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哪吒光环下的国产动画困境:导演熬着 毕业生逃离
2019-07-30 16:35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国产动画如何突围

《哪吒之魔童降世》(下称《哪吒》)点燃了2019年暑期档。不过,风光《哪吒》身后,是惨淡的动画行业。一边是售价与成本之间的落差,压得导演制作人喘不上气,只能“熬着”。一边是动画行业薪资单薄,毕业生纷纷“逃离”。影视行业不能承受的上下游之痛还要延续多久?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动画行业需要建立真正的盈利模式,增量在于IP后续开发,培育真正的工业化长链市场。

“我命由我不由天。”当哪吒说出台词时,观众哽咽者不少,这是7月29日的下午,工作日的上座率依旧不错。

观众动情背后,是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下称《哪吒》)票房飙升。据国家电影专资办票房数据,截至7月29日22时,《哪吒》票房达到8.90亿元,直逼9亿,创国产动画电影单周票房纪录。

《哪吒》身后,站着正在大力布局动漫产业的光线传媒(300251.SZ)。光线在年报中透露,今年有多部动漫题材电影上映,包括《夏目友人帐》、《墨多多谜境冒险》、《姜子牙》、《妙先生》等。很大程度上,充满票房想象力的《哪吒》,也给光线业绩吃下定心丸。

“光线的投资收益确实很高,但我们在等动漫的机会。”光线传媒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不过,风光《哪吒》身后,是奄奄一息的动画行业。多位知名动画导演、制作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行业的惨淡,“大洗牌”、“打苦工”成关键词。

有知名动画制片人透露,现在平台对于动画买价最低至20元/分钟,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动画片制作成本普遍为每分钟几万至十几万,售价与成本间相差巨大。

另一头,下游的惨淡,直接传递到上游。名校毕业生们,正在“逃离”低薪动画产业。“今年班上同学大概只有一半在做动画,另一半去了游戏行业,少量去做了编剧、制片。”中国传媒大学2019届动画专业(三维动画与特效方向)一位毕业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前几届毕业生还在动画行业里的只占20%左右”,另一位同学补充。

爆棚的《哪吒》,能给惨淡行业带来转变吗?

逃离与熬着

6月末,为迎接学院毕业典礼,中国传媒大学(下称“中传”)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楼外墙上挂起了一副对联。而在动画专业毕业生的朋友圈中,横批“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被PS成了两个大字:“快逃”。

在中国动画行业惨淡的大背景下,“做游戏更赚钱”已经成为了绝大部分动画专业毕业生的共识。

逃,还是不逃?

一位中传动画专业毕业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在动画公司里每月能有七八千的工资已经很不错,像一些岗位底薪仅三千,而转行去腾讯、网易等大厂做游戏的能拿到一万以上。”

“相比动画而言,游戏行业盈利状况更好。”中传动画学院教师、动画导演李智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动画制作周期长、前期投入大且生命周期短,盈利不稳定;游戏总体相对于动画而言前期投入时间更少,且有更长的生命周期,更好的盈利状况。

“寒冬里肯定有很多人会冻死,动画行业进入一个优胜劣汰的阶段”,在李智勇看来,动画行业整体在缩水,投资少了,来高校招聘毕业生的动画公司也少了一半。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