产汽车的反击,跌宕起伏的人生,注定不会戛然而止。

戈恩没有满足大家的“八卦心”,发布会一开始,他就明确表示,他不会说自己是怎么从日本逃出来的,《虎口脱险》、《越狱》的现实版故事仍然是个谜。不过,整场发布会仍然看点十足,穿插其中的,是戈恩与日产汽车之间20年的爱恨情仇。

“我拯救了日产,我不是一个独裁者。”在这场两个多小时的发布会中,戈恩反复提到了这两个关键词。在戈恩看来,自己对日产汽车做出了贡献,但日产和日本政府却认为他是一个独裁者,日产汽车不想继续让法国人指手画脚,想把他赶走,于是策划了这场大阴谋。

戈恩控诉了日本司法体系的不公及对人权的迫害,并否认了所有的指控,称所有的罪名都是污蔑,罗列证据以示清白。

“我非常爱日本,也很爱这个公司,这是我全情投入这份工作的原因。我无法理解为什么日本会以恶报善,我为这个国家做了这么多贡献,它们为什么会这么对我?”戈恩说。

2018年11月19日,戈恩因涉嫌经济、金融犯罪被日本东京特搜部在东京羽田机场逮捕。一年多,戈恩经历了逮捕、保释、新罪证、再逮捕、保释、新罪证、在逮捕的过程。400多天后,经过一场震惊世界的惊天大逃亡,戈恩回到黎巴嫩。

戈恩称,之所以逃离日本,是因为在日本经历着不公义的审判,他看不到希望,甚至担心自己有可能就这样死在日本。

虽然已经离开日本,但国际刑警已经对戈恩发出“红色通缉令”。不过,戈恩仍然相信自己能够证明清白、回归正常。

“我会继续抗争,未来我会把所有证据整理起来,我要证明我为汽车行业做了很多贡献,我不是一个独裁者。”戈恩表示。

但是,经过这场风波,戈恩和日产汽车的关系已经彻底决裂。日产汽车称,内部调查发现,戈恩的各种不当行为后果严重,具有无可辩驳的证据,包括虚报薪酬和挪用公款。日产汽车将继续采取适当的法律行动,追究戈恩的不当行为对公司造成的损害。

戈恩和日产汽车之间,在过去的二十年之间究竟上演着怎么的爱恨情仇,才会发展到如今的地步?一个汽车界的传奇人物,会将这场精彩的故事推往什么方向?从戈恩与日产过往的发展,以及戈恩在发布会上表达的讯息,能够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第一章 结盟:戈恩让日产起死回生

1954年出生的戈恩出生于巴西,父亲是黎巴嫩商人,母亲是法国人,同时拥有三国国籍。他的职业生涯从米其林集团起步,35岁时就已经做到了米其林北美分部CEO。但他的传奇职业经历真正的开启,是在1996年出任雷诺汽车公司副总裁。最为知名的职业代表作,就是一手缔造了全球最大的汽车联盟——雷诺日产三菱联盟。

日产汽车,可以说是戈恩一手拯救的企业。

1991年到1999年,对日产汽车是场“噩梦”,它经历了连续8年市场份额下滑和7年的亏损。巨额的亏损和债务之下,日产濒临破产。

1999年,雷诺汽车以5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日产汽车36.8%的股权,正式签署雷诺-日产战略联盟。时任雷诺汽车副总裁的戈恩临危受命,担任日产的首席运营官。2000年,戈恩成为了日产汽车总裁,一年后兼任首席执行官。

戈恩很快找到了日产衰退的症结——管理、策略及经营方针。当时的日产,被债务压得喘不过气,光是在汽车制造本业的债务,以当时1美元兑换110日元来算,就已经达到194亿美元。财务重整成为其存活的关键。

被称为“成本杀手”的戈恩,绝非浪得虚名。通过大规模裁员、削减供应商体系的手段,两年内,日产便实现扭亏为盈。并且只用4年时间,就帮助日产还清了公司全部2万亿日元的债务。

