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上海“红楼”之主
2021-01-30 07:30 作者: 程维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程维 上海报道

编者按/ 上海滩总是诞生传说,但在当下,却似乎没有人的传奇可以与一个名叫赵富强的人相比。这个来自江苏泰兴新乡的普通人,经由自己掌控的“特殊生意”,一路显达,不仅跳出了自己出生的圈子,而且跻身上海滩的“富人”之列。

他的特殊生意,被人称为上海红楼。这个经营色情、卖淫嫖娼的场所,如今已经关门歇业,赵富强本人也已经受到法律应有的制裁,但红楼的秘密,似乎远未完全解开。

一线调查

探秘上海“红楼”

一个来自江苏泰兴新乡(现为镇)的普通人,在上海滩的十里洋场,成就了一段没有完结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他一度朝着“巨贾”的方向努力,但最终因违法犯罪而跌落,而在他命运中扮演了重要枢纽角色的建筑,被人形象地称作“红楼”。

他就是上海红楼的主人赵富强。2020年9月22日,上海二中院发布案情通报称,赵富强等38名被告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一案依法进行了公开宣判。首犯赵富强多罪并罚,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他37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到20年不等。

赵富强身后,尚有着复杂而庞大的商业和生意网络。借助一些特殊的政商资源,低价持有上千家门面,在上海滩当起了“二房东”。他前几年在旗下部分人流量大的门面经营餐饮的前提下,打造了“汇吃汇喝”美食城(或美食街)这一品牌,并逐步将业务扩展至北京,以及回撤至老家江苏泰兴市。当地人熟知的上海红楼,因日晒雨淋,其实外观的红色早已基本褪尽。但在2019年11月3日时,该楼仍被搭建的脚手架围起来,并挂上了绿色安全防护网。工人称,要给此楼外观改色。

赵富强终归没有成为当代的“红楼巨贾”。

褪色的红楼

2019年9月,一些上海市的市民,对杨浦区许昌路、惠民路路口的一处只有6层楼高的房屋,表现出了特别浓厚的兴趣。

不过,目前听说过这幢楼的人,基本上只有上海人。一些人步行或开车经过此地时,都会不禁观望,或行注目礼。另一些人则干脆聚集在路口,用上海话争论一些有关这幢楼的故事或传说。

附近居民称,其实这幢楼大致在2019年4月就出事没有营业了,大致六七月份的时候就被查封了。后来,该楼内的保安等工作人员,因几个月没拿到工资,就把一些物件拖到附近废品站卖了以抵工资。不过附近的废品站工作人员对《中国经营报》记者称,没有收过该楼送出来的物件。

“那楼里面是床之类的家具,我们不收这些东西。”废品店老板称。

上海人之所以将该楼称为“红楼”,是因为该楼的底楼外涂料为红色,日晒雨淋久了,该楼的红色已经显得很淡。该楼的大门,现为黑色铝合金框,内嵌深色玻璃,无法从外看清里面的情况。该大门从内上锁,无法打开。至2019年11月3日傍晚时,该大门及整幢建筑,已被绿色建筑安全网全面遮盖。

因为这幢楼的第一层为极浅的赭红色,时间一久,颜色褪去,显得更偏粉红一些。二层及以上为黄色,日照久了,这些黄色褪成浅鹅黄色。

上海人将这幢楼形象地称为“红楼”。

该楼与右侧及后侧的住宅小区“全家福家园”,在外观色泽上是统一风格。不过,上海人基本无视“全家福家园”的外观存在——在他们眼中,所谓“红楼”仅指这幢6层小楼。

该楼附近的居民称,此楼在十几年前曾是宾馆,后来里面开了茶楼,他们曾到楼内4楼、5楼打过麻将。再后来的最近几年,就不对外开放了,转为会所性质的场所。

记者通过街景地图查看,该楼在2012年6月时,的确开过一家宾馆,名为“惠昌旅店”。

惠昌旅店的工商档案显示,该店注册于2009年2月20日,注册资本为10万元人民币,系个人独资企业,最初的出资人为山东栖霞市的林绍辉,2014年9月9日,林退出,江苏省宝应县的蒋定清全资持有上海惠昌旅店的全部股权。该企业仍现存。

