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小霸王游戏机坠落始末:一场不如意的“如意”梦
2019-08-05 12:15 作者:彭新 来源:界面

吴松当时觉得,这已经是国内他能找到的最好的游戏机开发团队,如果绕开以前那些坑,离成功的可能性还要更近一些。不管怎么说,在当时的中国市场环境下,对于开发一台主机和构建一套围绕这台主机的生态系统而言,这已经是“最有可能成功”的阵容了——斧子科技的那些最早成员们,也是这样觉得。

但小霸王的员工发现实际并非如此。“作为创业公司,尤其是游戏主机、硬件的初创公司,招人是非常非常难的。”小霸王员工陈大发感慨。

小霸王没有具有号召力的领军人物,很难吸引到人才。陈大发说,当他对外讲起小霸王,对方第一反应通常是,“小霸王还没死?”

不仅如此,在资金紧张的情况下,连招到足够多的人,都成为了小霸王无法解决的问题。

对于一家创业公司来说,从头开发系统的难度极大。和战斧游戏机内置安卓系统不同,小霸王选择了微软的Windows IoT(物联网版操作系统),进行定制化开发。在陈大发看来,至少斧子有大把的安卓开发人员可以招,但相比较下来,Windows开发工程师就太少了,尤其是内核级的开发人员,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人手不足的问题始终贯穿着主机开发团队。“我丝毫不怀疑小米的MIUI、甚至老罗的锤子有上百号人在开发,你要想想,这可只是一个定制系统的UI界面啊。” 陈大发说。“而开发主机系统,还牵涉到大量底层构架的重写,更不用说和每个硬件的驱动匹配了。”

负责小霸王软件系统有多少人?答案是20多个。除了AMD要负责系统和芯片的调试以外,这20人需要包办后台设计、游戏商店、SDK(软件开发工具包)的开发等等。庞大的工作量,让最终开发团队面对最初的产品规划,只能不断做减法。

这可能是最初计划的游戏机转变成一台“游戏电脑”的最重要原因。“实际上,AMD对小霸王这么做还是有些不高兴的,因为这就和其他电脑定位重叠了。”陈大发说。

此外,在几乎空白的国内市场,对于所谓的“丰富的游戏主机开发经验”,吴松可能也高看了自己和团队。

一个例子是,在开发手柄时,小霸王曾期望尝试较大差异化,脱离主流微软Xbox手柄的外观设计范畴。但事实上,小霸王开发过多套模具,最终还有部分原型在定型阶段均被放弃,浪费许多成本。

“最后就是让游戏机点亮(电脑维修习惯用语,意为电脑能开机),我觉得就已经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成就了。”陈大发说。

摆脱山寨

“小霸王”这个品牌的历史遗留问题,也曾让其内容团队非常痛苦。

“我们的英文名是‘Subor’,当我和老外解释什么是Subor的时候,他们弄不明白。最后我们干脆说自己就是中国的雅达利,外国人就都懂了。” 陈大发说。

可是回过头,外国人上网一查,反应大都是“这不就是红白机在中国的盗版山寨?”

雅达利和红白机两款分别在国外掀起社会风潮的经典游戏机,就这样奇妙地在小霸王身上混淆于一身,成为小霸王在海外最初的印象剪影。

这种情况并非意料之外,国内对于小霸王品牌印象,也与其过往的山寨形象难以切割。最早创建小霸王上海时,对于如何利用小霸王品牌,吴松团队也顾虑重重。

image.png

起初,吴松曾计划为游戏机和公司起名叫“如意(Ruyi)”——这个名字体现在公司内部邮箱的域名上,一些员工仍用这个名字来指代公司。

界面新闻记者在“天眼查”中查询发现,名为“广东小霸王如意文化科技有限公司”的公司正就多个商标进行申请,包括“RUYI如意”以及对应图形LOGO,申请时间为2018年1月12日。

但这场更名行动并不顺利,由于“如意”商标申请未获监管部门通过,小霸王不得不弃用该名称。

吴松的压力很大。作为CEO,他发挥自己人脉优势抓游戏内容,他需要软磨硬泡在全世界找一些愿意给小霸王移植的主机和PC游戏。

商业社会总有自己的规则。合作方并不在乎小霸王的雄心如何,他们首先会问的问题是,“你能给我什么?”然后吴松发现,自己能给到的东西实际上并不多。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