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美国制造业衰落了吗?
2019-10-19 08:35 作者:陶短房 来源:中国经营网

文/陶短房

2017年7月中旬,美国总统特朗普兴致勃勃地发起了所谓“美国制造周”活动,并将“主战场”摆到了白宫,在那里隆重推出50个州的制造品或工艺品,并亲自出马,大谈“美国制造”的重要性,他还郑重其事地向美国人推介了一系列“美国制造的典范”,从“福特”号核动力航母到哈雷摩托。

极富讽刺意味的是,2018~2019年,哈雷摩托等多个在被调侃为“特朗普周”的“美国制造周”受到特朗普“隆重推荐”的“美国制造典型”,却纷纷关闭在美生产线,转而在境外扩大产能,引发特朗普“雷霆阵阵”。

其实美国人仍有为“美国制造”自豪的资本,因为其实直到今天,美国仍然是世界制造业大国、强国。

尽管老家在费城的美国共和党籍众议员——曾在2008年、2012年和2017年反复提出一项旨在鼓励“美国制造”回归本土的“鼓励制造业和就业机会转移回国的策略”法案的弗兰克·沃尔夫强调,纽约到华盛顿沿途的制造业企业大量关停并转,但美国阿巴拉契亚山脉以西的制造业衰退并非中国崛起以后的事,事实上,该地区曾经的产业支柱——纺织业早在“一战”后就开始萎缩,机械制造业也在“二战”后的“第三次浪潮”中逐渐转型;美国另一个制造业中心区域——五大湖区的各城市,一些产业也在萎缩,如匹兹堡的钢铁加工业、底特律的汽车制造业、芝加哥的粮食加工业等等,随着三大车企的盛极而衰,曾经号称“制造业乐土”的汽车城底特律及其周边,许多曾热闹非凡的厂房如今一片死寂,成片的社区因工厂关门、居民外迁而变成“死城”,商业网点和水、电、通讯等服务相继因不堪重负而停顿,曾传得沸沸扬扬的所谓“一美元独立屋”,就来自这些实际上已无法居住和正常生活的“死城”。

但与此同时,另一些新兴的制造业城市却一派繁华景象。

同时拥有波音和微软两大高科技企业集团的华盛顿州西雅图市,就丝毫看不出“制造业萎缩”的半点痕迹:尽管波音差点丢掉了美军加油机合同,波音787的推出也几次跳票,但生产线上仍然忙碌异常,订单排得满满,“参观波音总装厂”,一直是美国乃至整个北美一个招牌式的重点旅游项目;面对新的电子产品冲击,微软被认为“市场竞争力今不如昔”,但其市场表现依旧抢眼,更何况,抢走微软风头的,同样是一些美国厂商和品牌。

无独有偶,另一个高科技制造业城市——位于得克萨斯腹地的火箭城休斯顿,其航天工业仍然保持着高度繁荣,五大湖区制造业的萎缩和裁员狂潮,仿佛和他们没太大关系。

正如许多圈内人士所指出的,不能简单将美国制造业的变化解释为“衰退”,而更应视之为一种结构转型。根据经济研究公司“环球透视”董事奈基的资料,美国纺织、服装、家电等低端制造业占整个制造业的比重仅为13%,而中国则高达25%。但在飞机、特种工业机械、医疗科学设备和信息产业等高端制造业领域,美国占据着无可比拟的优势。

不难看出,美国制造业的“衰退”,对美国经济而言并非绝对的坏事:规模小了,能耗少了,但产值却仍然很高,而且由于美国掌握着大量的知识产权和高端产业,又占据全球金融业的支配地位,在海外经营的美国制造业企业,实际上为美国创造的财富,比为当地创造的还要多。

那么,如果硬要把低端制造业拉回来,是否能够做到?恐怕很难。

美国制造业工人的薪水是相当高的。被认为是“低薪岗位”的流水线熟练工,年薪最低也在17000~35000美元;如果是有经验的技术工人,年薪就在35000美元以上。一些大型企业都设有专门的职工技校,在技校中学习两年,期满后就成为技术工人,薪水一下就能跳到35000美元以上。不单如此,由于美国是非福利国家,医疗、养老主要依赖商业性保险,因此大企业和危险工种都要由厂方负担繁重的福利保险开销,北美的相关保险并非保一人,而是保全家,比如牙科保险,一名福特的技术工人,公司代办的牙科保险可以让配偶、子女都享受到同等的看牙福利。一些小企业福利相对较差,但相应地,工资标准就比较高。

美国最低时薪标准看上去并不高,自2009年7月起,联邦法定最低时薪为7.25美元/小时,而各州的标准更低,蒙大拿有4美元/小时的,怀俄明有5.15美元/小时的,俄克拉荷马甚至有2美元/小时的,但除了怀俄明,其余各州的低薪工都是非全日制的低端工种,而制造业所雇用的主要为全福利、全日制的正式工,且由于制造业的升级,技术工的比例越来越高,工资平均水平自然也水涨船高。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