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印染行业遭遇“倒春寒” 企业积极复工自救
2020-03-07 09:09 作者:陈家运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陈家运 北京报道

往年春节过后,是印染行业的传统旺季,但在今年,李华(化名)却高兴不起来。

“现在我的资金运作很难坚持太长时间,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作为昌邑市元宏纺织有限公司的相关负责人,李华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因订单减少,使得成本提高,公司已经处于亏损状态,资金运作困难。

李华的遭遇并非孤例。多家印染企业人士告诉记者,目前行业正在逐步有序复工生产。不过,国内订单需求交易低迷,现在主要生产的是国外订单。

不过,有业内人士认为,国内染料产能占全球的三分之二左右,即使国内印染企业不生产,国外也要生产,染料还是要从中国进口,所以整体来看疫情对染料行业影响较轻。

复工后的订单减少

虽然疫情影响还在持续,不过印染产业链的上下游企业正在逐步有序复工复产。

自2月13日起,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建立了“企业复工复产情况日报制度”,中国印染行业协会(以下简称“印染协会”)广泛发动会员企业填写调查问卷,跟踪了解企业复工复产情况。截至2月29日12时,累计收到127家企业有效问卷。

根据印染协会统计数据,在线参与调研的127家印染及相关企业中,有87.40%的企业已逐步复工;其中111家反馈了当前员工的到岗情况,到岗人数为110877人,占正常情况下用工总人数的比例为72.50%。

因疫情影响,各大纺织集群市场、纺织工厂不得不延期复工和开市,导致纺织相关产业链受到影响。其中,印染行业传统旺季生产时间或将受到挤压,等复工以后出现订单减少、开工率不足等问题。

业内人士表示,印染行业的淡旺季分明,一般情况,春节以后是最旺的旺季,到了端午节前后,工厂基本上没有订单可做。春节后正是印染企业最好的生产时间,但下游服装行业萎靡不振,订单就会减少甚至严重流失。

潍坊华宝纺织有限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企业主要生产的是去年国外的一些订单,国内订单现在没有。

“受疫情影响,大家减少外出,处于终端的服装行业销售受挫,没有需求产品肯定就卖不出去。”李华向记者表示。

记者注意到,受疫情影响,服装行业“完美错过”了春节黄金周。

据大公国际分析,本次疫情暴发正值春节前夕的服装销售旺季,前期生产形成的库存短期内无法释放,预计服装企业销售同比将出现下滑,此外,短期内库存引起的仓储成本或将对纺织服装企业盈利能力造成负面影响,加之现阶段库存商品销售放缓,应季服装滞销导致服装纺织企业库存商品面临减值风险,利润或将进一步下滑。

另外,短期内预计线下门店销售下滑,线上销售替代作用明显,但整体情况不甚乐观,随着疫情逐步得到控制,线下销售也将逐步恢复。出口方面,受停工影响,预计短期内订单完成情况不及预期,复工后有望得到改善,但新承接订单或将有所下滑。

中研普华研究员洪前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染料行业受到的影响逐渐显现。因为除受疫情影响外,染料中间体生产企业和染料经销商推迟复工,进而导致部分印染企业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恢复生产。

洪前进认为,下游服装行业的发展深受上游印染企业的影响,由于产业链上下游行业的复工均存在不同程度的延迟,可以预测,这会给下游服装行业发展带来不利的影响。

“复工后没有订单,给企业带来的影响会贯穿第一季度。”李华告诉记者,我们厂复工后,300员工基本就位,虽然订单只有往年的四分之一,但是他们的工资都会正常发放。在加上整个厂区的运作成本,每个月亏损数额非常大。其表示,“现在我的资金运作很难坚持太长时间,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李华称,像其这样面临同样问题的企业不在少数,订单减少事实上可以让部分员工不上班,但是又不能这么做,员工的生活也需要考虑,如果员工都没有工资,下一步市场需求就没有了。

