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南京“派糖”3.18亿元 政府自掏5000万元促消费
2020-03-21 10:04 作者:刘颂辉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刘颂辉 上海报道

一向花钱大手大脚的杜康,近两个月竟然每天自带餐食到公司,日常生活费也有所减半。

杜康是江苏南京的一名普通上班族,春节复工以来,公司附近的门店多数关闭,以往熙熙攘攘的商业街变得冷清不少。紧张、郁闷、担心,说不出什么感觉让他害怕拥挤的人群,又期待能像年前一样带着对象去步行街“撒欢”。

多数人在疫情期间与杜康相似,在生活中缩减了开支。3月16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52130亿元,同比名义下降20.5%。其中,餐饮收入4194亿元,同比下降43.1%;商品零售47936亿元,下降17.6%。

日前,各地开始对重视发挥消费的基础性作用,例如浙江省推出10亿元文旅消费券和1亿元文旅消费大红包,还有山东、辽宁和河北等省份也给市民“发福利”。其中,南京市宣布向社会发放总额度3.18亿元消费券引发社会关注。

南京市委内部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此举主要是为了鼓励民众走出家门,在满足防疫条件下去放心消费。而3.18亿元中的5000万元电子消费券费用来自地方财政资金,其余部分并非全部由财政负担,比如工会本身的部分费用,将可能提前用于困难群众和工会会员。

作为今年率先通过摇号派发红包的城市,南京市推行的面不广,且刚开始很多场所不支持,但根据以往发消费券的经历来看,依然有诸多可取的经验。

深夜“抢红包”

据南京市官方平台发布的消息,南京打出促进消费“组合拳”,统筹资金向市民和困难群体发放消费券,通过政府引导与商家促销相结合,推动服务业复苏。

消费券包括餐饮、体育、图书、信息、乡村旅游、困难群众和工会会员7大类,面值根据不同类型按每份100元或50元设定。前4类消费券发放总金额5000万元,采用多批次网上摇号方式面向全体市民公开发放,最终受益人数67万人。3月15日零时起,该4类消费券在手机平台开始第一批预约报名。而困难群众、工会会员和乡村旅游等3类消费券按照系统内有关要求发放。

新南京人王一池介绍,开始抢券的当晚,自己按照时间参加了预约,刚进入客户端的时候出现卡顿现象,试了10多分钟,他还是“惊险”地报名成功。

在餐饮、体育、图书和信息4类消费券中,王一池更青睐餐饮消费券,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将4种券全都勾选。

记者发现,南京市此次发放消费券不限户籍,餐饮类消费券在南京市辖区内可用支付宝付款的各餐饮企业使用,线下到店单笔消费满150元,可使用一张100元消费券。信息类消费券则是在南京各通信运营商所属指定网点或苏宁(含家乐福)相关门店使用,主要用于购买手机或者升级5G套餐。

“万一摇号出来的是信息消费券,对我来说肯定用不上,最近没有置换手机的需求。要是抽到餐饮类,我可能周末就立马会去恢复堂食的地方,和小伙伴吃一顿火锅。”王一池毫不犹豫地告诉记者。而杜康说,“如果抽到消费券,肯定是要去吃一顿日料。”

3月17日,在南京从事传媒行业的曹永清(化名)向记者发来一张餐饮消费券的截图。根据计划,这天晚上8时进行第一轮摇号,总计摇出消费券数量27万笔。同时,当天起陆续发放1300万元乡村旅游消费券,包括300万元乡村旅游直通车电子消费券和1000万元乡村民宿电子消费券。

财政自掏5000万元

在南京“3.18亿元消费券”使用的首日,记者以食客的身份随机采访了南京市内多家大型品牌连锁餐饮店发现,陆续有市民持券用餐,也有些餐馆拒绝用券。

3月18日,南京市新街口一家大型品牌火锅店的店员告诉记者,暂时没有收到类似餐饮消费券的使用通知,同时,公司在南京的各家连锁门店亦无法使用。

在南京建邺区的一家餐饮店,负责人介绍,接待到了一桌使用餐饮消费券的顾客。“他们带着餐饮消费券过来,得知可以用券才进店吃饭。”该名负责人说,两名顾客付款之后,优惠的金额会直接从系统中付到店里的账户,全程非常快。

