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东京奥运会“新冠悬念”丛生 商业赞助进退两难
2020-03-07 07:36 作者:黎慧玲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黎慧玲 北京报道

一度被盛传“取消”和“延期”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阴云未散之时,局面不太明朗。

最新的消息是,国际奥委会发言人马克·亚当斯3月3日表示:“对我们来说,东京奥运会将在7月24日举行,我们完全期待能如期进行。”这一判断,是基于世卫组织和其他组织给出的建议。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公开称仍致力于全力支持举办2020年东京奥运会,并鼓励所有运动员继续为奥运会做准备。

就有关新冠肺炎疫情是否会导致今夏东京奥运会取消这一问题,日本政府称从国际奥委会得到的回复是按计划筹备。奥运大臣桥本圣子表示,推迟或取消奥运会的权利归国际奥委会所有,与国际奥委会的协议是要求奥运会在2020年内举行,这可以解释为允许推迟到年底举行。

这一回应的背景,是日本确诊病例进一步上升,全球出现新冠肺炎病例的新增国家持续增多。截至日本当地时间3月4日9时,日本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000例(包括“钻石公主号”人员706例),死亡累计12人。根据世卫组织更新新冠肺炎疫情报告,截至北京时间3月6日16时,除中国外,86个国家和地区累计确诊病例18070例,累计死亡341例。

并非简单的时间问题

稍早前,东京奥运会将被取消的言论传出,一时舆论哗然。

2月26日,国际奥委会高级官员迪克·庞德在接受美联社专访时表示,如果日本的疫情在5月下旬得不到很好的控制,那么东京奥运会有可能被取消。迪克·庞德曾经两次担任国际奥委会副主席,其发言迅速成为热门话题,东京奥组委紧急表态:庞德的观点只代表其个人,不是国际奥委会的主张。

奥运会上一次被取消是在“二战”期间。尽管如此,迪克·庞德的理由并非没有依据。他表示,就奥运会的规模和级别而言,无法简单宣布一句类似“我们会在10月举办”而推迟,其中涉及太多需要改动的部分,众多的国家、不同的季节以及电视转播问题,关乎整个国际体育赛事的时间表。

“奥运会已形成了巨大的经济和利益链条。如果奥运会延期无疑会影响到包括赞助商、转播商和各个国家职业联赛组织等众多利益相关者的利益。这不是一直致力于保持和扩大国际奥林匹克运动全球影响力的国际奥委会乐见的结果。”清华大学体育部助理教授胡孝乾博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比如,一旦奥运会延期造成时间冲突,职业联赛必须做出取舍,包括是否改变赛程,一些职业联赛是不希望自己的选手过多参与奥运会的,这背后有深刻的商业考虑。”

而转播商、广告主和赞助商面临的困境更直接。奥运年的夏季本是奥运赛事和相关宣传独占屏幕的好机会。如果奥运会延期,该时间段已经售卖出去的广告也得全盘调整,无论是从经济角度还是收视率角度,广告主和转播商都难以接受这种局面。

但这不意味着奥运会一定不会延期或取消。历史上奥运会曾取消过三次,尽管都是因为战争原因,但民众的健康安全也是无法忽视的重要因素。胡孝乾认为,从国际奥林匹克运动的发展历史来看,国际奥委会在坚守奥林匹克价值与理念的同时,其身段不能不说柔软,并在准则、项目、赛制和规模等方面一直在调整,这背后是国际奥委会对推动奥林匹克运动、维持国际化品牌影响的生存考量。

根据《奥林匹克宪章》第32条,国际奥委会拥有奥运会举办日期的决定权。在3月3日,国际奥委会公开的新闻稿中表示自己将继续以WHO的建议为考量行事,所以在现阶段使东京奥运会如期举行仍是第一要务。“这有点儿把锅甩给WHO的意味”,长期致力于体育政策及奥林匹克研究的胡孝乾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当然这是一种戏谑的说法,但足以见得国际奥委会压力很大,不愿意独自承担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延期或者取消奥运会的责任。国际奥委会的表态也使得日本方面压力很大——想要如期举办,前提就是把疫情控制住。谁都不愿意看到延期或取消的结果。只要有1%如期举办奥运会的可能,也要尽100%的努力。”

