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唱吧的“烦恼”:新版本被指涉嫌抄袭
2020-01-18 10:07 作者:李昆昆 吴可仲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李昆昆 吴可仲 北京报道

一款在社交平台风靡一时的在线K歌APP,如今却卷入了“抄袭”风波。

近日,唱吧上线10.0版本之后,和另一款弹唱APP唱鸭爆发了口水战,唱鸭指责唱吧抄袭,此事还一度登上微博热搜。

对此,唱吧相关业务负责人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唱吧的弹唱功能其实有很多独创的点,跟以往很多弹唱玩法都不一样。唱鸭方面则告诉记者,唱鸭已经发送了法务函,对方还未回复,“后续的工作法务部还在跟进,不排除会采取下一步措施。”

抄袭还是碰瓷营销?

“唱吧APP功能还行,但后来伴奏版权比较少了。”一位用户认为,唱吧APP要是再没有新的模式,就积重难返了。而此次和唱鸭爆发口水战,又让唱吧重回大众视野。

据了解,唱鸭是阿里创新业务事业群于2019年5月发布的新款APP,定位是UGC短音乐社区。用户可以通过清唱+乐器弹奏+节奏音效的随意组合,重新演绎后发布作品。

而唱吧的新版本也加入了弹唱功能。对于抄袭的指责,唱吧方面在官方微博回应称,弹奏这个功能行业里早就有,多年前节奏大师等应用都是弹奏类。唱吧是最早推出手机K歌的应用,如果按照友商的逻辑,其他K歌软件是不是也是抄袭唱吧?抄袭一说纯属碰瓷营销。是否抄袭完全可以通过法律手段解决,没必要浪费公共资源做碰瓷营销。

随后,唱鸭负责人李阳回应称,唱鸭法务已经发函,让事实的归事实,法律的交给法律。

唱吧方面告诉记者,唱吧还创新了很多全新功能点,包括独创找调功能、自动生成弹唱视频,无需后期繁琐编辑等。

业内认为,目前中国互联网音乐市场规模已超百亿元,高价版权建立的竞争壁垒,构成了稳定的行业格局。年轻用户已经不再满足于简单的被动听歌或者唱歌,让他们更有参与感地加入音乐创作中还有增长空间。

唱吧创始人陈华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粉丝们经常和我说,唱吧没有以前好玩了,你们的更新没有新意,除了音效还是音效。”

或许正是陈华近年来不断收到这样的用户反馈,促使这款“佛系”了多年的K歌APP,终于下定了奋起直追的决心。

近期,唱吧开启了全新的品牌slogan并宣布战略升级,推出“音乐创作者分成计划”,即通过流量分成、版权分成、音乐服务、唱吧小店等形式,让音乐创作者的付出都得到应有的回报。此外,唱吧的战略升级还包括了打造音乐内容社群。而在功能方面,唱吧上线了10.0全新版本,推出唱吧弹唱、智能混剪等全新功能。

线下店最低仅收10元/小时

“唱吧是在线唱歌行业做得比较早的,但运营模式僵化、商业模式单一。”一位文娱行业从业者告诉记者,近年唱吧又做线下业务,多是一种试探。

过去几年,唱吧投资了迷你KTV“咪哒minik”,还推出了唱吧麦颂KTV。近日,记者线下调查发现,唱吧直营KTV在收费方面进行了下调。位于北京海淀区巴沟路附近的唱吧麦颂KTV(华联店)服务人员告诉记者,其门店小包房收费10元/小时,中包20元/小时,大包30元/小时,顾客最低消费2小时。

“唱吧麦颂KTV直营门店都降价了,但加盟店收费就不清楚了。现在价格太便宜了,每天包房爆满。”上述工作人员说,“之前一个小时收费59元,从2020年1月1日开始降价,之前客流量没这么多,现在凌晨一两点还有等位的。”

随后,记者采访了位于海淀区远大路附近的唱吧麦颂KTV加盟店,其服务人员告诉记者,其门店小包收费159元/小时,中包189元/小时,大包259元/小时。海淀区万泉河路附近的唱吧麦颂KTV服务员则告诉记者,其门店中包消费会员价89元/小时,原价139元/小时。

一位消费者对记者说,“之前在望京附近有家唱吧麦颂KTV店,原计划去的,问了问太贵就换地方了。”听说部分直营店现在的价格只有10元/小时,对方直呼“好便宜”。

关于KTV直营店收费降价的原因,唱吧方面向记者表示不清楚。记者从唱吧麦颂KTV服务人员处了解到,其线下门店在全国有500多家,北京有130家左右。而陈华曾喊出5年内开2000家门店的口号,如今看来,与目标相去甚远。

辉煌能否再现

回顾2012年,唱吧APP上线首日注册用户便破10万,5天即登陆IOS平台下载量榜首,一个月用户量破百万。吸引到各类明星用户、草根大号、普通用户入驻的同时,唱吧也吸引了红杉资本、蓝驰创投、祥峰投资等一线投资机构的“下注”。然而高光时刻只是短暂的。

2014年全民K歌上线,两年时间内即宣布注册用户量破3亿,登顶移动K歌类APP榜首,随后是直播和短视频快手、抖音的迅速崛起。而根据唱鸭方面公布的数据,2019年上线半年,唱鸭MAU保持月均超180%的增幅,其中超9成用户为95后。

在直播、短视频产品风头正劲时,唱吧却未涉足。陈华曾解释称,“前面几年确实相对保守,因为A股上市被拖累了,做新产品在财务上会带来很大影响。”2015年8月,唱吧拆除VIE结构,2016年开始接受上市辅导,然而至今仍未有进一步的消息传来。

不过,唱吧在线下设施和硬件方面却布局很多,包括手游“泡泡兵团”、迷你KTV“咪哒minik”、唱吧小巨蛋麦克风等。不过“泡泡兵团”不到一年便沉寂了,迷你KTV也经历了关店潮。

至少从最近几年来看,唱吧在创投市场并没有杀手级的重磅型产品亮相。陈华也曾对此承认,确实最近几年没有惊艳的主营业务出现在大众视野,周边产品倒是做了一大堆。

如今的唱吧不得不奋起直追。在宣布战略升级时,陈华还在发布会上称要打造出音乐界的“李子柒”。只是,留给唱吧的时机或许已经不多了。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