2005年,戈恩成为雷诺汽车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成为全球第一个主掌两家重要跨国汽车公司的职业经理人,并自此执掌了雷诺-日产联盟。2016年,日产收购三菱汽车34%的股份,成为三菱的大股东,联盟进一步壮大,戈恩也有了新身份——三菱汽车董事长。虽然戈恩在2017年卸任了日产汽车CEO的职位,但始终是雷诺-日产-三菱联盟董事长,也是联盟的灵魂人物。

2017年,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销量超过1000万辆,超越丰田和大众,问鼎全球汽车销量冠军。

第二章 分歧:日产的权力之争

“日产觉得如果他们不想有法国人指手划脚,最好的方法就是把我赶走。其实在日产工作这段时间内,雷诺其实并没有很大的影响力,一直给日产很高的自制力,但是日产并没有这样的感觉。”戈恩称,这是日产策划这场有组织的阴谋的原因。

今非昔比。2018年,日产汽车的销量为580万辆,高于雷诺的380万辆,日产成为了联盟最大的贡献者。

多年来,戈恩虽然帮助日产成为了全球销量第6的汽车公司,但戈恩强硬的态度和高度集中的权利,也让日产汽车内部的不满情绪积压。

但是,随着联盟的稳定,雷诺与日产的矛盾也逐步被搬到了台面上来:戈恩压抑日产方面的话语权,而日方更希望由日本人主导公司。

法国政府是雷诺最大股东,持有15%的股份。2015年,时任法国经济部长的马克龙,批准拨款增持雷诺股份,法国政府在雷诺的股份由15%增至19.7%,进一步巩固了在雷诺的最大股东地位。根据2014年时任法国总统的弗朗索瓦?奥朗德通过的“Florange”法案,雷诺的最大股东法国政府倍增了投票权。

这引发了日方的不满,担心此举或令日产受到法国政府的干预。于是,日产提出将在雷诺持股比例提高至25%以上的提议。按照日本对有关企业交叉持股的法律规定,如果日产汽车对雷诺的持股达到了25%,那么雷诺将会丧失在日产的投票权。

不过,日产的这一提议,遭到了法方的否决。双方互不相让,最终,法国政府做出让步,出售其持有的4.73%雷诺公司股份,其在雷诺的持股比例恢复为15%。

一直以来,戈恩都有着更大的野心,要将雷诺、日产、三菱三家企业合并,成为世界最大的汽车制造商。2017年,雷诺-日产联盟发布“Alliance 2022”规划。计划到2022年,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将实现销量突破1400万辆,营业收入增至2400亿美元,协同效应节省成本翻倍至100亿欧元的目标。

而在这一规划里,戈恩有意让雷诺与日产完全合并。2018年,关于雷诺日产合并的方式曾经有过多种猜测。包括双方重新组建一家控股公司,或者调整二者交叉持股的现象改为单一个股。

但日产汽车无法接受将自己的企业拱手相让,尤其是在2017年4月接替戈恩成为日产汽车新任首席执行官的西川广人,态度更加坚决。他曾在公开场合多次驳斥该公司与盟友法国雷诺合并的构想,在法国政府敦促交易之际强调保持日产汽车作为日本第二大车企独立性的重要性。他甚至在接受日经访问时说,两家公司整个合并“没有实益”,这会带来“副作用”,并称日产试图维持和雷诺及三菱汽车间的三方结盟,在此同时将致力于提高管理效率。

戈恩用“阴谋和背叛”形容日产内幕下的野心。他认为,一些人把歪曲事实,把强有力领导解读成专权。

“我在雷诺日产服务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任何妥协,我必须表现出强大的领导力,否则一事无成。”戈恩说。

第三章 入狱:一场突如其来的逮捕

“当珍珠港事件发生的时候大家会有任何预知吗?你知道任何的蛛丝马迹吗?我当时根本就不是在自己的国家,我也不懂他们的语言。当时,他们在策划这场阴谋的时候,我真的是没有任何事先发现,我相信他们是秘密计划。所以,当事件发生的时候,我非常的惊讶,全世界都很惊讶。”

