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铁三角”创始人离心,跨界影视剧遇坎 《长安十二时辰》火热难救印纪传媒困境
2019-09-07 09:00 作者:马秀岚 张靖超 来源:中国经营网

在借壳上市后前三年,印纪传媒2014年实现净利润4.36亿元,扣非净利润3.95亿元;2015年净利润为5.74亿元,扣非净利润5.05亿元;2016年净利润为7.31亿元,扣非净利润6.76亿元。三年均较为精准地完成了承诺利润。

而到了2017年,实现营收21.88亿元,比上年减少12.69%;净利润为7.69亿元,扣非净利润为7.17亿元。各项业绩增幅已不如前三年。2018年年报显示,实现营收3.62亿元,同比减少83.44% ,亏损17.86亿元。

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5980万元,净利润-9200.46万元。半年报显示,期间,公司生产经营活动停滞,债务违约,银行账户被冻结。对外投资方面,公司已暂缓影视业务和IP衍生业务的对外投资等回款周期不稳定的业务,近期无新增影视业务及IP衍生业务投资;日常经营方面,公司在催收应收账款的基础上,以前期库存剧目的销售变现为首要目标,与此同时开展回款周期较为稳定的广告业务。

“铁三角”开裂

印纪传媒的一切始于“铁三角”,也毁于“铁三角”。

目前,印纪传媒参与投资的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已在优酷平台播放完毕,印纪传媒2019年半年报显示,该片是公司继《军师联盟》后投资的又 一精品剧,但由于与交易对方确认收入分配尚需时间,故收入与投资收益尚未在报告期内确认。

针对印纪传媒为何走到如今地步,一位曾与印纪传媒有过接触的投资机构人士对记者表示:“这类公司的估值不能够按照市盈率来判断。当时市场狂热,为了争取业绩,高价收购资产,推高股价。现在高价收购的资产全部亏损,公司也就面临破产了。”

知情人士向记者称,实际上在2017年底公司内部就猜到公司会退市或成为一个壳。他表示:“内部不和,新业务没有推进,一些新型业务公司不太懂也不想做,也没有进行较好的资本运作,没有很好的节流,也没有开源。”

上述与印纪传媒有过合作的人士则向记者表示,在当时合作时就感觉到了这家公司在管理上的混乱以及内部人事关系的复杂。而上述负责投融资的人士也向记者证实了这一点。他表示,DMG美国的公司和国内的公司都是由丹·密茨来当CEO,但是中国这边的事务,丹·密茨在做决定时需要肖文革和吴冰的同意。三个老板很容易导致意见不统一。“所以我们这些团队有多强,有什么好的方案都是没用的,方案过了一个人,却过不了另外两个人。”

近年来,印纪传媒业绩下滑、多位高层离职,公司控股股东肖文革则一直在不断减持。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来,肖文革两次减持印纪传媒的股份,累计套现24亿元。1月29日,肖文革将其持有的1.07亿股股份转让给安信信托,套现13.6亿元。5月9日,肖文革再次将其与印纪华城共同持有的8850万股股份,转让给股东于晓非,套现10.44亿元。加上近三年来的股权质押,肖文革累计套现40多亿元。

公司尚处危机之中,2018年7月6日,印纪传媒还拟以现金6600万元购买肖文革名下的房屋作为公司办公场所,后被深交所问询。而到了同年7月26日,印纪传媒方面又公告称,经过审慎考虑,决定终止购买该房产。

会计师曾对公司 2018 年财务报告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一方面是持续经营存在重大不确定性,该公司大部分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中期票据、公司债券、银行借款及供应商欠款等均出现逾期,员工大量离职并已拖欠工资,生产经营停滞。另一方面是审计范围受到限制,2018年度管理人员缺岗、员工离职严重、财务人员更换,在审计中,无法实施有效的审计程序和获取充分的审计证据,导致无法确认 2018 年12 月 31 日的财务状况、2018 年度的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情况。

早在2018年9月26日,中小板公司管理部收到了印纪传媒三位独董的材料,反映公司可能存在损害中小股东权益的违规事项,但公司未按独董的要求进行相关核查和报告。如今,三位独董已全部辞职。本报记者曾联系到独董张然,询问其向证监局举报的详细内容。对方表示:“该事情暂时不方便谈。”

值得注意的,自肖文革在2015年辞去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及公司副总经理职务后,由吴冰任董事长。后在多位高管离职后,吴冰任总经理、财务总监及董事会秘书,身兼四职。2018年以来公司多次收到监管函,据公告称,吴冰目前身患疾病无法回国。

此前三位独立董事应四川证监局要求回复相关问题的独立意见时表示,由于吴冰身兼四职,超出其能力和精力范围,在公司困难之际没有回国处理公司业务,且在监管部门进行当面问询时没有配合,因此认为吴冰未能勤勉履行职责。一位在年初离职的人士告诉记者,吴冰此前在美国,很久都没回来。她本身很忙,公司的业务不能完全顾上。

“很多人以为上市很简单,但其实上市只是一个开始,管理团队要做市值的管理,创始人没有预想到,或者他们没有信任的人士能够帮他们处理一些事情,信任的人也不一定代表能力够,能力够的人也不一定取得他们的信任,往往就是这样。”上述知情人士说道。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