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韦博跑路学员“中镖” 退不出来的钱去了哪?
2019-11-12 15:06 作者:赵丽梅 来源:中国青年报

11月5日,韦博教育6个北京的校区显示全部关停。在国贸校区,门外上了锁,门内有人正在搬东西。崇文门校区已经人去楼空,留下一地零碎的桌椅腿。部分校区已经贴出了新的招租启事,即将翻过韦博英语这一页,但被韦博英语“坑过”的学员们的问题依旧没有解决。

在上海、天津、成都等地的韦博机构大量关门的情况下,10月下旬,对外宣称“独立运营”的南京韦博也倒下了。同样的剧情再次上演,学员上不了课,退不了费,最惨的是机构都跑了,却仍要继续为它还贷。在这场学员、教育机构、贷款机构三角的关系之中,学员成了“最受伤”的人。

套路深?“办卡免息” 与“不敢不还”

目前,培训机构的学费少则几千,多则几万元,甚至更贵,一些人没有能力一次性付清,于是很多教育机构引入了教育贷款。目前,培训机构有全额支付和分期支付两种付款模式。记者走访某教育机构发现,一个为期一年的线上英语培训课程约为400节,学费一万多元,其中,使用分期支付比全额支付多出约1000元。

在天津上大学的王晓就是教育贷的使用者,本想提升英语,为以后求职铺路,没想到却给自己挖了个坑。2018年8月,她报名韦博英语的成人课,两年半的学费为2万多元。她先交了5000元的首付,剩下的钱通过贷款分期付款。在签订合约的当天,在韦博机构里,设了很多贷款机构的点,一些是银行信用卡机构,还有一些互联网金融贷款机构。一些机构表示,只要办卡就能免息。

据王晓的了解,与韦博英语合作的都是正规金融机构,于是,她申请了一张银行信用卡,办理了为期一年分期贷款,算下来,可以免息逾2000元。之后,只需要按月往卡里打钱,到日子银行就把钱划走了。本来,课程应该上到2021年2月,现在课上不了了,每个月要还1000多元的贷款,这种日子将持续差不多一年。

在大量韦博机构的校区关闭后,深圳新东方、VIPKID、英孚教育等机构表示,愿意在学员转学或员工招聘上提供帮助,目前,大部分机构具体的转学或者应聘方案细节还未披露。VIPKID回应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从以学生为本和履行社会责任的出发点,结合自身情况,将承接韦博英语在线业务“嗨英语”的部分学员,为这些学员免费提供1对1外教课程和服务,首批120名学员正在沟通中。

王晓表示,在天津,多家教育机构接收了韦博机构青少儿英语、雅思、四六级的学员,但是成人英语目前还没有任何动静。“我们没有任何止损措施,只能等待。”

“我们也想停止分期,哪怕之前的钱不能退也行。”10月中旬,她给银行信用卡机构打过电话,想停止分期。但该机构客服告诉她,学费已经一次性给韦博英语付清了,不能停止分期。如果不还,意味着她可能会被上报征信,影响个人信用。“我们不敢不还。”

那些退不出来的钱可能去了哪?

为什么教育机构跑路了,学员课上不成,不仅退费无门,还要月月还贷款?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根据贷款机构与不同的教育机构签订的合约,存在一次性付清和按月支付学费两种形式,而一次性将学费打给教育机构是最常见的形式,这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教育机构预付费资金池的形成,一旦教育机构跑路,风险则更多地集中在学员身上。

10月12日凌晨,韦博英语创始人高卫宇向韦博英语总部及上海中心员工发出公开信,表示由于经营失败导致资金链断裂。而据央视报道,韦博英语在全国60多个城市拥有超过200家门店,主要通过预付款的方式收取学费,学费一般在3万~4万元左右,有些甚至高达10万元。那么像韦博英语一类跑路的教育机构收取的预付费都去了哪里?

“教育机构主要靠开业后收取学生的预付款运营,抗风险能力是非常差的。”黎响在广州的培训机构从业十年,先后辗转过多个教育机构,做过咨询、老师、教务班主任、教学主管、校区负责人等岗位,对于教育机构的运营模式非常了解。他表示,在广州,开设一个一对一的教育培训校区,前期投入大概在30万-100万元左右,一个校区的面积一般为600-1000平方米,单月房租为几万元,水电费大概需要一万元,地推广告一个月一万元起步,运营人员的工资(不算老师)大约为十几万元。一些培训机构支付起这些基本费用后,就开始营业。

同时,为了刺激业绩,培训机构往往会给销售增加提成奖励,一般教育机构给销售的提成奖励在2%~3%之间,一些机构可能提到10%,并给学生赠送课时,由此导致生源获取费用过高,甚至亏本抢生源。在这种情况下,教育机构成本较高,如果能够拉到融资,也许能够实现良性发展。否则,可能会一直处于透支状态,短短几个月可能就倒闭了。

“公司账上是没有什么钱的。”黎响表示,韦博英语出问题后,消费者想要退费几乎不可能。即使正常经营,一些教育机构退费也非常困难。因为退费跟校区校长、咨询师、教务人员的工资都是挂钩的,一旦退费,他们会面临扣提成、被罚款。“一般是能不退坚决不退,能拖就拖。”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