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首页>等深线>正文
苟晶拒绝“恩师”的道歉
2020-06-27 18:12 作者:文夙 来源:中国经营网

苟晶记得,这所中专学费每年6000元,比公办学校费用高,但她的父母仍咬牙坚持供她上学。她说,山东人有读圣贤书的传统,她曾经和那所中专学校负责招生的矮个子老师聊天,那位老师评价山东的学生是“最好招的”。

“我初中毕业就能上师专,后来我读过高中,甚至是复读过之后,我再去读一个中专,我觉得是非常打脸的一件事,从那时候就感觉时时刻刻都在扎心,非常扎心,每一天都是很煎熬。”苟晶说,在黄冈,晚上自习时,别人在学习,她就没有声音地在那里哭。

中专学制两年,苟晶学配电,读了一年零一个月时,温州的私营企业到学校招工,300名面试者选20个,苟晶被选中,就成了一名厂妹。“戴着头盔穿着制服,在车间里去干很机械的工作,不用脑子的。”离开工厂后,她到了杭州,结婚生子,从销售干起。

收到道歉信后,苟晶开始质疑第一次高考的真实成绩,进一步地,她开始质疑,复读那年参加的高考是否也有问题。

“我现在是这样的猜测,我第一次高考,500分根本上不了大专,那么老师的女儿是如何用我的成绩上的大学,还当了老师?那我第一次拿到的成绩是假的?如果第一次是假的,那么第二次我觉得自己发挥得很好,会不会拿到的成绩也是假的?”苟晶强调,在两次高考中,自己的感受与实际的结果相差巨大。

随着苟晶举报被顶替的事情发酵,有些网友分析,如果苟晶第一次成绩被顶替,那么档案应当已经调走,那么第二次,苟晶应当没有资格报名参加高考,那么她复读一年实际上注定就是没有结果。

“可是我第二次高考电话查到分了。”苟晶满肚子的疑问:第二次高考时档案还在不在?那是真高考,还是一场戏?自己的卷子是否真的被批阅和登记分数?但她可以确定,她确实从教育局的电话查分系统中,听到了自己的分数。“所有的一整套天衣无缝的操作,肯定不是老师一个人能完成的。”

苟晶回忆,在1997和1998年,她作为普通学生,无法得知和参与高考报名流程。“户籍资料在高中入学的时候提交过了。”每年高考前,都是老师一手包办,她只会收到一张蓝色墨水笔迹、手写的准考证,而那个年代的身份证也没有芯片,照片模糊,女学生长得都很像。

老师的行动

几条高考顶替的新闻点燃了苟晶心里的火焰。

山东冠县农家女陈春秀被人冒名顶替上大学,顶替者后来成了公务员,陈春秀却四处打工。这条新闻扩散后,有媒体统计检索发现,2018~2019年,山东高等学历数据清查工作中,有14所高校曾公示清查结果,其中有242人被发现涉嫌冒名顶替入学取得学历,其中还涉及中国海洋大学等985高校。山东省教育厅6月19日在官方微博发文表示,无论是历史原因,还是顶风违纪,该厅始终坚持零容忍的态度,发现一起,坚决查处一起。

在苟晶、陈春秀参加高考的90年代,互联网技术尚未被广泛应用在高招录取中,直到1999年,全国计算机网上远程录取培训工作会议在天津召开,10省(区、市)率先进行网上录取试点,考试招生部门才开始建立考生电子档案。2002年5月,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以下简称“学信网”)才由全国高等学校学生信息咨询与就业指导中心注册并开通。

苟晶曾用自己的身份证查了学信网,没有自己的学籍信息。“借着这个风口,我也想要一个答案。”苟晶从6月22日起发布微博,讲述自己的经历,并上传了在山东省教育厅网络平台实名举报此事的截图。

“我在发帖之前,真的只是我心里去‘燃爆’了这样一件事情,我并没有去酝酿很久,就是所有的东西堆积在一起,爆炸了,有了这个决定之后,我就是立马去行动,没有跟任何人去商量。”苟晶没想到自己会引发如此多关注。在她发布微博那几天,正值她所在电商公司的订货会,她本以为不会有很大影响。

超过20年未见面老师迅速找到了她。发帖第二天,2020年6月23日下午,邱老师就到苟晶接庄镇的老家,拜访她独居的母亲。

苟晶的堂弟住在隔壁院子,听到动静就去看望。堂弟看到,邱老师带着妻子、女儿和女婿,自称顺便路过,顺便来看看。邱老师的女儿和苟晶身高接近,长得也没什么特色。一行人提着一兜桃,一箱奶,两小盒五斤装的大米,进屋“拉呱”。“我已经看了新闻了,知道他是来干什么的,但是他没说破,咱也不说破。”堂弟说,他多年前就知道苟晶被顶替的事情,但这些年间邱老师从没去问候过。

邱老师提起,他在杭州有个亲戚,第二天就要去看望,要去顺便看看苟晶,并明确问起苟晶在杭州的地址。堂弟表示不知道地址。邱老师还问苟晶妹妹们的孩子,得知二妹的孩子今年要考高中,还特意问起要不要考济宁市实验高中。临走前,邱老师从背着的蓝色布包里,拿出一万块钱,要塞给苟晶母亲,但被拒绝。

“他(邱老师)来的是笑模样的,我看老头子了也不容易。但是你说顶替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个音信,这一发帖,一下子就跑我们家里来了,你说什么意思?”堂弟说,老师还特意提起,自己女儿现在也过得不好,也摆过地摊卖过鞋。“他的意思就是说,他女儿虽然顶替了,过得也不好。”

苟晶从堂弟处听说此事后,“感觉后背一下子就凉了”。苟晶说,她认为老师去找她母亲,目的是施压。

微博阅读超百万次后,苟晶坐车躲去了朋友的工厂,没告诉任何人。

但邱老师知道。苟晶说,这令她后背再度发凉,从而产生了恐惧和抗拒的心理。“老师如果不去和我妈说那样一句话,不这样来找我,我见他的几率是50%。”

工厂前的监控录像显示,6月24日12时28分,一辆白色的小轿车开来,从上面下来三名身穿白色短袖衬衫的人,其中一位老者白发苍苍。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