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首页>等深线>正文
魔幻商人夏建统的多面人生
2019-10-25 14:55 作者:黎慧玲 来源:中国经营网

国内资本市场汹涌之时,实体经营最终已经满足不了夏建统的野心。

入主莲花味精是他重要一役。2014年10月23日,莲花味精第二大股东项城市天安科技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莲花味精11.26%股份中的10.36%,以总计3.74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了浙江睿康投资有限公司。随后到11月4日,莲花味精又发公告停牌,理由是拟资产重组。

但这场资产重组仅进行了不到一个月就草草收场,12月2日,莲花味精宣布终止重组,此后半个月里,该公司密集发布公告,一场属于天生神童、海归精英夏建统的资本局,正式上演。

12月18日,已经拿下第二大股东的浙江睿康,与项城天安、上海颢曦投资有限公司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三家的持股比例之和,正好高出原控股股东河南农开0.02%。蹊跷的是,以此微薄差距,河南农开竟主动表示不再买入,甘心让出控制权。

有意思的是,在这期间,浙江睿康提高了与项城天安之前已达成的股权转让价格,受让总金额从3.74亿元增加到了4.06亿元。

而在这场联合夺权中起到关键性作用的上海颢曦,实际上是一家当年10月17日才成立的公司,一致行动人协议中,这家公司在不到两个月内,从二级市场买进的700万股,成为夏建统方面最终胜出的关键。

上海颢曦成立之初只有一家名为上海银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东。2014年12月24日,银领资产将上海颢曦转让给张道明。此后银领资产的原股东还曾将其持有的股权转让给了自然人海乐。张道明彼时为豫商集团的代表,而在豫商举牌东方银星期间,海乐曾被推举为东方银星董事,而张道明则为会议联系人。

其实,浙江睿康也是一家2014年4月份才成立的公司,注册资本仅为50万元,夏建统当时原本可能希望通过这家公司获得股权,再以注资的形式获得控制权。但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某些突发情况打破了这个计划,并最终导致了后来发生的攻守同盟。

项城天安3.74亿元的转让价相对当时股价已经打了8.7折,但这家毫无业务的新公司事实上也没有那么多钱。也许是为了回报项城天安的攻守同盟,夏建统提高了收购价,这令浙江睿康将其收购的股权全部质押给了深圳前海中植创源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并以此获得2亿元资金。

为什么项城天安愿意低价转让股权,为何河南农商愿意让出控股权?豫商集团又为何愿意火线驰援呢?

事实上,浙江睿康原本只是一枚一穷二白的棋子,但就在莲花味精宣布重大重组一天前,一家名为中农高科(北京)科技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企业进入,股权关系变为夏建统80%、中农高科20%。

这家公司的大部分人员来自中农科产业发展基金。这家基金是由国家级农业科研单位——中国农业科学院发起。而河南农开恰好也是农业性质的国企。

此后莲花味精各类运作不断,定增、更名莲花健康、主营业务持续扩展,曾出手7400万元,一天内成立四家子公司。还曾先提名后取消邢战军等为独董。

这并不仅仅是夏建统作为资本大鳄的能力,其在一个月后入主索芙特的手腕,更显示了他急于将名下资产圈入上市公司的急迫心情。

2015年1月,素有A股重组之王称号的索芙特宣称,拟进行一场规模高达51.2亿元的非公开发行计划,并准备拿出其中的41.2亿元用于收购夏建统名下的杭州天夏科技100%股权。

索芙特当时增发的对象包括10家公司,其中6家是在2014年4~6月期间成立的,包括夏建统的喀什睿康。后来,喀什睿康主动退出,另外三家公司接手了其原本股份。这些公司表面上都没有关联,但无论是其成立时间,还是在资本游戏中同进同退的姿态,都一目了然。

夏建统只是名义上退出,但此次发行后,仍形成了索芙特实际控制人退居第二,另外三家公司联合上位的局面。

2014年1~9月,它的应收账款甚至超过了主营业务的全部营收。

这形成了巨额的应收账款且回款极慢,但夏建统似乎一心只想做大估值,仅提取了1%的坏账准备。总资产仅3亿多元的天夏科技,最终以51亿元的高价注入索芙特,2016年上市公司更名为天夏智慧。

从设计规划、地理信息平台转身变成资本大鳄,夏建统的转型速度惊人。但对于这样一个嗅觉敏锐,永远紧跟商业浪潮的人来说,他的决定也有其依据。

事实上,在他跨界资本的关头,早年间还流行的智慧城市在中国已出现过热的苗头。全球智慧城市的比例一般稳定在15%左右,但到2014年,我国已有47%的城市在建设智慧城市,此外国家发改委也在2014年下发《关于促进智慧城市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表示在智慧城市建设上,一些地方存在思路不清、缺乏整体设计、盲目建设等问题。

也许正是因为看到这些苗头,从少年时期就懂得投市场所好、顺势而为的夏建统,开始了自己人生的又一场赌博。

球队老板

这位有着国际化经历的商人,真正被国际上所关注,是在2016年,他豪掷7亿多元人民币买下了英格兰老牌球队阿斯顿维拉,成为俱乐部新主席。

2016年前后,去国外买足球队是最流行的生意。国内体育产业爆发,国内资本挥舞着钞票在海外扫购俱乐部资产。夏建统说,7亿多元完全是自有资金,“不是很大体量投入”,他旗下的上市公司和睿康其他板块能提供充足的现金,体育文化板块是他的新领域。众所周知,球队资产极具资本化运作的可能。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办幼儿园“新冠考验”:抵押桌椅借钱发工资 多数不敢真裁员

这个春天,所有行业都经历了一场深刻的考验,但对幼教行业来说,更多人也在期待疫情过后能有一场大的变革。..[详情]

“抢购”中国原料药

3月以来,当澳大利亚民众抢购英国药商GSK出产的解热镇痛药必理通时,中国山东的鲁安药业,正加班加点生产这一..[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