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首页>等深线>正文
苟晶拒绝“恩师”的道歉
2020-06-27 18:12 作者:文夙 来源:中国经营网

复读那年,苟晶称自己的成绩在班里“又提上来一个档次,从来没掉过班里前10名,每次模拟都是650分以上”。她尤其记得,在第二次高考前的一次摸底考试中,她在任城区的名次很靠前。“具体分数记不清了,700分应该是有的。”

又一次高考张榜,苟晶却仍旧是500分多一点,和前一年相差无几。她回忆,当时她还去对门邻居家借用电话查分,得知的也是一样的分数。“这个结局无解。”苟晶说,这是她当时涌上心头的想法。

“我能确信我当时的心态和发挥,不可能这么差。”苟晶称,第二次高考,她本来对自己的发挥很自信。“无论是从仔细的程度,还是答题的速度和效率,以及时间的控制,都尽量做到最好。比如在选择题上花多少时间,在问答题上花多少时间,大题上多少,小题上多少,我自己对时间的把控都是很好的,不可能出现这么大的失误。”

两个人生

2002年,苟晶的小妹在济宁市实验中学升上了高三。邱老师成了教导主任,尽管他不是小妹的任课老师,却突然流露出了对小妹的关心。

苟晶的小妹说,那是高三下学期,她寄宿在学校中准备高考,邱老师拿了一些复习资料给她,询问她大姐的情况,还邀请小妹去他的家属宿舍里住,称家里只有他和老伴在,环境比较安静。小妹觉得突然,委婉拒绝。邱老师给了她一封信和500块钱,请她转交大姐。

小妹把信挂号寄到了杭州。苟晶在2000年结婚,抱着孩子收到了这封信。“拿到信不知道内容的时候,我觉得意外,这么久了老师还牵挂我。”苟晶打开信封,那是两张半信纸,信纸是红色的格式线,上面两条细杠,下面两条细杠,中间的空当是熟悉的老师的字迹。

是这样一封信:老师在开头先表达了对她的关心,问候她的生活和工作情况,然后进入正题,女儿用了苟晶1997年的高考成绩。“他的文字中并没出现‘顶替’的字眼,只是说‘用’,他写女儿成绩不好,天资没有那么聪慧,用了我的成绩去上了一个学校,也没说上了哪个学校,仅此而已。”苟晶回忆,老师在信中写完这个事实后,表达了自己的情感。“他写作为老师来讲,他内心也是很煎熬的,他向我忏悔,但字里行间表现出来的就是,让我去原谅他做了这样一个动作,理解他作为父亲的心情。”

如今再度想起,苟晶认为,老师的信中表达的意思里,有一层“他觉得他作为一个父亲,他是应该这样子去做的,因为他的女儿的确是需要他这样子去做,他有他的无奈在”。

苟晶说,她看完信,感叹命运捉弄人,再想到了手中的孩子和即将高考的小妹,于是把自己和大学之间画了一个不等于号。“我觉得我跟大学完全无缘了。”她想到,自己结婚了,生了孩子,身体不好,在家带孩子,没有工作,丈夫一人的收入养活全家,生活紧张,未来还要贴补小妹的大学学费,这样的境地下,她已经没有重回校园的资格。

小妹的高考更加重要。“是在小妹高考前夕给我这样一封信,如果我要是有什么动作,或者发出什么质疑的声音,我小妹会不会和我遭受同样的命运?我们家好不容易,砸锅卖铁供我们读书了,我已经覆没了一个了,如果我小妹也是被这样的操作了,我们这个家是不是连希望都没有了?”

苟晶把信收了起来。但这些年,她在心翻滚琢磨信上的话,尤其是,自己1997年只考了500来分,高职都差点上不了,老师的女儿如何“用”来上学?结合自己一贯的学习成绩,苟晶自己拿到的分数,有没有可能是假的?

苟晶说,她的同村好友去北京上学,曾经听说隔壁学校来了一位叫“苟晶”的山东济宁女孩,见面后发现不是自己认识的苟晶。

苟晶老家接庄镇收到了一份“苟晶调任某中学教师”的档案材料,苟晶在镇政府工作的亲戚看到,找苟晶的父亲去看,却发现地址和照片都不对。父亲打电话给当时身在杭州的女儿,说了这件怪事。“他只告诉我,名字的确是我名字,照片不是我的照片,地址也不是我的地址。”

苟晶记得,那份档案上,苟晶的地址是济宁兖州区,不是接庄镇所在的任城区,与邱老师的籍贯地一致。

但既然地址并不是接庄镇,那么为何档案材料会分到接庄镇?这是否证实了苟晶和“苟晶”在档案信息上,其实有所关联?“这也是个谜。”苟晶说,这些年,她在办理信用卡、二代身份证和各种资料上,从未受到什么阻碍,也没有查到过重复的身份证号。“我觉得我对这其中的原因是缺乏想象空间的,只能等官方给我一个解释。”

“苟晶”当了老师,至今仍叫这个名字。苟晶说,一位老同学在十几年前就告诉她,在其任教的学校里,来了和她重名的新老师。“苟”姓在当地稀少,教书的“苟晶”来路不明,这个怪事早就在家乡的同学圈里传了开来。

成绩的疑问

顶替者有资格当老师,苟晶复读一年只能去读中专。

苟晶记得,1998年,第二次高考落榜后,她有两个月都没有走出家门。“在家里要么就在哭,要么就在发呆。”她的父母听说过,村子里曾经有人因高考没考好自杀,害怕她想不开,就派小妹妹跟着她。

一份从未填报过志愿的录取通知书发到苟晶手里。那是黄冈的一所水利水电专科学校,民办性质,中专文凭。苟晶的父母希望她去。“我父亲认为,读了十几年书也没个结果,总不能这样不了了之,要读个文凭出来。”

于是,父亲和苟晶坐着晃晃荡荡的绿皮火车,从济宁出发去黄冈。开学返校高峰,火车上人挤人,父女俩就站了十几个小时。学校没有大门,“一片荒草地”,两个宿舍楼,一个教学楼,沿地势而建,“这一科还在地上,下一科就到地下了”。苟晶入学后,发现全班40多人,除了三个陕西铜川的、两个福建南平的,就都是山东的。大家几乎都没有填报志愿,而是平白收到了录取通知书,于是赶来上学。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