“对于商户来说,发消费券的形式是带来利好的,如果消费券多发放一点的话,带动消费的效果应该会更加明显。”

南京市大数据中心统计数据显示,截至3月16日24时,通过官方平台成功预约电子消费券人数达1670378人,申请消费券4426776笔,其中餐饮消费券1444795笔、体育消费券827151笔、图书消费券931397笔、信息消费券1234323笔。2019年数据显示,南京市常住人口850.55万人。可见,此次参与“消费券游戏”的人数约为南京市的五分之一。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类似覆盖面较大的电子消费券一定程度上能起到促进消费的作用,不过,需要关注的是,需要区分该笔额度的款项是来自地方财政资金还是商家的赞助金,如果从地方财政支出,则需要符合法律标准。

对此,南京市委某处室一名负责人向记者透露,困难群众、工会会员和乡村旅游等3类消费券是按照系统内有关要求发放,其中工会会员的款项,本身工会有活动资金,只不过是将这部分提前支出,困难群众的资金是根据民政部门的规则去派发。“可以肯定目前发出的5000万元电子消费券用的是地方财政资金。”该名负责人介绍。

事实上,财政部2009年发布的《关于规范地方政府消费券发放使用管理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就对消费券发放进行了管理。《意见》指出,地方各级政府发放地方政府消费券应纳入本级政府预算管理,按规定需报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审查批准的,必须依法报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审批。

南京市人大常委会有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发放消费券是民众较为关注的事情,期间的财政支出是由人大常委会监督,相关审批进度目前还不清楚,需要再问一下。南京人大网会实时公布一部分,但是消费券费用支出的应该还有个审批过程,目前没注意到。但截至3月19日,记者查询南京人大网,未见有关3.18亿元支出的审批公告。

刺激经济成效待考

“地方政府在特殊时期采取的惠民政策,客观上是拉动社会需求,扶持陷入困难的中小企业,或者说损失较重的服务类行业。” 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刘志彪表示。

事实上,地方政府“派糖”在国内其实并非首次。早在2009年,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南京市也曾发放过总额2000万元的乡村旅游消费券,在公安部门提供的89万家庭的户籍编号中进行摇号,再根据各区县旅游局将券下发到中奖的市民手中。然而,据一位南京市民回忆,乡村旅游消费券的使用限制较多,到最后,很多来自八卦洲和六合等郊区的人前来回收,以牛奶、蔬菜之类券换。

3月18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国家发改委就业收入分配和消费司司长哈增友对南京、济南和宁波等地根据自身的情况推出消费券的行为表示支持,其支持地方结合自身实际有针对性地推出一批务实管用的政策措施。同时,其提到,地方出台政策要把握好两个方面,一要考虑地方的财政承受能力;二是要让市场主体和广大的人民群众真正受益。

南京市此次“派糖”底气来自于其地方财政和经济实力。

统计数据显示,2016~2018年,南京市GDP分别为10503.02亿元、11715.10亿元、12820.40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分别为1142.60亿元、1271.91亿元、1470.02亿元,税收收入分别达到956.62亿元、1044.61亿元、1242.49亿元;全市政府性基金收入完成1522.5亿元、1706.4 亿元、1614.6 亿元。

据悉,2009年,受金融危机影响,国内如杭州市也曾分成两阶段、三批次发放了总额共计达到9.1亿元的消费券,成为国内发行消费券总额最大的城市。在2009年3月增速见底后,杭州的消费市场呈现出极为显著的反弹态势,且远超全国水平,被认为是消费券政策的最大受益城市之一。

据抽样分析,杭州82.62%的调查对象是由于旅游消费券的吸引赴杭旅游的,且平均每张10元的旅游消费券可以拉动289.45元的旅游消费,“乘数效应”非常明显。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