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光线传媒成《哪吒》最大赢家 王长田“野心勃勃”
2019-08-17 09:00 作者:马秀岚 张靖超 来源:中国经营报

马秀岚、张靖超

原本无大片支撑的暑期档凭一部《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打开了局面。

这几乎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部国产动画电影的票房一再突破票房天花板,成为近年影史上的现象级作品。

在8月9日即上映15天后票房达到31.60亿元,超过去年暑期档的爆款《我不是药神》30.7亿元的票房。截至8月15日17时,该片上映21天票房达到37.96亿元,直逼中国影史第三的《复仇者联盟4》(以下简称《复联4》)取得的42.4亿元票房纪录。票房榜第一、第二分别是《战狼2》(56.83亿元)、《流浪地球》(46.54亿元)。

同档期没有大片竞争、暑期档观影人次增加等因素叠加,《哪吒》在天时地利人和都具备的条件下,达到了国产动画电影的巅峰。这部电影被冠以“国漫之光”“国漫崛起”等标志性词汇。但显然,是否能在未来每年稳定、不间断地输出优质动画电影才是衡量国漫崛起的关键。

而现下,动画电影从业者仍然充满着悲凉的底色。“希望能给更多从业者一些动力,毕竟做动画很辛苦,此次能有较高票房,以后大众便会更关注动画这种形式,而不是一听是动画片就不去看了。”一位可可豆动画公司参与了《哪吒》制作的动画师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道。

成人动画接地气

在网上,人们将《哪吒》称为“国漫之光”,该片由饺子(原名杨宇)执导,改编自中国传统神话故事,讲述了哪吒虽生而为魔,却逆天而行,与命运和偏见抗争的成长故事。

每当出现超出观众预期的国产片,就要被舆论冠以“✕✕之光”“✕✕元年”的说法,这也从侧面说明了观众对某一类型题材国产电影的期待之高。

2014年,由十月文化出品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以下简称《大圣归来》)票房达到9.56亿元,成为当时的国产动画电影巅峰之作。此后彩条屋影业参与出品的《大鱼海棠》、追光动画出品的《白蛇·缘起》等作品陆续上映,但都未达到口碑和票房的双丰收。反而中国影史的动画电影票房记录由迪士尼的影片《疯狂动物城》(15.3亿元)所创造。

而《哪吒》从点映开始不断被热议,在猫眼点映评分9.7分,平台影史评分第二;淘票票评分9.6分,平台影史评分第一;豆瓣8.6分,高于《大圣归来》0.3分。

“市场太缺乏这样的好电影,好故事、能够接地气,又有燃点,还有发人深思的内涵。这种类型的动画电影其实在市场上非常缺乏,以至于我们行内都甚至开始认为动画片的票房天花板大概也就这样了。”参与了这部电影后期制作的红鲤动画CEO戈弋对本报记者说道。他表示,实际上只要故事表达和画面优秀,市场的容忍度和接受度还是很高的。

戈弋强调,观众对于内容的饥渴是因为缺乏,如果国产动画每年稳定输出几部这样的作品,观众习惯了,也不会处于如今的亢奋状态。

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对本报记者表示,《大圣归来》取得了将近10亿元的票房,在当时算比较高的水平,表现出了国产动画的进步。且当时这部动画在B站的宣传特别到位,他强调B站是核心的二次元和动画用户大量聚集的地方,B站上几乎所有人都在推广这部片子,引爆了社交口碑。而到今年,过去了四年,市场再次迭代,B站的这些核心二次元、动画用户已经扩散到了整个青年群体,动画这种形态本质上已经被现在主流的青年消费群体接受了。且市场上对于动画的接受程度也比原来提高了,所以《哪吒》取得较高的票房并不足为怪。

