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万达体育底色:王健林的体育梦与估值岔口
2019-08-03 10:19 作者:黎慧玲 来源:中国经营网

无论是做房地产,还是当首富,公众熟悉的王健林是个在任何场合都不愿服输的人,但在转型体育这条路上,万达何以至此?

万达体育从扩张之初,就直奔上市。今天万达体育集团(WSG)主要由三家公司组成:瑞士盈方体育传媒(Infront)、美国世界铁人公司(WTC)、万达体育中国公司。

收购瑞士盈方和美国世界铁人公司,都花去了王健林不小的代价,它们也支撑了万达体育过去几年的营收。但由于旗下业务主要由境外公司组成,万达体育在中国体育行业内并没有太多存在感——它的身份始终与地产起家的万达息息相关。

即使王健林一再强调,万达已经不再是一家地产公司,但万达从未能改变它的地产基因。这也是为什么在万达的文化板块里,和物业相关的产业都颇有成色的原因。以万达影视为例,王健林是中国做影视最著名的地产商,万达电影(002739.SZ)上市曾创下连续11个涨停。王健林靠着他对商业项目的敏锐嗅觉,不费吹灰之力就以院线起步打造了一个影视帝国,靠资本拿下世界顶级影视公司传奇影业。这是中国无数影视公司不可企及的。

离开地产基因,仅靠资本支撑的万达体育,没能再复制万达影业的成就。缺乏自有IP,收购来的诸如铁人三项赛事在中国也难以短期内成规模,万达体育的A端、B端生意没有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同。

10.5亿欧元并购而来的盈方,是万达体育最重要的资产。盈方在足球项目的营销领域无人能及。盈方是国际足联合作伙伴,代表其发放2022年世界杯在亚洲区的核心权益,还与德国足协等多国足协、与意甲法甲等联赛建立了长期合作伙伴关系。

然而盈方也并非常青树。业内人士对万达体育的前景所担忧之处在于,盈方与国际足联的合同签到了2022年,下一周期仍有不确定性。盈方手握国际足联的核心资源,包括世界杯在内的亚洲26个国家和地区的足球赛事转播独家销售权,合同周期横跨2018年和2022年两届世界杯。这些极具价值的资源,让盈方与国际足联疑似“裙带”关系一直被津津乐道。前国际足联主席约瑟夫-布拉特,是盈方现任总裁菲利普-布拉特的叔叔,就在万达收购盈方的当年,布拉特被停职下台、“禁足”8年。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全球体育行业里,盈方也是稀缺的优质资产,可与之对标的另一家体育传媒公司IMG没有上市。足球之外,在冬季运动领域,盈方掌握了冬季体育方面全球最具优势的核心资源,代理了除国际滑冰联合会(ISU)之外的所有冬奥会项目所归属的国际体育协会,即将到来的2022年北京冬奥会,让万达体育对前景充满了信心。

大笔收购积累的债务、跳脱于体育行业的管理模式、过度依靠海外业务缺乏自有IP,现在看来,正是这三点让曾经的巨头在资本市场遇冷。在2017年工作总结中,王健林曾表态,体育公司的精力要放在自有IP赛事上,把中国区作为体育产业的增长极。这意味着首富也曾意识到他的短板,但这一局面至今并没有改变。

王健林给万达体育2019年定的目标是85.1亿元,这个数字比2018年的实际收入要低。由于体育行业的周期性,国际大型体育赛事均安排在偶数年份,在今年这样的体育小年,万达的业绩压力只会更重。

初入资本市场遇挫后,王健林的体育王国梦会等来他理想中的估值吗?

不一样的体育公司

从巨头崛起,到流血上市,万达体育走过了一条完美的抛物线。虽然已经上市,但这家公司今天的成绩明显不符合老王当年那些豪言壮语。

分析万达体育今天的结局可能有一千种方法,但其中任何一种解释恐怕都脱不开“万达”这个标签。

无论是发展路径,还是内部管理,王健林成立的体育公司都明显刻着“万达模式”的印记。军人出身的王健林,偏爱军事化的管理,多位万达员工曾与记者聊到,部门常安排高强度的工作和近乎不可能完成的KPI,几乎每个岗位每天都需要加班。除此之外,万达内部有一套自己研发的管理系统,王健林认为,是这套系统给了万达效率,成就了今天的万达。但对员工而言,意味着异常繁冗的审批流程,员工往往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适应,更多不能适应的人选择了离开。

万达人员流动频繁,他们擅长以高于行业标准的薪水到处挖人,几乎每个岗位都有三个“备胎”,一旦离职马上就有新人来接替上岗。万达体育曾引入中超公司副总经理刘卫东,国企北奥集团总经理海峰,但他们不到一年都离职了。

他们几乎不按体育行业的“规矩”来做事,王健林一心想用最快的速度成为行业第一,于是他把做房地产的那一套嫁接在了体育上。曾参与过万达体育项目运作的人士说,万达体育的赛事产品不以市场价卖,一项仅2000人参加的自有IP赛事,也没有转播,赞助费要价高达600万元,这样的高价在其他体育公司看来几乎不符合体育营销的市场规律。

万达集团在过去30年的历程中,沉淀了无数优质客户,这些与体育行业无关的企业,成为了万达体育的赞助商,最典型的是与地产业务联系最密切的银行。

万达体育一名前员工对记者透露,她曾跟财务人员一起去一家地方银行谈赛事赞助合作,银行方面客气地接待了他们。简单会面后,合作就谈成了,等着走流程。如此的条件是,万达集团将在该银行存储资金。

从2017年起连续独家冠名“中国杯”三年的格力,与万达亦联系密切。2016年时万达向银隆新能源公司投资5亿元,在王健林看来是“相信朋友(董明珠)”。2018年,格力又和万达签下“环广西公路自行车世界巡回赛”长达五年的冠名权。

王健林有他的过人之处,万达也确实比国内很多体育公司有着更雄厚的资本,但王健林独特的打法,使这家公司看起来与现行中国体育产业市场相割裂。一些慕名而来的体育行业人士最终都选择了离开这里,因为万达的模式与行业习惯完全不同,这家中国体育产业的巨头看起来仍像一家地产公司。

7月30日,万达体育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处于上市静默期,不便做出回应。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