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摘牌乔家大院与处理262家A级景区:18年评级复核风暴
2019-10-21 16:12 作者:高江虹 马静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中国旅游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战冬梅则提出,更多的原因来自于国民强烈的旅游需求,在某种意义上说,政府评定A级景区除了“面子工程”以外,很大程度上促进了“以评促建”。

不过,“我们的景区数量是很多,但满足需求的并不多”。战冬梅称,现在的关键是如何从数量到质量,从多到好到优来发展。

景区评级越高代表景区的质量越好,而从现有景区的数量结构来看,占据A级景区更多的是处于中间层次的3A和4A。根据文化和旅游部资源开发司中国科学院旅游研究与规划设计中心发布的《2017年度中国A级旅游景区统计便览》,全国9450家A级景区中,4A和3A分别以32%和43%占据绝对数量。

“按照景区评级,应该是一种金字塔层级,但A级景区的数量结构呈现出一种奇怪的纺锤体结构。”在采访中,邹统钎指出中国景区数量的畸形结构,本来应该是1A和2A 数量较多,但实际上3A和4A最多。

邹统钎将这归因于景区的“逐利”行为。“景区对1A和2A没兴趣,但一进入4A和5A以后,盈利就会明显增长。”除了吸引投资以外,高星级景区成为门票上涨的绝对理由。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景区旅游消费研究报告》显示,从2013到2017年,国内高星景区在线门票交易额增长幅度为均超过两位数,2017年增长额度为37.3%,交易额也从2013年的40.3亿元增长到188.6亿元。

商业化双刃剑

尽管近几年中国旅游市场一派红火,持续保持10%以上的高速增长,但用僧多肉少来形容A级景区的发展上也不为过。邹统钎告诉记者,“能够盈利的大都是4A、5A景区,3A景区吃不饱,5A级景区却经常会有人流拥堵这种情况。”

尤其在当下,涨门票也已经不是一条“顺势而为”的路。在国家发改委两度发文推进降低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的趋势下,景区的发展面临一个岔路口。

金准告诉记者,景区确实面临生存压力,但未来发展会走向分化,类似自然公园这类的景区会依靠政府补贴和门票为主,另外一些如文旅类等比较放活的景区则可以探索一种更加复合多元的结构。

邹统钎也表示,不能采用一刀切的方法。“文化遗产类的景区应该降低门票,由财政拨款来维护,而主题公园等商业化景区,游客会用脚投票。”

但在追求多元化经营的道路上,并非没有界限,因商业化气息过重而摘牌的乔家大院即是一个案例。有报道指出,其经营权和管理权的分化导致了乔家大院的商业化野蛮扩张。

对此,金准持反对意见。“从主流看,绝大部分在中国更有活力的景区恰恰是两权分化的景区。”他认为乔家大院过度的商业化并不是两权分化的必然结果,而是在两权分立的过程中,对于商业短期利益的过度追求。在他看来,在经营权的分离过程中,政府既要提前和运营商就可能出现的问题协调好细节,同时也要对景区的介入保持一个合理的边界,过度插手会限制景区发展的活力。

而邹统钎认为,对待乔家大院这类遗产性的景区,首先必须强调公益性,保护和教育功能放在第一位,经营性的服务功能应该放在第二位,“经营性的服务功能常以损害景区的多样性、完整性、原生性为代价。”“我们强调的是经济效益和开发,但国外强调的是保护。”邹统钎认为,从标准而言,我国的景区发展已经走在了国外的前列,但国内最大的问题就是过度开发。

战冬梅则称,把握住游客需求,以人为本是最重要的。从根据《旅游景区质量等级管理办法》来看,游客评价和反馈也是景区监督和检查依据之一。

乔家大院只是个例,邹统钎认为,还有一些问题是由于本身的临时化特征造成了“浪费”,比如此次被二次通告的沈阳植物园,以及前不久被点名指出的青岛世博园都在博览会活动结束后就陷入了定位和管理上的混乱。

赶考之后的景区们,是否能看清前路,顺利走下去?这篇调查,其实并没有答案。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