毫无疑问,这部电影区别于此前的《熊出没》《喜羊羊》等低幼向动画,更倾向于覆盖全年龄段的观众。这也为影片争取了更大的受众面。

一位动漫产业投资人对记者说道,《疯狂动物城》的内容更偏向于小孩子,更大年龄的人接受度并不高,而《哪吒》的包容性更强,情节中包含了父爱、母爱,可以覆盖更多人群。

同时,受访者也表示,由于文化差异,国内的观众更倾向于本土化的内容。

上述参与了制作的动画师告诉记者,《哪吒》开始就定位在成人向。除了制作上的精良以外,他表示,可能是赶上了好的档期上映,同时市面上成人向的动画比较少。

彩条屋影业、十月文化及可可豆动画是这部片子的主要出品方。彩条屋是光线影业旗下公司,而光线影业则是光线传媒全资拥有的公司。

“彩条屋此前出品的《大鱼海棠》《大护法》《昨日青空》都是偏成人向的动画。”上述动画师说道。

点映立下大功

光线传媒成为这部片子背后的大赢家和最大推手。

“要做中国的皮克斯。”2015年10月,在彩条屋成立的发布会上,光线传媒CEO王长田曾这样高调宣布。

近年来,投资数个动漫公司,逐步打造彩条屋动画厂牌,光线传媒在动画电影领域的试水终于在这次展露头脚。最新的两则消息是,《哪吒》的全国密钥期限由8月27日将延期至9月26日。同时,该片还将在北美上映。

“这次能出华人圈吗?”王长田在微博问道,显然,王长田做动画的决心和野心绝不止步于国内。

8月4日,该片上映第9天时,取得了20.12亿元的票房,王长田在其微博上表示“已经比我的预期超出1200万了,感谢观众对吒儿的包容,魔童也可以变英雄”。不过他在此之前,也发微博表示:“感谢观众的宽容和厚爱,吒儿还没那么好。”

《哪吒》之前,光线的试水并不起色。在2015年成立动漫集团彩条屋影业之后的发布会上,光线公布了筹备中的 22 部作品,包括动画、真人电影、网剧以及游戏。片单中包含《大圣归来》的导演田晓鹏两部新动画《大圣闹天宫》和《深海》。

2016年的《大鱼海棠》票房收获5.64亿元,但制作过程超过10年。2017年暗黑系动画《大护法》仅取得票房8760万元,2018年青春动画《昨日青空》票房为8382万元。

这一次,光线传媒利用5年时间打造的《哪吒》铆足了劲要证明自己。《哪吒》实现票房奇迹,除却内容的精良,在记者的采访中,受访者认为光线传媒的宣发也助力不少。

《哪吒》7月26日正式上映。根据拓普电影数据的报告,从7月13日到7月21日间歇性在全国范围内点映。7月13~14日和7月20~21日是两个重要的点映节点。7月13日~7月14日距离上映时间2周,在全国范围内小规模点映。13日票房产出49.41万元,上座率24.06%;14日票房产出71.45万元,环比上涨44.60%,上座率36.48%。与之对应的是三大平台想看指数的飙升,想看指数从单日2000提升到单日5000。

第二波点映在7月17~19日,连续三天的工作日,票房持续走高,想看指数也随之持续升温。7月20~21日的第三波点映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进行,周六票房1700万元,周日票房3086万元,票房环比暴涨81.5%。单日想看人次一跃冲天,在第二波工作日为期三天的点映铺垫下,周末想看冲击到1.5万人/日。

抖音话题量也随之突破1亿人次播放,百度指数峰值7.8万(《银河补习班》同期4.9万),微信指数116.5万。以大规模的点映在观众中提前锁定了口碑,并且带动了口碑传播,覆盖更广泛的人群,以宣发为加速器,在距离上映五天之际,《哪吒》就成功破圈,打破了动画片的人群壁垒。同时,导演“弃医从文”十七年死磕动画的励志故事也打动了不少观众。

据知情人士透露,《哪吒》片尾彩蛋中的电影《姜子牙》将在今年上映,目前还在后期制作阶段。《哪吒2》在剧本阶段,而彩条屋的其他影片也陆续创作中。

不愿意说“国漫崛起”