该楼的历史街景照片显示,2012年6月时,该楼大门的左侧堆了一堆大致2米高的建筑装修用的板材,显示该楼在此时间节点内正在装修。

2012年6月时的上海红楼,叫惠昌旅店。楼前依旧停满车辆,那时的大门为透明白玻璃,正对大门的左侧,堆有一些建筑装修用的板材,无法确认2012年6月时,该楼的6楼是否已经装修成现状并开始不公开营业。

该楼大门正对许昌路、惠民路中央。大门宽约2.8米,有卷帘门,有透明玻璃,上贴2条红色的不干胶防撞提示条纹,左右各贴有一个一尺见方的“住”字。大门的门头上,有红色的“惠昌旅店”几个发光楷体字样,下有“房价,50、108元”的绿色发光字样。门楣上的雨挡,贴有“热线:55311378”字样。这一号码也是该店的工商注册号码之一。

这是一个很有乡村外装风格的门脸儿。

2014年9月,上海红楼大门门楣上的“惠昌旅店”及房价信息字样全部拆掉,在门楣左侧上方的2楼至3楼墙体上,竖贴了“创富大厦”4个大字。这4个大字之上,有一个圆形的白底蓝色商标标志,中间的视觉识别物似为一个蓝色的站立卡通猫。

此前,即使是在该楼附近住了几十年的居民都不知道上海红楼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一位居民称,“他们差不多10年从不对外营业,楼下一般设有2个保安守着,帮着安排车辆停放等,以前偶尔还在门口放一只大狼狗。”

2019年11月2日上午,几辆大卡车先后拉来了钢管,几位工人开始在上海红楼外搭建脚手架。

“这楼是要拆掉,还是要粉刷外立面?”记者问。

工头斜倚在其他人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后座上,抬眼看了一眼记者,谨慎地回答道:“我们只管搭架子,其他不知道。”

6层楼之谜

上海红楼的秘密,该如何揭开?

该楼呈东西向,坐北向南,楼体东西长约30米,南北宽约18米。东西侧(左右侧)各有一个人行楼梯。

西侧(楼体的左侧)楼梯所在处,紧邻该楼目前的正门,即正对许昌路、惠民路路口的门。西侧楼体狭窄,楼道只有约1.3米宽,现作主要楼梯用,有装修及粉刷;东侧楼梯宽约1.8米,未装修,基本废弃,作备用通道或逃生通道用。

上海红楼一楼正门,已经在2012年、2014年的基础上,改装为黑色铝合金框体,嵌深褐色玻璃。经此改装之后,从楼外无法看到楼内的情况。不过在楼内,可以看到楼外的情况。

踏进正门,是一条大致长7米、宽约2.5米的通道。通道的正对面装有一个巨型鱼缸,鱼缸距地面约80厘米,长约2.5米,高约2.5米,高度并未触及天花板。扣除距地面高度后,鱼缸的可透视观赏高度,大致为长2.5米,高1.2米。现鱼缸内已经无水、无鱼。

鱼缸的左侧,是客人进出此楼的主要通道——电梯。该电梯口的上侧,没有摄像头。

一楼的右侧,紧邻楼体,楼体的右侧,是财务部。门无法打开。财务部的斜对面,有一个小隔间,房门同样无法打开。

该楼内关键房间及楼道门有一个特点,就是有带密码的门禁锁。有了这些门禁锁,要进入某一楼层或进入关键房间,没有密码或门禁卡就无法进入。这一装置,印证了附近居民所称的“上楼进各个区域都需要不同的门禁卡或密码,这个区域的门禁卡或者密码无法进入另一个区域”说法。

该楼的1楼、2楼、3楼,其实基本上都是库房,内放各种餐饮业餐具、桌椅,2楼东侧最大的房间,则放有十几张单人床。一些残留的床上用品显示,这里以前差不多是农民工或厨工的住宿处。

