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美国制造业衰落了吗?
2019-10-19 08:35 作者:陶短房 来源:中国经营网

尽管许多舆论渲染美国购买力下降,让外界误以为美国产业工人在降薪,但事实上由于工会的发达和强势,产业工人在美国是“最不容易被降薪的就业者”,克莱斯勒和通用汽车濒临破产时,接管企业的美国政府代表百般施压,工人们仍然寸步不让,要想压缩薪酬开支,除了咬牙裁员,唯一的出路只有外迁。

按照惯例,美国产业工人的年薪每年都要上浮,大公司一般为3%~5%,小公司因为福利差,需要吸引人加入,往往高达8%,甚至15%,在福特等大公司工作的产业工人,10年后的年薪最低也在4万~5万美元,通常都能突破7万美元大关,而且福利健全、优裕。碰上不景气,加薪可能会被冻结,但冻结一线产业工人的加薪,很难通过工会这一道难关。

高昂的薪酬和其他成本开支,让美国一般制造业不得不选择外流,事实上早在中国制造业崛起前20年的上世纪70年代末,美国一般制造业就开始大规模外流邻国墨西哥,且不说中国劳动力成本就算上浮,也远远赶不上美国,就算中国劳动力成本失去竞争优势,追求低成本、高效益的美国制造业企业也会选择其他低薪国家,而不是迁回本土。

由此不难看出,美国制造业并不能简单称为衰落,而是结构转型,产能的转移对美国也是利弊参半,利大于弊;美国制造业的外迁固然有相当部分流入中国,但并不能形成因果关系;即使离开中国,这些制造业也未必回归美国本土。

问题在于,特朗普和美国共和、民主两党中的保守派偏偏制订了让“美国制造”回到美国这样一个不切实际、也未必对美国经济有益的战略,并为此不惜打乱全球产业分工和自由贸易体系,不惜发动代价高昂的贸易战,并竖起高高的关税和非关税壁垒。

更要命的是,为取悦基本选民,争取连选连任,特朗普还采取了打击非法移民的“配套措施”,这实际上令“美国制造”尤其非高端制造业的运营成本雪上加霜:众所周知,非法移民长期以来一直是“美国制造”拉低劳动力成本的决定性砝码,而类似UAW(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的工会势力倘继续坐大,只能继续把美国制造业成本推上令人绝望的巅峰。

许多分析家指出,美国企业、资本仍然牢牢控制着全球各主要制造业尤其是高端制造业领域的上游产业端和“游戏规则”话语权,而在一些利润率最高、科技含量最大的高端产业领域,“美国制造”仍然占据垄断地位,只要这些“制高点”不丧失,“美国制造”的前景仍可谨慎乐观。

然而自2019年初发酵至今的波音公司“737MAX危机”表明,即便号称“美国制造业之翼”的波音,如今也深陷危机之中,“美国制造”最后的高地——高端制造业,如今也不得不面对前所未有的冲击,而特朗普及其竞选对手们所提出的五花八门刺激方案,似乎都对这一信号反应迟钝,依旧将注意力放在与中国、墨西哥、日本和欧洲争夺“流水线支配权”的层面上。

如前所述,美国“流水线制造业”的流失很大程度上是产业结构升级转型的结果,对美国社会和经济而言并不都是坏事,也是很难逆转的趋势,“美国制造”的核心战略利益,也并非和新兴国家争夺“流水线制造业”的一日长短,而是继续守住高端制造业和产业链上游、“游戏规则话语权”等为数不多但举足轻重的“制造业高地”。

然而美国朝野仍旧执拗地不惜巨大代价,和贸易伙伴、金融资本、工会⋯⋯进行着“流水线上的血战”,与此同时,“制造业高地”却日渐变得破绽百出。

这或许仅仅是个开头,而一旦“制造业高地”开始崩溃,“美国制造”的寒冬将真正来临。

作者系著名评论人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