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猫眼娱乐递交招股书 阿里腾讯文娱大战未了
2018-09-05 11:09 作者: 贺泓源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腾讯系在线电影票务平台猫眼娱乐(猫眼)赴港IPO落定,再次搅动阿里、腾讯在大文娱板块的寡头之争。

  9月3日晚,猫眼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招股书显示,与阿里旗下淘票票竞争的猫眼,仍处于亏损状态,2018年上半年,猫眼现金流出净额接近4.5亿元。

  据艾瑞咨询的报告,按2018年上半年电影票务交易总额计,猫眼是中国最大的在线电影票务平台,市场份额超60%;2018年上半年,按票务总交易额计,猫眼在现场娱乐票务服务中排名第二。同时,猫眼还提供电影、电视剧、综艺的制作、宣传和发行等内容服务。

  据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2017年,猫眼收入分别为5.97亿元、13.78亿元、25.48亿元,2018年上半年收入18.95亿元;非国际通用会计师准则下,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猫眼运营性亏损额分别为12.98亿元、5.08亿元、7610万元、2.31亿元。据国际会计师准则,加入股份为基础的报酬、无形资产摊销、可转换债券(收益)╱亏损净额、减值拨备后,猫眼娱乐2017年盈利2.16亿元,2018年上半年亏损为2070万元。

  同时,光线传媒及相关方为猫眼最大股东,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全资附属公司Vibrant Wide Limited、光线传媒全资附属公司香港影业国际有限公司合计持有猫眼娱乐48.8%股权。腾讯旗下意像之旗投资(香港)有限公司持有猫眼娱乐16.27%股权;美团点评的全资附属公司Inspired Elite Investments Limited持有猫眼娱乐8.56%股份。

  腾讯生态

  猫眼的高速发展,得益于其多次资本运作。腾讯的进入,则是其中最为浓墨重彩一笔。

  2017 年 9 月,猫眼文化与腾讯旗下微影时代合并组建新公司“猫眼微影”。由此,猫眼引入腾讯作为股东并获得微信入口。2017 年 11 月,猫眼获腾讯10亿元增资,腾讯成为继光线、微影之外第三大股东。

  目前,猫眼在娱乐行业拥有与腾讯优先合作的权利。用户可通过微信的多个功能界面使用猫眼的服务,主要包括微信钱包及微信小程序。通过与腾讯的战略合作,猫眼成为拥有微信钱包及QQ钱包的少数几个专用入口之一,并且是唯一的电影、现场表演及体育赛事入口。同时,猫眼还是美团app及大众点评app上娱乐票务及服务的独家业务合作伙伴。广发证券研报认为,通过微信小程序,猫眼将进一步深挖微信流量红利。

  腾讯对猫眼入股的背后,亦体现了猫眼未来的发展思路:“互联网+电影”。猫眼从电影票务出发,横向拓展演出、赛事票务业务,实现品类拓展。在纵向电影领域,向上发力电影投资和发行,向下延伸电影营销,为电影发行公司、电影院等提供宣发数据服务,同时,尝试卖品/衍生品销售,进一步以电影为核心完善产业链。

  猫眼在泛娱乐产业链上的布局亦与腾讯泛娱乐生态闭环契合。2011年,腾讯在国内开始提“泛文娱生态”,目前已将腾讯游戏、阅文集团、腾讯动漫、腾讯影业、腾讯电竞五大实体业务平台共同整合成腾讯互娱,建立起泛娱乐业务矩阵。阅文、QQ音乐、猫眼等腾讯系泛娱乐企业都在独立发展,通过腾讯技术平台和资本纽带连接, 又能对腾讯母体形成反哺效应,成为腾讯泛娱乐的一部分。

  但从实际收入角度来看,猫眼来自腾讯的收入甚微。招股书显示,2017年,腾讯为猫眼娱乐贡献的收入(主要包括电影及电视剧宣传及发行服务费用)约为3.6万元,占猫眼期内总收入不足 0.01%。

  双寡头竞争

  在票务平台之外,是更广阔的影视文娱产业大格局之争,阿里自然不会缺席。

  2014年6月,阿里耗资62.44亿元收购文化中国,并更名为阿里影业(01060.HK),同月上线淘宝电影线上业务(淘票票前身)。当时,在线票务平台提供的产品服务差异小,用户忠诚度低,“票补”成为迅速抢占市场的有力手段。

  猫眼率先开展“票补大战”。 2016年,中国电影市场遇冷,票补力度减退、影片质量下降,市场逐渐恢复理性。自2017年开始,市场进入行业整合阶段。2017年9月,猫眼、微影时代合并,共同组建新公司“猫眼微影”。由此,电影在线票务市场进入猫眼(合并微影入口) 和淘票票双寡头竞争格局。

  阿里影业亦处于亏损区间。2014至2017 年,阿里影业的亏损一直在扩大,阿里也不得不将其从控股转成参股,2017 年阿里影业收入达到 23.66 亿元,亏损 10.5 亿元。

  产业观察者笪兴曾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文化娱乐将成为腾讯和阿里在接下来5年争夺得最激烈的领地。因为数字内容同时处在腾讯和阿里两个公司核心业务的通路交叉口,腾讯社交业务所带来的流量,必须发展除了游戏以外的变现渠道;而阿里的交易平台,从销售实体产品到销售数字商品也只有一线之隔。

  在此逻辑下,阿里、腾讯试图从票务平台进行突围。而作为猫眼大股东的光线,与阿里也有着紧密联系。光线传媒(300251.SZ)半年报显示,杭州阿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作为第二大股东,拥有其8.78%的股权。

  也有行业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分散的股权,使得腾讯不一定完全支持猫眼,这是阿里系的优势。他指出,以现场娱乐票务服务为例,虽然猫眼位居第二,但其服务演出商的能力还有待加强,与大麦网、永乐票务都存距离。“现场娱乐看似是to C的市场,但实质是to B,关键点在于票源,服务好演出商才是核心竞争力,而不是靠着流量入口、补贴畸形增长。”他说。

  此外,市场上亦有观点认为,猫眼在电影宣发板块并不具有太大优势。比如,今年五一档,猫眼作为发行方的影片《后来的我们》陷入“刷票”争议,这一状况,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业内对于猫眼宣发专业度的观感。

  对于前述种种问题,猫眼方面表示,目前处于缄默期,不方便予以回应。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