5楼才是客房所在楼层。不过这些客房基本上跟边远省市的乡镇招待所的装修标准或床铺水平相当,其中一些房间,还带有双层松木床的4人间,有狭窄的卫生间。这一装修水平,或许也是该店此前被命名为“旅店”的原因。每天50元至108元的房间价格,在上海滩这种寸土寸金的城市,比较少见。

5楼的布局,是将南北向的18米,分割成北、中、南3个区域,每个区域有一排客房。其中,中部区域的宽度,要比南北区域的宽度多一倍,因为中部区域的房间,是背靠背的两个房间,并成一排。所以,实际上5楼的房间,是分成4列,北测1列,中间背靠背2列,南侧靠许昌路1列。

5楼的东侧端是一个面积较大的套房。这个套房的特点是,卫生间是上海红楼中最大的,长6米,宽3米,空间很大,可以在卫生间做很多事。不过这个卫生间的装修一般,仅为稍好水平的经济型酒店的装修水准,只是加了一个白色按摩浴缸。

但是,并不是5楼的房间都是低档次装修,按编号应该是506室的室内就是豪华装修,而且是2个房间,其中一个房间带卫生间,另一个房间为客厅。

上海红楼内的豪华装修房间都不编号,至于不编号原因,不详。

506室的装修风格为欧式,白门、白柱加鎏金装饰,屋顶也是白底加鎏金镶边,柜子、茶几、凳子等家具也是欧式,能以鎏金装饰的,基本都以鎏金装饰。但床是例外,为雕花配银质样装饰,配以土金色软包床头的墙背板,在一片白色的素雅及鎏金装饰的光彩照人映衬下,极显贵气。

从该楼的左侧楼梯上到6楼,左侧为电梯,右侧为通道。通道的尽头,墙上挂有一幅长4米、高2米的油画喷绘,喷绘画面是一位身材极佳的古装美女。

该巨幅美女喷绘所在的空间,是一个南北长约4米、东西宽约3米的接待厅。油画的对面,是一个白色鞋柜,鞋柜之上,放有2个40厘米高的白色花瓶,花瓶之上雕花凸显,辅以鎏金装饰。

接待厅向北,是两扇深色桃木门,上嵌鎏金。

迈进桃木门,迎面而来的是几乎漆黑的会客厅。会客厅长、宽各7米左右,正面墙上镶嵌有一块长约4米、高约3米的整块大理石,石纹如画。左右墙体均以黑色大理石作外包围,内嵌横竖各6块白色装饰板,每块装饰板有鎏金细纹,装饰板中央为凹陷的长方形鎏金色块。

会客厅靠南的左右两边,各立2根白色螺旋斜纹顶天木柱,上下墩通体鎏金装饰;吊顶四周全鎏金压条;天花板以银灰色金属质感的喷砂颗粒打底,配以精美的鎏金浮雕装饰物,中吊铜制水晶吊灯。

会客厅散乱地放着1个3人沙发和2个单人沙发,沙发为实木雕刻,木质不详,式样为中式,花式繁杂,配以皮质。

因该会客厅内电源已切断,且东、西、北3个方向均无窗户,南侧光线也无法直射,因此其奢华及流光溢彩,无法在拍摄画面及现场体验中得到体现。

但其他房间的奢靡装潢,弥补了这个“暗黑会客厅”的不足。

隐秘的“皇宫”

上海红楼6楼的房间,都是没有编号的,也没有房间名。

为便于向读者展示,记者在本文中根据实地查看情况,以及装修、设备设施、功能配置,特别是遗留物性质等,对该楼内的各个房间(或套间)予以编号并命名,以便快速理解该楼层概貌。

暗黑会客厅的左侧,是一条走廊,前行2米,有一道双开门,门后为“1号套房”。

之所以称其为“1号套房”,一是因为其装修、配置的奢靡程度,远远超过其他套房;二是因为该套房的房间数最多,各房间的面积也最大;三是因为该套房所处的位置方便,以及配备有奢侈的“暗黑会客厅”等因素。

