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首页>等深线>正文
炮制财富人生:卖方分析师的“五幕戏”
2018-12-18 13:32 作者: 顾湘 来源:中国经营网

中国经营报《等深线》记者 顾湘 北京 上海报道

奖金恐怕要减少100万元——逼近年终,作为一家中型券商的军工行业分析师,吴明(化名)越加确信这一点。

这并非吴明一人的经历,他身边的同业朋友们,在时近年底之时,也都在担忧着自己钱包或将面临实质性缩水。只剩1个月的2018年,对于曾经“名利双收”的分析师而言,显然不是一个美妙的年景。

从9月中旬的分析师酒局负面事件开始,被视为高知识、高情商、高收入的“三高群体”所迎来的命运,似乎就已经注定。在此之后,包括新财富在内的分析师评比,终被暂停,而这些将在实际收入层面,对分析师的收入和实际利益,产生实际影响。

作为参考,吴明所在的团队在本次新财富评选中,仅仅可能是入围(进入前七)的水准而已。那么新财富第一、前三、前五团队的有力争夺者们,损失只会更多,或达十数倍量级。

一场在卖方分析师领域的“供给侧改革”已经冲破暗潮汹涌的阶段,开始铺天盖地地席卷着这个曾经自带“金边”的职场。在仅仅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研究所所长们在商议如何调整新模式、明星分析师被动接受“降薪”、核心分析师不敢再跳槽、实习生流失难续的连锁效应正在考验着投研圈的“精英们”。

时间越久,各种评选的余味就越多地镌刻在分析师的记忆中,它令新入行的分析师遗憾着机会已逝,也令资深从业者品尝着职场忽逢“不惑”的困扰。而年底的奖金是否兑现,成了分析师们近段时间不可言说又紧张不安的“心病”。

“更累了。”吴明曾想象的新财富评选暂停后的工作状态与实际上完全不同。“以前是同样的内容去增加更广的覆盖面,足够勤奋的话总会有成果的体现;现在是绞尽脑汁为同样的人创造不一样的增量信息,因为都集中于服务大客户。”

随着年底的临近,往年对拥有投票权的私募敞开免费怀抱的券商策略会也在发生变化。《等深线》(ID:depthpaper)记者获取的一份券商策略会收费明细中,申万宏源证券的策略会除特定级别的被邀请客户外,需按照6000元/人(包括会务费、资料费、餐费)的标准报名参加,住宿和交通费自理;华创证券在11月27日、28日召开的“2019资本市场年会”则按照3888元(演讲大会单日入场券)、5888元(上市公司交流单日入场券)和6888元(两天套票入场券,包括两天演讲大会、20余全行业策略报告、2天自助晚餐和约5家上市公司面对面交流)分三类票种进行销售。

“名利场”的浮华渐熄,“评选津贴”真的没了。

第一幕:搁浅的“新财富”

2018年9月18日,一则略显尴尬的“方正证券饭局”视频在圈内开始疯传。无论是拍摄视频的人还是视频摄入的人都没有想到,视频“发送”三天后,新财富评选被暂停了。为此,在卖方分析师的圈子中,方正证券被戏称为“年度最具影响力券商”。

9月21日,成了投研圈震荡的一个重要节点,一致行动的效率之高出人意料。因为负面舆论持续发酵,影响恶劣,30家券商宣布集体退出“2018年度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中国证券业协会则是罕见地在其官网上挂出了“中国证券业协会支持证券公司退出有关分析师评选活动”的公告,“我会对相关证券公司主动维护证券分析师职业声誉和行业公信力的做法表示支持并予以点赞”,指向极为明确的表态似乎也暗示了监管层此时的态度。

果然,几个小时后,新财富杂志官方微博宣布,“鉴于突发原因,新财富决定暂停2018年度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投票,后续相关进展将及时在新财富媒体平台公告。”

“除了多家券商的大比例退出,来自其他方面的施压也是新财富暂停评选的重要影响因素。”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业内人士对《等深线》记者透露,暂停评选的“风声”早已有之。

事实上,卖方分析师的“拜票”在2018年新财富评选期间,比往年低调了不少。

一位国有大型保险资管公司的投资经理告诉记者,“2016年及以前,新财富评选季的贿选查处并不严格,非常常见的一种拜票方式就是在微信群里发红包,一般来说,每个券商研究所的一个行业团队都会运营多个500人微信群,以前发出的每条信息都会有非常显眼的大标题‘请支持新财富第一’,实力差一些的团队则是‘请支持新财富第三’,随后就是频繁地发红包,一个低级别的买方研究员在新财富评选季通过红包的形式就能在微信群里收到几千块。除此之外,卖方分析师会和所有熟悉的买方发私信约路演,买方研究员可能一天要接待三四次路演。当然,大家心照不宣,路演也是为了见面拜票。委婉一些的,会把大闸蟹券、月饼券、京东卡或者亚马逊卡放在研究报告中送给买方研究员,直白一些的,就遮都不遮直接送了。当然,这只是买方小兵的待遇,领导们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

据记者了解,按照新财富的惯例,参评超过20个团队的行业被称为“大行业”,最终会有5家团队上榜,7家团队入围;少于20个团队参评的“小行业”,则是3家团队上榜,5家团队入围。“新财富排名之所以让大家趋之若鹜,是因为这个榜单就是券商挖人的名单,这是和利益深度绑定的一个排名。”一位早已退出参评的大型券商研究所某行业团队负责人坦言。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