“夏季奥运会若真推迟到年底的冬季,面临的问题会非常多,比如包括水上项目在内的一些室外项目在寒冷天气并不适合进行,篮球、足球、网球等高度职业化的运动项目运动员很难调整档期来参加奥运会。” 澳洲体育媒体人李平康认为。

最吸金,风险也最大

若无意外,2020年东京奥运会将打破体育史上赞助收入的最高纪录。

2019年6月,国际奥委会宣布2020年东京奥运会创造的赞助收入超过31亿美元,签下了62个赞助品牌。这个数字几乎是以往夏季奥运会的3倍,国际奥委会东京奥运协调委员会主席约翰·科茨将其描述为“令人惊讶的金额”。日本国内赞助商分三个等级。最高级别的是金牌合作伙伴,第二级别是官方合作伙伴,第三级别是官方供应商,赞助级别的不同,意味着所获权益和合同长度的不同。

31亿美元的数字不包括国际奥委会TOP赞助收入,奥林匹克合作伙伴(TOP)计划是奥运赞助的最高级别,阿里巴巴集团是TOP成员之一。在上一奥运会周期中,国际奥委会获得了57亿美元收入,其中73%来自转播权,18%来自顶级赞助商,其收入的部分将拨给主办方奥组委。

NBC作为夏季奥运会的美国转播权,已经支付高达14.5亿美元的东京奥运转播费用。日本转播权由NHK和日本商业广播协会组成的财团以约合10亿美元价格获得。

越高的收入意味着承担越重的责任,若疫情无法及早得到控制,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委会将承受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损失风险。

国际奥委会2001年就建立了一项应急基金,可用于缓解奥运会的临时取消等意外冲击的影响。据彭博社报道,该储备基金目前规模约9亿美元。

这个数字对于主办方的投入而言杯水车薪。递交申奥文件后,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预算一直在增加,官网披露的最新数字是,2020年东京奥运会奥组委预测支出为47亿美元,其他单位预测支出为103亿~121亿美元。

东京奥委会强调,其组委会预算与建设新永久性场馆的预算是分开的,后者由东京都政府承担。奥组委的预算是由国际奥委会的出资、赞助、门票销售和许可商品收入等专项资金提供的,这意味着公共资金的成本为零。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报告认为,东京奥运会成本将远远高于东京奥组委的预算,按照保守估计,也超过了200亿美元。

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波及各行各业,体育赛事被迫按下了暂停键,越来越多的国家和组织取消或推迟了原计划的大型体育赛事。对其他职业体育联赛来说,延期或空场举办或许是疫情冲击之下的替代方案。目前,包括中超联赛、CBA联赛、亚冠以及日本的J联赛、韩国K联赛,都全面延期。在欧洲范围,意大利演变为疫情重灾区,意甲联赛也由空场转为延期。

据《每日邮报》报道,英国自行车运动协会主席斯蒂芬·帕克(Stephen Park)透露,国际奥委会、世界卫生组织和各大体育协会高层曾讨论过,在禁止观众入场的情况下举办东京奥运会的方案。但这个方案也意味着巨额的直接损失,根据东京奥委会公布的本届奥运会收入来源,票务是排名第二的收入大头,占比14%。本届奥运会全球门票销售总计约880万张。按照国际惯例,东道主国家承销75%的门票,目前,东京奥组委已售出448万张门票。

此外,通过奥运会对旅游等行业消费拉动的期待也将落空。根据酒店研究公司CBRE Hotels的数据显示,预计在2019~2021年日本九大城市有8万家酒店开业。

早在2013年日本获得2020年奥运会举办权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希望把举办奥运会作为“触发剂”,摆脱持续15年的通货紧缩。根据日本内阁府公布的2019 年第四季度数据,GDP实质增长率环比下降1.6%,折合年度增长率下降6.3%,幅度远超外界预期。

巨资筹备了多年,被寄予重振日本经济期望的东京奥运会能否如期举行,仍是未知数。5月被迪克·庞德认为是一个重要的判断期限,在此之前一切都留有悬念。

对于将于3月26日举行的圣火传递,东京奥组委事务总长武藤敏郎2月27日曾表示不会取消。根据原计划,圣火传递将遍及日本全部47个县,约1万名火炬手将耗时121天跑遍日本全国,最终于7月24日在东京奥运会主会场“国立竞技场”点燃主火炬。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