“《哪吒》的成功将带给产业一个比较长远的影响,会有更多的资方进来,因为看到动画的票房天花板已经不是《大圣归来》创造的近10亿元,可能是40亿元,连90%的真人电影都达不到这样一个高度。”戈弋说道。他认为以后会有更大体量的动画片,投入也会更多,单部的制作成本会上涨,以提高动画片质量。因为之前动画片投资都不大,就是因为大家认为动画片的票房市场太小,投资太大会亏本。

记者联系到一家动漫产业投资机构,此前并未投资院线电影,对方表示,《哪吒》之后,他们也开始关注动漫领域的院线电影项目。

陈悦天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得知最近很多原来做3D动画番剧和2D动画番剧的公司开始着手去做动画电影,因为这些公司觉察到这个市场有空间。他认为资本在短期内不会很快进入,但是行业里大量的人一定会开始着手去做类似的项目。

广州天闻角川动漫有限公司总编辑梁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坦言,他并不愿意去说现在是国漫崛起的时候,虽然行业确实是比原先成熟了,尤其是在2015年的《大圣归来》上映之时就迎来了一个拐点。但他认为一部电影的成功也有一些偶然因素,除非每年或者每隔一两年有一部这样的作品,每部票房能够达到十几亿元。戈弋也认为除非大家不再谈论国漫崛起,或者国漫能和真人影片较高下的时候,国漫才是真正崛起了。

即使资本和一些公司已经嗅到了商机,但是产业内仍然存在工业化不足、后端变现模式单一、现金流回收难的问题。

《哪吒》在宣传中的几个数字让人印象深刻,耗时5年、66个版本、1400多个特效镜头、1600多位参与制作人员、60多家外包公司。戈弋告诉记者,实际上《哪吒》真正大规模生产制作的时间在一年左右,更多的时间是用在了前期开发和剧本创作阶段。戈弋表示,一般动画片的时长在90分钟,好莱坞的动画片一般标准的制作周期是18个月,国内现有的团队基本是以18个月或者两年为基础,选择完成一个独立制作的电影。而这个片子110分钟,时间更长,且特效镜头很多,留出的制作时间比较短,因此找了很多联合制作公司或者外包公司。

饺子在采访中提及,由于要求太苛刻,很多外包公司说接了《哪吒》的项目,他们离职率陡然升高了,在做申公豹变成豹子头的特效,有外包公司的特效师磨了两个月过不了关,辞职去了下一家,上一个公司没人做这个项目,不得不找新的公司,这位辞职的员工恰巧来到了这家新的公司,依然是做这个活。

在戈弋看来,这其实反映的是产业背后的畸形,并不值得推崇,由于各方的不专业,因此造成了产业不同端的消耗,并未达成创作端和后期制作端的双赢局面。

除此之外,他们也确实在制作过程中感受到了目前国内的动画制作体系工业化的不足,比如说后期制作由于各个公司的流程不同,导致不同公司分层的文件层数不同,到最后3D转制时,每家胶片分层的文件还要做统一,然后再交与立体转制公司。“类似的大大小小的麻烦很多,行业目前还不够标准化,无论创作公司还是制作公司,导致某一个执行人都是按照自己的经验来判断执行。”戈弋认为要实现标准化,首先要规模化,要有更多的作品出来。

梁卫则向记者表示,产业链本身如果不够成熟,就支撑不起较多的投资。目前行业内纯做内容的公司变现比较困难,赚钱很难。但他认为资本也要有耐心,类似《哪吒》的项目,当人才和资金都到位的情况下,再加上长时间的打磨,可以呈现优秀的作品出来。

陈悦天表示,国内的动漫行业后端的现金商业模式一直没走通,后端要有现金流回收,因为光靠内容本身很难赚钱。目前产业内二次元游戏比较赚钱,但是从内容到游戏的闭环能否跑通是关键,他认为能够从内容端开发出适合玩具化的面向青少年的IP将会有更好的前景。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