鉴于目前遇到的困难,李华希望政府部门可以根据复工企业的现实情况,适当减免企业第一季度的部分税收;另外,其还希望银行贷款能够适当下放,使企业融资问题得以缓解。

波及染料板块

纺织印染行业中,染料板块处于上游,印染处于中下游。

3月初,随着复工复产潮的来临,部分分散染料经销商调价试探行情。

公开信息显示,分散染料重要中间体还原物(2-氨基-4-乙酰氨基苯甲醚)价格已由年前的4万元/吨上涨至10万元/吨以上,涨幅超过150%。据统计,上周分散黑ECT 300%报价30000元/吨,较前一周上涨1000元/吨,涨幅3.5%,活性黑WNN200%报价23500元/吨,较前一周上涨1000元/吨,涨幅 4.4%。

华创证券指出,节后下游印染企业陆续复工。随着复工持续推进,染厂补货意向增加。但物流运输仍受一定限制,部分地区现货供应相对紧张。同时,受延期开工影响,出口染料订单积压。目前分散染料厂商报价开始试探性上调。成本推升叠加需求释放,预计分散染料价格仍将继续上调,自有中间体产能产业链完整的龙头公司有望受益。

此前,据七彩云平台(中国印染行业协会和中国染料工业协会共同发起成立)调研:2020年2月,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游印染企业整体复工复产进程缓慢,对于染料市场的需求相对较弱。分散染料市场成交价小幅度上行,整体成交数量有限。

记者注意到,受疫情波及的浙江省是全球分散染料、活性染料规模最大的生产基地,其分散染料生产量在全国的占比预计在80%左右。但受疫情及下游纺织服装行业的影响,当地的浙江龙盛(600352.SH)、闰土股份(002440.SZ)、浙江博奥等国内主要的分散染料生产企业的产能发挥或将受挫。

洪前进分析,浙江龙盛、闰土股份、浙江博奥、吉华集团、福莱恩特等国内主要的分散染料生产企业均位于浙江省,主要集中在绍兴上虞区和杭州萧山区。浙江省分散染料生产量在全国的占比预计在80%左右。特别是由于疫情影响,对于出口型印染企业来说,无法如期开工无疑是一记重创。

不过,浙江龙盛人士告诉记者,由于企业规模较大,资源筹备充分,目前早已开工,只比往年复工计划晚半个月。现在疫情对公司的影响还不能确定,主要看疫情的时间对整个经济的影响。如果疫情持续时间较长造成阶段性消费需求下降,会对行业有影响。另一方面,倘若疫情短期结束后,可能产生报复性消费,对行业会是一个利好。

另一家染料巨头安诺其(300067.SZ)的高管张力(化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阶段延迟开工会造成染料行业第一季度的产出和需求减少;全年来看,总供给和总需求基本稳定。

张力认为,现阶段下游终端的服装行业传导影响并没有显现。从染料到服装中间是有行业传导周期的,大致流程为染料-印染厂-纺织品公司-服装厂,整个生产过程大约在半年左右。

张力告诉记者,目前疫情对服装行业影响为年初的冬装及现阶段要上市的春装,这会使得服装行业产生大量库存,这些其实是2019年已经生产好的,染料都已经用过了。在其看来,现在受影响的是夏装的生产,如果5月份疫情过去了就没有影响。目前染料行业筹备的是今年秋装及冬装的货源,所以服装行业传导影响还不是很大。

洪前进向记者表示,印染企业的产能在节后短期内是否能恢复,复工后是否会出现生产管理或国际物流停运风险等,都将成为国外客户下单时的多重考量因素,这些有可能会加速订单的转移。

张力认为,确实不排除国内印染行业出口订单减少的情况,但是国内染料占全球的三分之二,即使国内印染企业不生产,国外也要生产,染料还是要从中国进口,所以整体来看,疫情对染料行业影响较轻。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