“1号套房”位于上海红楼第6层的最左侧(西侧),紧邻惠民路。

“1号套房”的门口,铺有一张天然鹅卵石粘连而成的脚垫,脚垫前贴有一张地贴,上书“入内请脱鞋”。有此地贴的原因,是“1号套房”内,除卫生间外,均铺有米色地毯。至于实际入内消费的客人进这个套房时是否会脱鞋,暂无法确认。

向西进入“1号套房”,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正面7米外的一扇门的窗帘缝透进来的光线。上午时分,这束光线打在左侧(南侧,许昌路一侧)的暗红色壁柜及立式钢琴上,颇有一些恐怖片的画面氛围。

不过,奢靡而贵气的天花板及吊灯,冲淡了这种氛围:天花板四周依旧是有浮雕的鎏金大包围,装点天花板与各立面墙或立柜的连接之处。天花板呈苍穹状弧形,上铺银灰色金属质地的垫底,上镶圆形或弧形的鎏金装饰物,再配黄铜件水晶吊灯,光线稍亮,就满屋金碧辉煌。

那一扇透光的门,其实原来是窗户。

街景地图显示,2014年后,该楼的6楼靠惠民路一侧的窗外支起钢架,硬生生搭了一个与楼层同高、宽约3米的外飘窗出来。这个外飘窗的地板,铺有塑料绿草坪,养有几盆花草。

“1号套房”卫生间的最奢靡之处,依旧在天花板上。与该楼层的其他房间相比,这个卫生间的天花板,设双层吊顶,使用鎏金装饰最多,最密集,也最繁杂,但因设计巧妙,却奢靡、贵气而不浮躁。

该卫生间中的重头戏,是进门左侧,靠惠民路一侧(西侧)的泡澡区:浴缸以两级台阶的深紫色花岗石台阶围拱而成,东侧2角设2根浅色大理石石材,直顶天花板,立柱上下各设鎏金圆柱体及立雕形状,上拱与浴缸外围同大的深紫色花岗石样长方形框状物,框状物内,设2层吊顶,尽可能堆砌鎏金装饰,再配长方形水晶灯。

这个皇宫级的卫生间配有一个1.5米见方的淋浴间,以全透明玻璃隔断。整个卫生间,上下左右,从天花板到墙壁到地板,从门到梳妆镜到灯光等都极尽心思,设计水平极高,用材考究,最终营造出了皇宫般的效果。该卫生间的右侧,是一个长约6米、宽约5米的卧室。

卧室现已经基本搬空,但其遗留物,仍可管窥当时的极度奢靡:即使是一个小小的垃圾桶,也有鎏金浮雕花纹。

“1号套房”的卧室,床背板所在墙,以带纹黑色花岗石包围,整面墙用猩红色的长50厘米、高30厘米的软包板装饰,灯光一照,刺激感官,令人兴奋。

该卧室的左侧(北侧)以深色桃木为宽框,镂空透出一些结构性的条状、块状空间,内贴肉色墙纸,框与墙纸之间,涂以银灰色的有金属质感的涂料,灯光之下,能与天花板及相关装饰共同营造出金碧辉煌、金银辉映的视觉效果。

该房间的屋顶,在3米空高之外,再向上凹进40厘米,并分割成2个苍穹状空间,内涂金属质感的银灰涂料,铺以浅金色的条状宽花纹,再设宽达20厘米的带浮雕鎏金压条。

实际上,上海红楼6楼的6套客房,暗黑会客厅,以及各走廊的天花板,均按此风格及标准装修,区别只在于,不同的房间天花板的浅金色宽条装饰的图案不一样。

上海红楼的装修之所以傲人,一是该楼并不是一幢普通商品房楼宇,每层的空高达4米,这为该楼的豪华客房在装修上提供了硬件支撑。二是该楼是一幢框架式写字楼,消防结构图显示,整幢大楼其实只有17根支柱不可动,其余所有墙体均可拆掉,所以房间结构可以随时拆掉并自由分割空间。这也导致记者在该楼找到的贴在墙上的“6楼消防疏散图”显示的房间结构,除楼梯、电梯外的房间,基本跟该楼层的现状完全不一致。

