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水滴保险商城理赔用户探访日志:明天是我生命最后一天吗?
2019-09-23 17:02 来源:理不清

生命皆有裂缝,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家住江苏江阴的薛秋宝今年52岁,4月被确诊为胃癌晚期,医生说最多还有两年左右时间。

薛秋宝是家里的顶梁柱,患病后家里的经济状况一落千丈。即使妻子一天不停的工作每月也只能挣到3000元左右的工资,儿子还没有工作。

根据浙江省癌症中心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我国中晚期胃癌总体人均治疗费用高达20万。这场大病,对一个原本就不算特别富裕的家庭来讲,无疑是雪上加霜。

“死了就死了”,薛秋宝时常对妻子说。

万幸,薛秋宝买了保险。很多人在健康的时候排斥它,但保险救了薛秋宝一家。

今年1月,薛秋宝在朋友圈看到朋友发布的水滴筹筹款链接,他帮助了朋友,同时对自己家庭的担忧也增加了。

过了一段时间,薛秋宝在水滴保险商城为自己买了一份百万医疗险。这份保险,成了照进家里的那束光。

保险是反人性的产品,买了之后都不希望自己会用到。

薛秋宝也是一样,买这份保险的时候只为图一个安心,不希望能用到,而当他生病之后,又很庆幸自己买了这份保险。

薛秋宝买的百万医疗保险可以报销大部分的就医费用,到出险前一共花了1021元保费,现在已经得到了近2万元的理赔金额。

“这个保障很好,没有保险怎么看病?没有钱医院都不能进。”薛秋宝妻子对记者说。

不用过度担心治疗费用的薛秋宝心态也逐渐转好,现在他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看到儿子能有自己的事业,能有一份美满幸福的婚姻。

薛秋宝对生命满怀感激,庆幸这一份保障能够延续他的生命,感谢妻子在自己患病期间不离不弃体贴照顾。

“决定人类命运方向的不是科技本身,而是科技所承载的人性温度。”

近几年,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中的诸多方面,但普惠保障似乎是个例外。

安永发布的《2018-2019年保险业风险管理白皮书》显示,2018年,我国的保险深度(保费收入/GDP)为4.22%,与全球平均水平6.09%相差1.87%。保险密度(保费收入/人口总量)为406美元,全球平均水平在682美元。

可以看到,我国国民的保障程度与世界经济发达地区存在很大差距,因病致贫、因病返贫占较大比重。

从实现全民保障的角度出发,我国已经建立一个能够覆盖14亿人口的社会保障平台,但面对大病时,很多收入水平较低家庭依然需要承担巨额的医疗费用。如何建立一个基本医疗保障体系之外的“第三支柱”,沈鹏想试一试。

“用互联网科技助推广大人民群众有保可医,保障亿万家庭”,成为了水滴公司创始人兼CEO沈鹏创业的方向。

2016年,沈鹏从美团离职,创立了水滴公司,先后上线了水滴互助、水滴筹、水滴保险商城(原水滴保)等业务,建立起了一个“事前保障+事后救助”的互联网保险保障体系。

创立三年时间,水滴公司独立付费用户已经超过2.7亿,通过大病筹款、网络互助和商业保险为用户提供多层次的保障。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