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首页>等深线>正文
假口罩闹剧:买了获利的判刑15年 拒买被骗的仍在追索中
2020-07-18 21:10 作者:万笑天 来源:中国经营网

《N95口罩采购合同》约定:甲方健康盒子向乙方购买由丙方生产的N95口罩100万个,每个10元,合计1000万元,在甲方付款后四日内开始发货,并于4月5日交付完全部货物。丙方提供合同内货物的生产,对货物的质量做担保。同时约定,丙方需有医疗器械许可证,产品必须有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或备案凭证,以及有欧盟CE认证证书等。合同中并没有提及大胜公司,合同盖有深圳埃赛生物公章。

黄玉浩看到合同才明白,李某祯并不是代工厂,生产厂家是另外的企业。李某祯表示,货是由“博川”做。让黄玉浩遗憾的是,他当时没有向深圳埃赛生物核实此事。

在微信聊天记录中,黄玉浩对李某祯说,收款主体(宝臻珠宝)一定要有大胜公司的销售授权,还应有二类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李某祯答道,授权大胜不会给,宝臻珠宝没有二类医疗器械许可,如果有也是伪造,“当初用北京(优立安)那个公司就是为了挂靠,问题我朋友现在不愿意参与了,怕出事”。

黄玉浩又问,优立安公司的授权是真是假,李某祯答,“你觉得呢,大胜总共就5家授权再无其他,你是从上海来的,大胜有多少货大家心知肚明。你说的是代理公司,那边现在可以签17元一个,量大15元,根本拿不起。”

3月26日晚,黄玉浩向宝臻珠宝汇出1000万元口罩款。第二天,黄玉浩再次催促李某祯把代工企业资质发过来。李某祯资质没有发,发来两段工厂内生产包装的视频。视频中可以看到包装上没有“大胜”的商标,生产环境并不整洁。

黄玉浩告诉本报记者,这都是在黑作坊里生产的东西,她的视频更佐证她的东西是假的,“大胜”的厂区再差也应该是洁净车间。这时黄玉浩已确认受骗,但想让李某祯退款,要拿到更多证据,于是继续与李某祯沟通。

在后面的沟通中,李某祯也说道,她是包流水线做口罩,黄玉浩是“大单”,就直接包了一个厂做,然后再收一些货,每个月能走2000万元左右的货。

3月28日,黄玉浩在深圳等验货。李某祯对黄玉浩说,大胜今天可以提货,货是分开发,从东莞发一批盒子,口罩全部是从四川发出。下午,李某祯微信告诉黄玉浩,口罩发货地址是四川达州市的一个地址。

另一个坏消息是,黄玉浩看到了张振带来的实物包装盒,这时他注意到,包装盒上没有大胜的注册商标。黄玉浩说,张振表示可以加印,还给了他一个印刷厂老板的联系方式和银行卡号。

3月28日下午,黄玉浩通知李某祯,其货物产品资质和品牌都没有,合同不能认可,要求退款。李某祯同意退款740万元,余下的她称支付了工厂的损失和王某娟的居间费用。

据李某祯和黄玉浩的微信聊天记录,李某祯表示,她和黄玉浩都是受害人,被王某娟所骗。3月31日,李某祯称她已经报警,她对黄玉浩说:“如实说王某娟告诉你我们销售大胜N95,但是我和你说的我们是普通民用N95,存在欺诈居间行为,并且在你们解除合约后拒不退还居间费和承担损失”。

难以结束的闹剧

4月1日,黄玉浩委托公司员工在北京报案。之后,黄玉浩委托律师刘家辉联系到深圳埃赛生物。深圳埃赛生物向北京警方出具的一份声明书表示,深圳埃赛生物不认识李某祯,也无商业来往,其不生产N95口罩,也无生产N95口罩资质,《N95口罩采购合同》与其无关。

王某娟对本报记者表示,她不是优立安公司的人,公司是李某祯的,“我只是中间介绍人,我这边已经报案,叫律师处理”。对于该事件的其他情况,其表示不知情,“应找李某祯了解情况”。对于在何地报案、报案理由是什么,王某娟未作答复。

4月30日,警方通知黄玉浩不予立案。警方告诉刘家辉不予立案的原因是:虽然李某祯向受害人提供了盖有假章的合同,但是李某祯否认自己对假章知情,是李某祯的生意伙伴假冒他人公章发的合同;这个生意伙伴没有获利;在黄玉浩要求退款以后,李某祯仍然在多方寻找口罩,以履行合同;李某祯欠下260万元没有全部退款,是因为李某祯把钱花出去了,没有能力退还,没有非法占有的故意。此外,李某祯向警方表明,受害人明知大胜正品价格不可能是10元一只,是受害人知假买假。

李某祯则告诉本报记者,她最先不认识黄玉浩,是经过王某娟的介绍认识的,她明确告诉黄玉浩这不是“大胜”口罩,黄玉浩说也可以用。李某祯说,黄玉浩最开始跟她说“大胜”口罩,她说是没有的,后来黄玉浩接了单着急要,“我说我只能给他提供和大胜口罩同品质的货,黄玉浩说也可以”。对于这一说法,李某祯未提供相关资料佐证。

“我这边没有跟他之间存在任何违约,我把钱全部给他退了,已经退了700多万元,已经很不错了,剩下100万元是王某娟居间费,还有100多万元是厂家那边的违约金。1000多万元的口罩出了之后他自己不要了,那是他自己要承担的后果,不存在任何诈骗。货也有,他也见过。”李某祯说。对于其他问题,李某祯未答复。

黄玉浩已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提交《立案监督申请书》。刘家辉认为,在此案中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的印章的犯罪事实确已发生,并且李某祯合同诈骗的故意是明显的,第一,她明知黄玉浩要买“大胜口罩”;第二,她明知优立安公司的大胜授权为假;第三,她诱导黄玉浩考察的东莞博川机械厂根本不是生产口罩的厂家;第四,她明知自己出售的不是“大胜”口罩,却一直给黄玉浩发“大胜”口罩的包装和生产视频;李某祯声称对假章不知情,并不是只需口头表达不知情就行。优立安公司的授权书是谁伪造的,受害人的260万元去了哪里,这些警方没有查清楚。而李某祯对警方说黄玉浩是知假买假,可证明李某祯对自己销售“大胜”的假货是明知的。

现在打开大胜公司官方网站,可以看到醒目的提醒,“我们没有任何经销商或分厂,谨防假冒!”大胜公司表示,近期发现有不法商家伪造其授权书,冒用大胜的品牌,蓄意伪造大胜公章。

在大胜公司的声明中,展示了若干伪造的大胜公司授权书,其中即有黄玉浩收到的给优立安公司的授权书。大胜公司声明称,其无授权经销商、无销售代理、无居间商、无分厂,除本厂亦无另外的仓库。

(编辑:郝成 校对:张国刚)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