无法确认该楼层的消防验收是如何通过的。

“1号套房”内现存有几样家具,有床头柜、矮柜及梳妆台,以及一台豪华如太空躺椅的全自动按摩椅。这些物件,款式、材质都极为考究,常见于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或行政套房。

“1号套房”是上海红楼内,空间最大、配置最丰富的房间。该房间内的抽屉或柜子内,有苹果iPad(平板电脑)、iPhone(苹果手机)的盒子及说明书,以及一些腰痛贴等。因为窗户少,墙上贴了一张开着窗的威尼斯夜景喷绘。

肆意与私密

不过,“1号套房”也并不是尽善尽美,至少,它缺乏足够的自然光线。

如“1号套房”起居室外用钢架搭建的外飘阳台,为保证隐私不泄露,只能随时拉上厚厚的遮光窗帘。浴室的玻璃窗虽大,但挂有紫色花纹的窗帘。卧室的窗户,虽只有一扇高1.2米、宽40厘米的塑钢窗,可以全打开,但全贴上了磨砂玻璃。

但这还不够——这扇窗之外,新加装了一个外包窗,也就是用一个近乎柜子状的外建物,形成一个外窗,外窗最多只能开2厘米左右透气,这2厘米透光,经内外两层窗转折后,在外窗的上下左右及前侧5个面均贴磨砂膜,以及内窗贴磨砂膜的组合防护下,可确保在窗外任何角度,均无法看到室内的情况。

因为透光少,该房间的北侧墙面上,还特地开了一扇高约1.8米、宽1.6米的假窗:在墙上贴了一张有窗户喷绘图样,两扇窗呈打开状,窗外,是威尼斯傍晚时的照片。

出了1号套房,右侧(东侧,6楼中部)是一套单间客房,内设衣柜及梳妆台、卫生间。左侧(北侧),是2号套房。2号套房卫生间的壁砖,刷有金线,灯光下有一些金碧辉煌感,但卫生间偏小,长2.6米,宽2米,马桶位置与梳洗台之间的位置局促。

2号房间的靠床背板一侧的墙壁,是蓝紫色软包装饰,几乎铺满了整面墙壁,花纹为斜方格之间,衬以核桃大的玻璃水晶。此房间的天花板与其他房间的不同之处为,虽都有鎏金为吊顶边框,但其他房间的天花板,多为银灰色有金属质感的底色,而2号房间内的天花板,则是整铺鎏金色的浮雕花纹。

2号房间的不足,依旧是自然光线严重不足,全房间仅有不足20厘米宽的一扇窗可透光,还没法打开,且贴有磨砂膜。透过约1毫米的贴膜边不整齐处的缝隙,能看到楼下“全家福家园”内的小区通道内,停有车辆,有行人走动。

2号房间的机巧,在于东侧的落地玻璃镜。

这其实是一扇暗门。不过,这扇暗门没有把手。以手指夹住玻璃镜边框的凹凸装饰条,可以如开门一样拉开此门。拉开之后,能看到距边框10厘米左右的一整块白色木板,这使得这扇落地玻璃镜拉开后,给人以该镜背后其实是“死路一条”的错觉。

不过,轻摇此白色木板,有晃动感,以手掌贴着白色木板,向右滑动,即可滑开此木板。

滑开此木板,能看到的是一个常见的衣柜空间,高约2米,宽约0.8米,只是没有中间隔断。再向右滑动柜底板(实际是另一个房间的壁柜滑门),就能进入6楼最大的房间“14美卧室”。

这3道暗门,均无把手,也无锁止装置及提示。在14美卧室回望2号房间,可见过来时的第三道滑门,其实是14美房间内的一个壁柜的柜门,滑动关门后,基本上无法从视觉上找到该暗门通道。

