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小霸王游戏机坠落始末:一场不如意的“如意”梦
2019-08-05 12:15 作者:彭新 来源:界面

image.png

但他同时也承认,这种要求对于小霸王而言过于苛责,“在展台成本投入上,微软可能是小霸王的四五倍。”

吴松在ChinaJoy上宣布,小霸王Z+将在2018年8月正式在京东开启预售。就这样,小霸王游戏机的首次亮相,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

随后几个月里,陆续有媒体收到了小霸王的测试工程样机,并发布了评测。但一年过去,游戏机仍未上市。

少为人知的是,参展ChinaJoy在正式确定下来前,并不受中山总部的认可,发布会也是一拖再拖才确认到7月。

经多方确认,中山其实一开始是不同意去ChinaJoy的,原因有二:一是没钱,当时益华的资金链就已经很紧张;二是产品依然不成熟,没有到能够立马上市的程度——其中包括不成熟的软件、系统、大量BUG,以及未准备充分的游戏内容。

“钱是最大的问题”

小霸王没钱了。资金链断裂的消息其实并不突然。从2018年初,来自中山方面的拨款就变得时有时无,这让游戏机的研发很难继续下去。

因为益华也没钱了。

根据益华集团3月发布的2018年全年业绩,益华集团2018年亏损1.174亿元人民币。在国家调控和经济宏观原因影响下,依赖的房地产行业融资剧减,益华集团自顾不暇。

吴松对此已有觉察。他曾多次向益华提到融资问题,对方一摆手,说“钱不是问题,以后益华也可能用发行可转债的方式融资。”但最后钱还是成了最大的问题。

资金已经成了小霸王最大的难题,小霸王员工称,上海团队解散前,剩下的不到40名员工,每月工资均有延迟发放,有人向界面新闻记者展示了劳动纠纷调解协议书。吴松不否认此说法,他表示从小霸王的财务来看,过去每月都只是“涉险过关”。

“难受到什么程度?仁宝在仓库里有三千台机器,但是不能发货,我们跟仁宝交涉,对方说‘可以,但先把款项给结了’。但这笔钱益华也给不了。” 陈大发说。

3000台,按照5000元每台的售价计算,一共1500万。

一位小霸王负责商务的员工回忆,当他和国内公司谈游戏合作,当对方问到钱的时候,自己总是很难启齿,“你懂的,最后大家明白了。吴松一直跟我说,钱不是问题,为什么钱不会是问题?钱就是最大的问题。”

吴松一开始觉得,在益华这样的家族企业,有陈健仁大家长式管理、强力推进的项目似乎并不会太担心资金问题,但事实出乎他的意料。“陈老先生看懂了,不代表益华董事会的其他人能够看懂,据我所知,在益华内部,还是有相当多的人对这个项目不看好。”

况且,小霸王也并非是益华大举扩展业务的唯一一笔投资:据知情人士透露,益华还投资了包括军工、教育等产业在内的诸多项目,令人眼花缭乱。

上海和仁宝都拿出方案,但又一一被否决。比如,将库存的一部分机器先拿出来销售,部分回笼货款,或者将机器放在台湾销售,这样可以规避掉一些监管问题。

但是,当母公司财务紧张,持续烧钱的游戏机业务是否仍值得继续?这成为益华和小霸王两方都绕不开的问题。

回想起来,包括吴松在内的多位小霸王内部人员认为,作为创业公司,小霸王并没有做好对投资人的预期管理。“钱可以花在任何地方,比如说房地产,但是凭什么就投在你这个看不到回报希望的游戏机上面?”有人反问,“当投资人质疑项目价值,事情就危险了。”

作为益华“局外人”,吴松觉得毫无办法。“我跟陈老先生讲,希望我自己去向董事会说明这个项目的前景,至少比那些什么都不懂的老人去猜更好吧?但是没有机会。”

AMD相关负责人也去了中山,质问过陈健仁,“你为什么要把项目关掉?因为你知道吗,团队关掉之后,这个项目的估值基本上就是零。”

错失时机

在上海创建小霸王分公司后,吴松原本觉得,自己终于有足够的权限和自由,做一些想做的事情。但他不得不承认,来自中山益华的一条线,仍牢牢地拴住了这家公司,而背后牵引着小霸王方向的手,对这份事业几乎都不太了解。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