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首页>等深线>正文
火化证江湖
2020-08-29 00:43 作者:苑苏文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苑苏文 菏泽 商丘报道

编者按/ 中国基层社会总有令人意想不到的魔幻世界。例如,作为火化工作一项的“证明”而存在的火化证,居然在中国乡村深处,演绎出一个高深莫测的江湖。

血缘、利益、交易在这里交织。从去年开始,山东菏泽曹县公安部门接连对两位村支书立案调查,起因是涉嫌偷盗尸体进行火化。而这其中所牵涉出的火化指标制定、逐级摊派等问题,则是中国基层治理现代化所绕不过的问题。

火化证的金钱交易,看似魔幻,但足以发人深省。

一线调查

“偷尸火化”连环案:乡村深处的火化证江湖

棺材不能见光。晚上9点,天已黑透。李振德、李庆华和李振海三兄弟,带着铁锹、手电筒、手套和口罩,驱车向南。父亲下葬一年八个月了,三兄弟却打算挖开坟墓。

那是一座空坟。

黄河故道是山东与河南的分界线,李家三兄弟就住在黄河故道里。准确地说,差不多整个仵楼镇都位于干涸的河床上。北边,是山东菏泽曹县仵楼镇,南边,是河南商丘梁园区崔楼村。

这是2020年8月5日,因为《中国经营报》记者的到来,李家三兄弟决定第一次挖开父亲的坟墓,看个明白。2019年清明节,他们就发现坟有被盗的痕迹,之后村干部证实老人尸体被偷,他们就没再打开。后来他们得到一盒骨灰和一纸赔偿8万元的保证书,但心结未解,因无法鉴定,他们不能确定骨灰就是父亲的。

偷尸案不止一起。在仵楼乡,除了李家三兄弟,还有两户人家报警,巧合的是,报案人都称被偷尸的时间在2019年2〜4月。记者获悉,在上述时间段,菏泽市殡葬改革力度加大,综合火化率一度超过100%,在2018年12月和2019年1月,菏泽市平均火化率分别达到130.7%、127.9%。

仵楼镇政府一位张姓主任表示,2019年初,曹县推行移风易俗的政策,“按照6.5%的死亡率给基层下任务”。

将偷埋的尸体挖出来,“起尸火化”,应当告知家属,但报案者称他们对此不知情,是遭遇“偷尸火化”。而对此,该张姓主任表示不清楚,“镇里不太清楚村里的事情。”

偷盗尸体与买卖火化证利益链有关,公安查明,李家父亲去世时,为了不火化,他们在一位村支书处购买了火化证,花费1.3万元。而没多久,他们的父亲被另一位村支书所偷,代替一位老太办理火化证,老太家属为此支付1.2万元。

李家父亲是连环案中的“商品”。公安发现,李家兄弟先前向村支书购买火化证时,这位村支书也涉嫌偷了一具尸体。这意味着,两位村支书为了获取利益,都通过“偷尸火化”办理了火化证。记者从曹县公安局获悉,兜售火化证的两位村支书均已被警方采取措施。而由此,这个中国最普通的农村基层火化证的买卖链条,也自此揭开。

买卖火化证

仵楼镇李庄村的李成宾活了86岁,于2018年12月25日去世,当地老人去世后,往往秘而不宣,也不办葬礼,目的是不让村干部找上门来,劝说进行火葬。

李成宾有4个儿子,大儿子已去世,二儿子李振德是上任村支书,三儿子李庆华和四儿子李振海在外做生意,这在李庄村属于中上等的家庭条件。李振德人脉广,为了不走漏风声,三兄弟开车穿过黄河故道森林公园,到商丘崔楼找一个叫刘文华的男人。

刘文华30岁出头,身材瘦小,专门干埋人的活计。李成宾去世之前,三兄弟就找上了他,请他选定了隐秘的墓地,并付给了他480元的寿衣钱、3000元的棺材钱,以及600元的埋葬费。李成宾去世当晚,三兄弟在刘文华的操办下,顺利将老人下葬。

下葬的事,作为堂弟的李亮并未参与。他是李庄村二片的村支书,每天走街串巷,向自己的划片区域宣传政策或是分派任务,但他忽略了三叔李成宾的新坟。等到2019年过完年,他才意识到三叔去世了,想起了“起尸火化”的事情。

2019年2月的一个下午,李亮找到管事的堂哥李振德,称有人举报三叔违规土葬,要起尸火化。李振德回忆,作为老村支书,他和两个弟弟商量后,认为可以接受火化。“要是必须火化,那也没办法,扒出来就扒出来吧。”

但李亮给了他们另外的选择。

谈判开始,李亮称可以不火化,能办理火化证,但需要3万元。三兄弟表示,没那么多钱,不行就火化了。李亮改口2万元,三兄弟仍愿意起尸火化,李亮继续改口1.8万元和1.5万元,三兄弟都未同意,等说到1.3万元时,三兄弟同意了。“弟兄几个一人出几千块钱,就把钱给他了。”李振德说。

李振德把自己和父亲的身份证都给了李亮。一个月后,李亮拿来了火化证。记者看到,那是一张可对折的《遗体火化证明》,有统一编号,发证单位是曹县殡葬管理所,上面记载了李成宾的姓名、性别、年龄、籍贯和火化时间,没有照片,火化时间显示是2019年3月22日。

与其他火化证不同的是,这张证上额外写着“起尸”二字。

手里攥着火化证,李振德本以为上了个“保险”,但很快遭受了打击。2019年4月4日,老人去世一百天时,李振德带着亲戚去扫墓,发现尸体被偷了。

老四李振海眼神好,一进地头就发现坟不太对劲,“新土翻在外面”。走近之后,他看到棺材里的护心瓦和弓箭散在外面,挖开一层薄土,裸露出的棺材板上,钉子被拔掉,红色的棺罩不翼而飞。“(棺材板)肯定掀了,都给扒掉了。”李振德说。

在坟墓的东南角,有一堆尚未散尽的纸灰。是挖坟人留下的。

随行的村支书李亮脱口而出:“扒了几天了。”

这句话引起了李振德的警觉,他转身向堂弟要说法。“我说你叫我花了这么多钱,你是村支书,我肯定得找你。”李振德说,面对他的质问,李亮难以自圆其说,被他“沾”上了。

他们心里都有了猜测。李振德问李亮:“我们家后面谁办的火化证?”李亮回答:“你去找王红卫问问他娘?”李振德提出要求:“我父亲都让人家扒了,我去问人家不方便,你可以打听打听。”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