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首页>等深线>正文
假口罩闹剧:买了获利的判刑15年 拒买被骗的仍在追索中
2020-07-18 21:10 作者:万笑天 来源:中国经营网

很快这些买家都拿到了自己的货,并开始销售。李东也留下8万个口罩,由他的药房进行销售,零售价12元一个。

1月22日晚,李东让李俞章再联系卖家,问还有没有3M口罩,仪新宇回复称,可以找到货。1月23日,第二批33万个口罩到北京,李东将这些口罩卖给京津冀地区的一些药房。李俞章也拿到仪新宇共60余万元的回扣,与罗涵毅平分了这笔钱。

当罗涵毅看到第一批口罩有25万元的回扣时,感觉“有点懵,觉得利润有点大”他供述称,“疫情这么严重的情况下,口罩应该是很紧俏的产品,但卖家卖的这么便宜,感觉有点问题。”

罗涵毅供述,当第二次买货时,卖家刚开始说没有,后来说找一找,过一会儿就找到了,“我们要多少货物,卖家就能找到多少货物,还都返给我们钱,我和李俞章就觉得这里边可能有问题”。后来李东再和李俞章要货,罗涵毅和李俞章就不敢再和卖家要货了。

大约在1月24日,有买家即接到了顾客投诉口罩质量有问题,之后的几天也陆续有买家向李东反映此问题。随着不断反映出的口罩质量问题,1月26日,他的公司就把这批口罩下架了,共计有2万多个。

仪新宇供述,他在网上卖的口罩价格低于市场价格,这些口罩做工较差。为了便于销售,仪新宇买了几个型号的3M正品口罩,销售商就把正品检测报告给他,仪新宇就用这些检测报告掩护自己的假冒口罩。

经法院审理查明,李东从仪新宇处购进涉案口罩50余万只,向仪新宇支付货款共147.24万元,销售金额共计425万余元,违法所得为270万余元。

北京朝阳区法院一审判决,李东犯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李俞章犯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罗涵毅犯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有期徒刑9年。三人还被处以250万至400万元不等的罚金。

100万只“大胜”口罩

3月26日,李东等人的案件在朝阳区法院开庭审理时,黄玉浩正前往深圳考察卖方的口罩工厂,此时距他的交货期只剩5天。

2020年3月中旬,黄玉浩接到国药集团一笔100万只“大胜”牌N95口罩的订单,每只单价13元,要求4月1日前交货。“大胜”口罩即上海大胜卫生用品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胜公司”)生产的口罩。“N95”是指符合美国NIOSH空气过滤标准“N95”级别,可阻挡95%直径0.3微米以上的非油性颗粒的口罩。

“‘大胜’口罩的质量更受欧美市场的认可。”黄玉浩说,中国一直是全世界最大的防疫用品生产地,但能达到美国N95标准的口罩企业并不多,其中“大胜”是比较悠久的,取得了多个认证资质,深受市场认可。

这也使“大胜”口罩成为市场上最受欢迎的口罩之一。“大胜”口罩在市场上很难买到,黄玉浩说,当时还无法与大胜公司官方取得联系,“打不通电话,谁也去不了他的工厂”。

骗子们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盯上了这家口罩厂,伪造了大量文件,有大胜公司的授权书、公章、提货单、公司内部通知等。目前,大胜公司官方网站贴出的伪造授权书,就有17份。

有很多“黄牛党”的群,在这些群里黄玉浩会释放消息。黄玉浩了解到从工厂拿货是9.3元,其中1元多是居间费。之后,大胜的价格涨到了11.5元左右。黄玉浩着急了,就通过采购经理公开发布了订单信息。这时黄玉浩口中的“诈骗团伙”出现了。

3月20日,健康盒子的员工通过中间人安子(微信名——记者注),找到了北京优立安警用装备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立安公司”)。天眼查资料显示,优立安公司2008年成立,注册资本5020万元。2020年3月初,优立安公司的经营范围增加了I、II类医疗器械。

安子提供了大胜公司的授权书。这份授权书显示,大胜公司授权优立安公司为品牌分销商,所售商品均为正品,且可以使用商标进行品牌推广及销售。安子还向与其对接的健康盒子员工展示了大胜公司代工厂的口罩和外包装图。在双方沟通、准备合同的过程中,安子一直在与“娟姐”沟通,也就是王某娟。

王某娟向安子发送了优立安公司的相关信息,再由安子转发给健康盒子的员工。虽然无法核实,但健康盒子认为王某娟应是优立安公司的负责人。然而,王某娟或许也是一个中间人。王某娟向本报记者表示,她不是优立安公司的人,只是一个居间人。

黄玉浩决定向优立安公司购买口罩。但黄玉浩先要去工厂考察,并要拿到工厂的授权资质,工厂也要在合同上盖章才能付款。据微信聊天记录,王某娟说,她在深圳,大胜公司代工厂在东莞,是她朋友李某祯的工厂。

3月26日,黄玉浩到深圳后联系到了李某祯。到东莞的代工厂考察,李某祯让他与自己的下属张振联系。黄玉浩说,在东莞,张振给了他一只口罩,上面印着“大胜”的标志,黄玉浩认为质量很好。随后,黄玉浩被带到一个叫博川机械厂的工厂门口,黄玉浩说,张振以开董事会为由表示不方便接待,并没有看到工厂内的口罩生产线。

由于没能进工厂,黄玉浩要求李某祯发口罩的外包装图,还有工厂的资质。李某祯发来了“大胜”口罩外包装盒清晰的图片,他相信李某祯的企业是大胜公司正规的代工厂。但黄玉浩没有注意到,这些与“大胜”口罩非常相似的包装上,没有“大胜”的商标,直到几天后,拿到实物包装他才发现。

据微信聊天记录,李某祯表示,这100万只口罩合同和她的公司直接签约,“优立安公司是我朋友的,资金太大他也不想担责任”。黄玉浩又把每只口罩原来11.3元的价格,谈到10元。

疑似“三无”口罩?

当天下午,黄玉浩收到李某祯发来的三方合同,名为《定制N95口罩采购合同》,黄玉浩认为这是采购而非定制,于是改成了《N95口罩采购合同》。这份合同中,生产方(丙方)为深圳市埃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埃赛生物”),收款方(乙方)为内蒙古宝臻珠宝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臻珠宝”)。李某祯是宝臻珠宝的法定代表人。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