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IBM转型阵痛:中国研究院关闭 业绩疲软市值缩水
2021-01-30 07:30 作者: 曲忠芳 李正豪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曲忠芳 李正豪 北京报道

百年IT巨头IBM(国际商业机器公司,NYSE:IBM)的转型阵痛仍在持续。

日前,付费知识社群平台“知群”CEO马力通过社交媒体爆料称“IBM中国研究院关闭”,原因主要“和内部人事调整有关系”。消息一出,许多曾在IBM工作过的人士在多个社交平台发出慨叹唏嘘声音。

就此,《中国经营报》记者第一时间向IBM中国官方求证,IBM中国通过其国内的公关公司回应称:“为了以最佳的方式支持中国客户的人工智能(AI)和混合云转型之旅,帮助他们把握国家投资于新基建和数字经济所带来的历史机遇,IBM正在变革在中国的研发布局。”这一回应被业界解读为IBM官方默认了关闭研究院的事实。

IBM中国研究院的关闭,既是近年来美国IT巨头逐步收缩在中国市场战略的表现,也是IBM这家老牌企业转型阵痛的表现。近年来IBM业务营收持续低迷,开始谋变。2020年10月,IBM将公司一拆为二,集中精力向混合云和人工智能转型,战略转型必然会伴随着组织架构的调整。

26年CRL“关门”

众所周知,IBM于1979年进入中国市场,比英特尔、甲骨文(Oracle)、微软等都要早,而位于北京中关村软件园内的IBM中国研究院成立于1995年,至今已是第26个年头。IBM中国研究院的研究领域广泛,重点涵盖行业解决方案、认知计算、运算即服务、物联网等。其中,2011年在全球名声大噪的“沃森”超级计算机,IBM中国研究院也参与其中。

曾在IBM中国工作多年的前员工Mark(化名)向记者回忆道:“七八年甚至十几年前,IBM是很多IT学生梦寐以求的公司。印象特别深的一点是,不同于一般企业研究与开发属于同一部门,IBM既有CRL(中国研究院),又有CDL(IBM中国开发中心),只有研究得比较前沿的课题达到一定程度才转移至开发中心。”

公开信息显示,IBM CDL成立于1999年,这曾是外资企业在中国设立的第一家开发机构。据另一位不愿具名的消息人士透露:“目前CDL还在,关闭的仅是CRL,CRL的北京员工本来就不多,不到50人。”针对受CRL关闭影响的员工人数,记者向IBM中国求证,但截至发稿,其未予回应。

Mark指出,无论是IBM,还是甲骨文、微软、英特尔,或者德国的SAP等,这些外企大致都是上世纪90年代前后进军中国市场,在本土化过程中不约而同地在中国设立了研究院/中心等机构,但实际上这些研究院大多做的是偏边缘的技术研发,一般不会将最核心的技术研究放在中国。

事实上,IBM中国研究院的关闭在业界看来似乎并不是新鲜事,近年来美企在中国市场的收缩或撤退陆续发生,比如甲骨文在2019~2020年两次规模性地裁减北京研发中心的员工;2019年,亚马逊主营的电商业务退出中国市场;2015年3月,雅虎关闭了北京全球研发中心。

企业的战略调整与自身的业绩表现、市场地位等有直接关系,但研究机构为何屡屡成为其“动刀”的对象?原因不难理解,大多数研究机构并没有盈利能力,企业自身业绩好的时候能够“养”得起学术研究,而当企业面临市场挑战时,这种盈利能力的弊端就会展现出来。

业内观察人士指出,事实上,IBM中国研究院、微软亚洲研究院、甲骨文中国区研究中心等外企研究机构,给中国科技发展培养了大量的人才,拿近年最火热的云计算产业、人工智能产业来看,许多本土领军企业的高管均有过在跨国巨头工作的经历。这些科技人才从外企巨头成熟的管理体系中“摸”了脉门,加上中国市场的人口红利、商业落地场景丰富等优势,这些人才能够在离开外企后获得更长足的发展空间。

IBM转型阵痛

IBM中国研究院的关闭,其实只是IBM这个百年IT企业转型的一个缩影。记者查阅IBM自2016年至2020年的五年业绩表现,除了2018年营收同比微增0.57%之外,其他财年均呈现同比下降的状态。

IBM最新财报显示,2020年,公司总营收为736亿美元,同比下降5%,净利润为55.9亿美元,同比降幅达到40.73%。

IBM营利下降,其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的股价也表现低迷。相比于2020年初,以2021年1月25日美股收盘价计,IBM的股价缩水了12%。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同一时间段内,微软、亚马逊等股价分别实现了43%、74%的增长,Zoom等云服务厂商的股价更是实现了四五倍的跃升。不难看出,IBM亟待向资本市场证明自己的增长能力。

从营收结构来看,2020年里,IBM的云业务营收总额为251亿美元,占总营收的34%,同比上升10%,Red Hat(红帽)营收同比增长19%,成为IBM低迷业绩表现中的亮点。

IBM在2020年4月任命了新CEO阿文德·克里希纳,半年后IBM宣布将上市公司一拆为二,将全球信息科技服务部(GTS)中的托管基础架构管理服务业务拆分出来,独立成为一家新公司。克里希纳表示,IBM将集中精力发展开放式混合云平台和人工智能,专注于万亿元规模的混合市场,“这意味着IBM业务模式将经历重大改变”,预计到2021年底完成。

中国IDC圈战略咨询高级专家郁向飞认为,IBM此举是将传统的、增长乏力的基础设施拆分出去,主体业务战略重点转向混合云和AI,或存在资本层面和业务战略的双重考量。

在近半年多的时间里,IBM在混合云、AI领域的转型步伐明显在提速,一是对混合云、AI相关的软件产品及服务业务线不断升级迭代,二是在全球范围内“混搭跨界”拓展合作伙伴。在错失云计算发展先机后,IBM显然不想错过混合云的市场“蛋糕”。

记者从一位业内人士处了解到,相比于公有云、私有云,混合云具有更强的灵活性,是云计算演进到一定程度才出现的一种云计算形态,也可以视为IT在云计算时代的一种延续,在商业应用中具有更广阔的生长空间。国内的腾讯云、阿里云、百度云、华为云、青云等都不同程度地向混合云及云原生方向发力。

IBM系统研究院副总裁Mukesh Khare发表博文指出,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倒逼企业转变,企业客户对混合云的需求不断增长,预计2021年企业将在混合云环境中对IT运维持续去中心化,即使监管最严格行业的企业也都将转向混合云。

第三方研究机构Flexera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云市场中已有93%的企业采用了多云策略、87%的企业采用了混合云策略。此外据Gartner的市场研究报告,全球企业IT支出在2020年达到3.5万亿美元规模,其中IT服务与企业级软件的规模约1.5万亿美元。

万亿美元市场空间中,IBM能否尽快走出业绩低迷状态,抢食到行业“蛋糕”,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