的确,2018年11月19日,戈恩被捕的消息,很快就震惊了全球汽车业。

当然,日产汽车内部早就知道这件事情。就在戈恩被捕的消息传出几个小时之后,日产汽车官网就发布了声明。日产方面称,在收到爆料消息后,日产汽车经过几个月对戈恩及代表董事格雷格·凯利的不正当行为进行内部调查。调查显示,二人多年以来在有价证券报告中少报了薪酬。戈恩存在多项公款使用等严重违规行为,凯利也深度参与其中。

随后,检方调查戈恩存在的违规行为,一项项披露水面。指控主要包括少报个人薪酬,随意使用CEO准备金,和凡尔赛宫、一位戈恩在沙特阿拉伯经销商朋友、戈恩的姐姐等人存在不正当的利益关系,在世界各地拥有房产等。

在此期间,戈恩四次被捕、多次保释。但按他的说法,在被捕的400天内,他遭遇了日本方面严格的监管和不公的审判。

“当我第一次丧失所有对于公平审判希望的时候,审判一直被推迟。一开始法官告诉我们,会有具体日期审判我,我当时很高兴,以为2020年会结束审判。但后来他们无法承诺审判时间,说可能会到2021年。”一再延期的审判时间,让戈恩失去了继续留在日本的耐心。

另外,戈恩也在发布会现场秀了一把“恩爱”。

戈恩称,近9个月来,她和妻子只进行过1次2小时的电话,并且是在律师陪同,以及有人监听的情况下进行的。

“我想见到我的妻子,你们都知道我有多爱我的妻子。他们想让我屈服,就切断我与妻子的联系。是的,他们让我屈服了,在没有任何见到未来生活的希望时,我逃跑了。”戈恩说。

他表示,自己离开日本的原因是因为需要伸张正义,正义是唯一能够洗刷冤屈、让大家正确认识自己价值的方法。“如果在日本得不到正义的伸张,我就去别的地方。”

第四章 反击:戈恩否认全部指控

经过一场惊心设计的逃亡,戈恩回到了故乡黎巴嫩。

反击开始了。1月8日,戈恩举办发布会,控诉日产汽车和日本检方。

“大家很难想象我在过去14个月所承受的痛苦,虽然我不会站在法律之上,但是我希望为我的名字正名,为我的权利正名。我支持正义和公正的法律,我是逃离了政治控诉的过程。我希望能够逃脱这样的体系,以此来保护我的家人,而且我所做的,都是希望在未来能够有一个公正自由的审判。”戈恩说。

戈恩表示,日本的司法体系是缺乏司法正义感的,他们所做的指控都是没有证据的,他们起诉的体系完全是由个人提起的,这玷污了日本的司法体系,颠覆了日本法律的形象。

戈恩称,如果他继续身在日本,他没有办法去展示这件事情的事实和真相。日本的司法体系,违反了基本的人权。

“我以个人的身份强调,在日本的司法体系当中的一些错误,他们所对我做出的控诉完全是错误的,从一开始,我根本就不该被逮捕。”戈恩说。

戈恩在现场揭露了日产汽车和日本政府的“阴谋论”,并且拿出证据,对遭遇的指控一一回击。

1.瞒报收入。戈恩称,如果一个外国的董事希望能够通过汇率的合同来支付报酬,大家都是投票同意了这个决议,那就不会给公司带来额外的成本,也不会给公司带来损失。而且,自己与日产是有一个合同的,日产当中很多的管理人员都签订了这样的合同。

2.CEO准备金支出。戈恩表示,CEO准备金支出都有流程,还要有很多人对此进行审议,表示是否同意。首先有法务,然后有检控官、运营长官,最后才是戈恩,每一笔款项从CEO准备金当中支出的都要按照这个流程来进行。只有大家对预算达成一致后,在支付的时候又会有很多人对此进行签字表示同意。对于戈恩随便拿CEO储备金,并把钱给了他的朋友,戈恩说都是虚假的。

