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走访四川金川百年雪梨之乡:京东惠民小站背后的上行方法论
2019-10-21 18:29 来源:搜狐

从成都出发,目标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金川县,一路盘山8个小时的蜀地山水,即使已至深秋也旖旎碧绿,途中汶川特大地震时滚落的巨石和险坡依稀可寻,虽然风光美不胜收,但这对于想将雪梨卖出大山的金川县人而言却并非好事,背后突显的是高昂的物流运输成本。

阿坝州金川县,有着上百年的雪梨种植历史,该地所产雪梨曾作为贡品进献给清乾隆皇帝。10月11日当笔者途经金川县庆林村时就能看到多颗雪梨老树超过300多岁,其中一棵名为吉丹的梨树达到了378岁树龄,百万株雪梨树年年丰收,却因偏远、信息资源的限制,年年销售困难,果实烂掉在地里,果农收成难以保障,而今年这一现状正在得到改变:

滞销:飞不出大山的“乾隆御梨”

(种植户刘兴贵)

“2016年前雪梨价格很低加上销路不畅,三年前差点就把种了多年的梨树全部砍了。”哈尔乡残疾人创业基金示范户刘兴贵家里种了4亩雪梨树,时过境迁,刘兴贵回忆起当时情景颇为感慨。

他告诉笔者,2016年前家里四亩地的雪梨一年收入仅五千元,“本来身体不便,为了卖出这些梨,还得挑选最好的梨子拉到8、9公里外的县上去卖,非常辛苦。”

转机出现在2016年,“当时新建的金雪梨公司开办后,果子给我们农户包销。”刘兴贵高兴的说,不用担心梨子坏在手里腐烂了,收入也比以前5千元翻了四五倍,对生活有了盼头。

但值得注意的是,金川县雪梨滞销并非仅是生产加工难题,销路不畅的难题从农户身上转换到了金雪梨公司。

新路:雪梨汁新品上线45天卖出以往一年销量

“2016年办厂以后才知道,自己太好高骛远,这几年人都可能老了很多岁。”金川县金雪梨果业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杜宇回忆,“2016年收梨,所有老百姓的雪梨来一斤我给一斤钱”,彼时杜宇整整收了一万多吨,他印象最深的是当时排队收梨的老百姓队伍就有三公里之多。

(金雪梨果业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杜宇)

常年奔波多地的杜宇皮肤黝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他告诉笔者,没接手雪梨工厂前从来不抽烟,饮食睡眠习惯良好,但自从办厂以后因为销路问题,晚上整夜整夜睡不着觉,“2016年最难的时候就想,这收果子的一千万元就当做生意亏掉了,至少钱也算是都交到了老百姓的手里。”

金川居民对雪梨有着特殊的感情,改革开放前,雪梨曾是金川最重要的经济来源,几乎每家金川人都靠种植雪梨为生。改革开放后,金川雪梨受到了“外来冲击”。由于金川地处偏远,物流耗时、当地人也缺乏品牌和产品打造的意识,在运输道路与销售思路双双没有打开的情况下,金川雪梨渐渐失去了市场竞争力,一度滞销。

时间来到2018年,京东惠民小站了解到金川雪梨滞销的状况后,主动与金雪梨公司接触,同时联络当地政府,希望为金川雪梨及其周边产品打造上行通路,帮助企业掌握先进的经营和推广手段。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