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首页>等深线>正文
大公“有私”
2018-09-18 13:28 来源:中国经营网

中国经营报《等深线》记者 顾湘 李慧敏 北京 上海报道

2017年的一天,一家名叫北京德明弘鑫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明弘鑫”)的企业,收到了因未按期申报纳税的罚单,开出这张罚单的是北京市朝阳区地方税务局。截止到这张罚单发出,德明弘鑫“未按照规定的期限办理纳税申报和报送纳税资料”已经逾期130天。

这似乎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但他却是大公信用数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公数据”)的二股东。大公数据嫡出于“大公系”名门,在中国债市扩张周期的近5年间,由大公系做出的评级,将实质影响众多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发债融资的命运。

多位民营企业融资业务的负责人告诉《等深线》(ID:depthpaper)记者,在对公司进行评级时,他们会被推荐使用一套“供应链金融信用管理系统”,这套系统即由大公数据研发,基于互联网构建,更重要的一点在于,这套系统付费使用,且收费高昂,大公系能够从使用者身上收取的费用,将超过千万元,而且,其收费还按年延续。

这意味着,通过这套系统,大公系在评级费用之外,可以在评级企业身上收取超过千万元的费用,更重要的是,这些费用系在评级费用之外。甚至,相比于此收费,评级费用已经不足为道。

企业对此怨声载道。监管层终于出手,8月17日,中国证监会也宣布了严厉的处罚意见,责令大公资信限期整改,暂停大公资信证券评级业务一年,不得承接证券评价业务、限期更换不合格的高管人员。此后,大公系的业务陷入停摆状态。而隐藏在这家“大打民族牌”的评级机构背后的秘密,似乎才刚刚被揭开盖子。

昂贵软件

8月17日,证监会对大公资信的惩罚报告中曾提及,“(大公资信)在为多家发行人开展评级服务的同时为发行人提供咨询服务,收取高额费用,有违独立原则”。而这其中收取高额费用的咨询服务,其实就是一套收费昂贵的咨询软件。

这套软件名为“供应链金融信用管理系统”,由大公数据进行研发。多位了解情况的企业界人士告诉《等深线》记者,这套系统的收费基本上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相当于“初装费”,即安装这套系统时需要缴纳的费用,是一次性缴纳;另一部分则相当于使用费,分年缴纳。总体而言,费用高昂。

《等深线》记者掌握的情况表明,“供应链金融信用管理系统”的“初装费”一般将近1000万元,使用者需要在安装时一次性缴付;此后,还要按年度为单位,缴纳相当于使用费的费用,每年将近100万元人民币。这意味着,大公方面每年从一个使用单位身上收取的费用,就可以超过1000万元人民币,而这部分费用,是在评级费用以外的。

这套系统,在企业融资负责人的圈子中,几乎是公开的秘密。多方信息都显示,安装并使用这套系统,同时又涉及利益冲突的企业,至少有26家。这其中就包括新光控股集团、东旭集团、南通三建等。所谓“涉及利益冲突”,是指既购买使用该套系统,又由大公资信进行买卖评级。

“在2013年之前,大公绝对没有这套所谓的管理系统,甚至是超过央行规定的最低25万元的收费标准几乎也没有。”一位曾供职大公评级多年的前员工表示,有个别的情况是,比如一个集团想级别想评高一点,然后他下面三家子公司(其实三家子公司不一定有发债需求或者够发债条件),可能就把集团和子公司算在一起进行评级,四家总计收费100万元,相当于战略合作,但是收的都是评级费用。

在信用评级业,利益冲突是明面上的“大忌”。具体而言,评级机构及评级人员在与发行人之间存在利益关联的前提下,利用自身信息优势,为谋求私利而出具不客观、不公正的评级报告,进而损害投资者等其他市场主体利益的行为。从大公资信的操作模式看来,“左手评级、右手咨询”已经涉及到了典型“利益冲突”的范畴。

如果按此标准计算,通过这套昂贵的软件,这26家公司,大公方面就可以至少收取2.6亿元以上的系统软件费用。而按照一般行业标准,正常业务中的评级报告收费应为25万元人民币左右。两者相比,差距着实令人咋舌。

“一个咨询软件就能卖千万,太黑了。一个评级报告也就二三十万,比较简单的项目甚至十万就够了。”一位评级行业分析师言语之间仍在感慨,“评级行业作为中介机构,总体来说收费是不高的。一个项目一只债券,评级的价格多年来几乎没变过,即使另外附加一些追踪评级类的收费,但是和其他金融中介机构的收费标准来说,都是小钱。”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