3.不正当支出。戈恩称,在凡尔赛宫庆祝其任职15周年派对时,被指控有一个未经授权的房间预订。但实际上,雷诺是凡尔赛宫的大客户,雷诺对凡尔赛宫已经有100万欧元的资助,凡尔赛宫为了感谢资助,供其无偿会议室,而公司也支付给了凡尔赛宫15000欧元的派对费用。与沙特阿拉伯经销商的往来,是为了帮助日产开拓中东市场。给自己姐姐的感谢金,是为了感谢其作为里约热内卢商会主席,促成了日产在里约工厂的选址及建设。

4.世界各地的多处房产。戈恩称,这些其实都是日产的房产,不属于他个人,也不是秘密持有的。

对于戈恩的控诉,日本检方也做出了反击。有媒体报道,日本检方回应称,戈恩有关检方与日产之间共同策划阴谋而将其逮捕的指控,是虚假的。日产方面则称,内部调查发现,戈恩包括虚报薪酬和挪用公款等在内各种不当行为后果严重,具有无可辩驳的证据。

事件陷入罗生门,谁真谁假,有待更多的事实浮出水面。

戈恩,冷血贪婪的独裁者还是拯救者?

戈恩在现场还表达了对部分日本检察官和日本媒体的不满。他表示,部分日本媒体将其形象从“拯救一家日本公司的商人”变成了“冷血贪婪的独裁者”。

冷血贪婪的独裁者,主要包括以下三点:第一,戈恩高额的薪资。财务报告显示,戈恩近年来的公开年薪超过1000万美元,薪资水平远高于其他日本汽车公司的CEO,但是戈恩却认为与欧美等国的汽车企业CEO相比,自己的薪资并不算高,并且自己的贡献配得上更高的薪水;第二,戈恩利用自己的职权,谋取不正当的利益;第三,戈恩在联盟权利集中,控制着话语权,主导着这家公司的发展。

戈恩不认为自己是独裁者,他认为他对日产汽车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我和日产共同经历了金融危机。当日本经历地震和海啸的时候,我是第一个回到了日本岗位的外籍高管。而且我还去了福岛核电站,因为当时没有人敢去受灾区域,因为害怕有任何辐射,但是我们在那边有个工厂,我当时亲自到工厂和当地的工作人员说我们会重建工厂。”戈恩说。

他还表示,在2009年,通用汽车最困难的时候,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曾邀请他去执掌通用,薪水是当时的两倍。

“我是雷诺日产三菱这艘船的船长,我们的船在经历风雨,我不会弃船而去,你们说我贪婪,我当时就应该离开。”戈恩表示。

联盟,还有没有未来?

戈恩一手打造了全球最成功的汽车联盟,而在他被捕之后,联盟的命运充满变数。

“我对雷诺-日产-三菱的未来战略原本是非常清晰的,现在联盟已经瓦解了,盈利也下降了。他们说要把戈恩的时代翻过去,但现在的事实就是这三个品牌已经没有未来了。”戈恩表示。

戈恩称,他的被捕,令联盟错失了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集团的机会。“我和FCA是有联系的,有比较好的彼此理解和对话,但在谈判结束之前就被捕了,雷诺日产错过了问鼎行业顶尖企业的机会。”

2017年,他曾主导联盟和菲亚特克莱斯勒(以下简称“FCA”)讨论部分业务的合并。如果成功,联盟的规模和地位本可以更在稳固。

事实上,2019年5月27日,FCA官宣,正式向雷诺集团提交提案,提议将各自的业务按照50:50进行合并。合并后该公司将成为全球第三大汽车设备制造商,拥有870万辆的销量规模,仅次于丰田和大众。如果算上联盟内日产和三菱,销量规模可以达到1500万辆。

但是,这一计划最终未能实现,FCA则成功牵手了另一家法国汽车公司标致雪铁龙集团。

今年66岁的戈恩,职业生涯似乎已经划下句点。他所畅想的更强大的联盟,已经不再可能实现。而经历戈恩事件之后,联盟间的信任已降至冰点。很难再出现一个手段强硬的掌舵手,能够平稳处理联盟间的矛盾与分歧。联盟解体的可能性,确实存在。联盟未来的路,注定不会平坦。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