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告别“富二代”电竞产业链进化:游戏企业拿走九成收入
2019-07-08 16:12 作者:邱智丽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2018年被称为电竞行业的大年,在雅加达亚运会电竞赛事上,中国代表队交出两金一银的战绩,随后IG战队斩获了LPL历史上首个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这一事件将电竞行业推出小众圈层,刷爆了社交媒体。

多地的相关政策红利加速了资本入局,近期包括上海、海南、重庆、西安、杭州在内的城市都在发力电竞产业,竞逐“电竞之都”。电竞俱乐部也在走出“富二代”圈子,迎来产业资本的垂青。热闹背后,是千亿电竞产业商业化运作能力尚未成熟、痛点难解的现实,电竞市场开始走向主客场制和联盟化,是该产业走向成熟的标志,也催生出更多的投资机会。

告别“富二代”时代

“富二代”一直是中国电竞市场的主要玩家,中国排名前十的电竞俱乐部,近半数都有他们的身影。IG俱乐部背后是王思聪,而在其电竞版图里还包括“香蕉游戏”、“钛度”、“ImbaTV”等,领域涉及游戏制作、内容服务、直播平台、线下网吧等。EDG俱乐部创始人朱一航是珠江商贸集团董事长、合生创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朱孟依之子;OMG战队背后金主侯阁亭是雏鹰农牧集团董事长侯建芳之子;Snake电子竞技俱乐部的老板蒋鑫是中国稀土控股集团执行董事蒋泉龙之子。

时至今日,电竞俱乐部已进入2.0时代,互联网巨头和风险投资纷纷入场。电竞俱乐部不再单纯依靠“富二代”供养,而是走向企业化运营模式,苏宁、京东、B站都组建了自己的电竞战队;LPL战队近半由机构投资人管理,除了组队比赛之外,俱乐部开始朝着文化建设、内容输出、培训体系、电竞地产等深层次布局。

除此之外,电竞俱乐部也开始陆续获得风险融资。2018年VG完成5000万元A轮融资;FEG电竞完成近亿元人民币融资,包括经纬中国、真格基金、启明创投、红杉资本中国在内的一线投资机构均对电竞有所布局。U度电竞数据显示,2018年电竞产业融资总额相比2017年出现近3倍增长现象,融资金额达到91.4亿元。

上海伽马数据总经理兼首席分析师王旭表示,政策红利是资本聚焦电竞的直接因素。继上海推出20条意见打造“世界电竞之都”后,海南也发布支持电竞“海六条”,从资金、人才、税收、赛事审批和内容传播等方面推出支持政策。

“目前国内电竞产业还处于起步阶段,本身的商业价值开发不完全,产业链各方面以及市场发展不规范,相关政策的出台能够引导电子竞技的发展方向,规范电子竞技市场,电竞正在成为数字内容领域新的经济增长点。”王旭表示。

根据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和伽马数据新近发布的《上海电子竞技产业发展评估报告》,2019年,在未纳入电子竞技游戏产品收入的情况下,全球电子竞技市场营收预计将达到11亿美元,其中中国电子竞技市场收入仅次于北美。

近九成收入依赖游戏

虽然电竞产业整体增长仍维持在较高水平,但不少投资人认为,投资电竞切忌冲动,电竞产业链复杂漫长,并非所有的环节都适合在当下节点进入,其中又有不少项目已经存在估值过高和伪需求现象。

整个电竞产业链分为三部分,上游主要由游戏厂商构成,包括腾讯、网易、暴雪等知名游戏公司,中游由各种不同的赛事主办方、电竞俱乐部、社区直播平台、内容团队组成,下游则是电竞品牌活动、俱乐部主场、电竞衍生品、电竞教育等。目前,中国电子竞技产业收入中,游戏收入占比达到89.2%,赛事收入和俱乐部收入占比较低。

上海哔哩哔哩电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悠悠认为:“在整个金字塔结构中,游戏厂商目前的位置和份额很难在短时间内发生质变,而中间层有更大的延展空间。”产业的融资分布也证实了这一说法,直播平台、电竞俱乐部和电竞赛事是当下资本的聚集地。

但直播平台已经处于红海状态,熊猫直播经历长达22个月的融资断裂最终宣布关闭,虎牙、斗鱼则在寻求“直播+”的新故事。一位投资人曾透露,几年前打造一个直播平台只需要几百万的资金就可以,现如今直播平台的储备资金基本都是上亿规模。直播平台月活跃用户数量持续下降,用户需求一定程度上已达到天花板,投资趋于冷静。

其次,电竞俱乐部还未建立客观的估值模型。查阅腾讯近期发布的《英雄联盟中国电竞白皮书》,LPL头部俱乐部平均估值约12.5亿元,对俱乐部来说,盈利是支撑估值最重要的参考指标。电竞俱乐部的价值在于席位稀缺性,但目前大部分处于亏损状态。

电竞俱乐部的开销包括人员工资、场馆运营和后勤管理等方面,其中职业选手的工资是大头,除此之外还包括教练、领队、后勤团队及管理层的工资支出。训练场地也是一大投入,目前顶级俱乐部的比赛团队大多驻扎在上海,租借场馆的费用高昂。一位业内人士透露,顶级俱乐部一年开支大约在7000万元。

对标成熟的顶级体育俱乐部,电竞俱乐部的商业模式应当包括商业赞助、联盟分成、转会费、直播分成和商业活动等,但目前收入主要来自联盟分成和广告费用。电竞俱乐部WE创始人ZAX就曾表示,目前俱乐部的收入很大程度上受到比赛的影响,但比赛成绩是不可控的。此外就是商业广告和周边商品,前者是被动的不稳定的广告,后者是自主的不赚钱的东西,占比均微不足道。

与足球、篮球体育赛事不同,在电竞赛事价值体系中,游戏厂商具有绝对的话语权,这也致使整个行业难以建立良性受益共享机制。曜为资本创始合伙人韩大为表示,游戏厂商抓取了电竞赛事核心产业链上绝大部分的价值,电竞战队、第三方电竞赛事运营方、游戏直播平台处在大部分亏损、少部分微盈利的状态。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