之所以将该东西长约11米、南北宽约9米的房间称为“14美卧室”,是因为该房间内的装饰风格及多个遗留物,显示其为年轻女性的集体住宿用途。尽管6楼的所有房间内的衣柜,均有几十件各式女性衣服,多以暴露的性感装为主,也有各类职业装用于角色扮演,以及一些胸罩、抹胸、束腰、丝袜,但毕竟那是客房,所配衣服,可能只是公司为到该房间“工作”的人员提供的“工作服”。

逻辑上,她们是不应该住在客人来消费的房间的,因为这不利于客人挑选服务者。

14美卧室内配置了7套双层床,其中,西北侧1套,北侧3套,东侧2套,南侧1套。每套床的左侧设有0.8米宽的衣柜,每个人的床头,相互凹凸,设有一个置物柜。床宽1.5米,床上的褥垫,质地如四星级宾馆,高档舒适。但褥垫之下,是松木横条,并无弹性。

床的下方,是2个抽屉。一些抽屉中,遗留有年轻女性名字的火车票、体检单,以及有女性名字的一些话费单。

14美房间内,有3张欧式的白色条桌,一些抽屉中,遗留有小型圆形梳妆镜及共计十几块“汇吃汇喝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工作牌。

上海红楼的6楼,除靠许昌路的5号套房、6号套房未贴磨砂贴膜外,其余房间的窗户,基本全部贴满磨砂贴膜。6楼东侧的10米长阳台的窗户,也全部贴上了磨砂贴膜。该阳台上,仍然挂有几件女性衣服。

隐私与安全

实地查看结果显示,14美房间与2号房间之间的暗道,可供该楼层的人员,瞬间从6楼快速撤离,并经该楼东侧的楼梯无障碍抵达底楼出口。

该楼东侧的楼梯对应的门锁,系从外开,但只需要直接拉开弹簧锁的插销,即可轻易从靠近“全家福家园”大门岗亭的地方安全撤离。

14美房间的西侧往南方向,是一个通道,该通道的东侧,是两个狭长的房间,分别长3米,宽1.5米。靠北侧的狭长房,北侧墙壁为巨幅镜子,南侧墙壁,为一排直通屋顶的小格搁物柜。镜子的下方,是梳妆台,有7个抽屉,可供7人同时梳妆打扮,为便于识别,暂称其为“7美化妆间”。

靠南侧的狭长房,是盥洗室及浴室,可同时供4人盥洗、4人洗浴。不过从逻辑上讲,相对应的盥洗和洗浴无法同时进行,因为洗浴的喷头喷出的水,会影响盥洗的人。盥洗台为台上盆,台面为带纹花岗石,洗盆呈椭圆形碗状,盥洗间为欧式风格,同样有鎏金花纹。

6楼的第4、5、6号房间、套房及单间,装修风格与前几个客房相当,只是在细节上有所差别。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该楼的6楼出电梯靠甬道与接待厅处,接待厅的巨幅半裸女画正对电梯出口方向,都有摄像头,这两个摄像头,总有一个摄像头能拍摄到任何进出该楼层人员的面部。

记者没有在该楼的6楼客房内找到摄像头,也暂未找到隐藏摄像头。

其实6楼的摄像头与5楼相比,已经很少了。5楼的电梯口,各通道均无死角地设有摄像头。摄像头的品牌是“创谛电子”,摄像头为价格较贵的CCD模式,而不是当时常见的CMOS模式,都带红外模式,也就是说,即使漆黑无光,也能拍清楚。当然,前提是得有电。

该楼的7楼,上去后沿逆时针方向,经3次转折,可见一个长宽约7米的桑拿房,该桑拿房还有一个长2米、宽1.3米左右的泡澡池。只是桑拿室的装修及室外的更衣处等,装修较为简陋。

卫星地图显示,该楼的第7层,实际上是近几年内逐步在原6楼顶分期扩张搭建的。是否经过审批或合法,暂无法确认。

上海红楼6楼3号房间更衣间及卫生间门左侧的空调遥控板上,插着一张半个手掌大的牛皮纸,上面有几行娟秀的手写字体,无法确认该字条作者的写作时间及动机。上书: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