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移动办公市场硝烟骤起
2020-01-11 10:55 作者:李正豪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李正豪 北京报道

2020年第一个工作日,即将迎来5岁生日的阿里钉钉在官方微博上一下子就立了6个Flag(意为“人生小目标”),让外界猜测曾经“九死一生”的钉钉意欲何为。

移动办公/协同办公市场当前可以说是“山雨欲来”。最引入注目的是:腾讯企业微信2019年12月23日推出3.0版本,升级群聊功能并推出高效协同工具套装等,强化企业微信和微信生态互通;华为2019年12月26日推出智能工作平台Welink并成立生态联盟。尤其是华为Welink的入场似乎让移动办公/协同办公领域有了“三强争霸”之势。

不过,《中国经营报》记者梳理得知,在这条赛道上,互联网公司阵营除了阿里和腾讯之外,字节跳动2017年前后开始孵化“飞书”,美团2017年10月低调推出“大象”,京东2018年也开放了“小易”;传统ICT企业阵营除了刚刚进入战场的华为之外,用友旗下有致远互联(688369.SH)并已经登陆科创板,金蝶有云之家,泛微网络(603039.SH)有eteams,与钉钉联姻的蓝凌软件也是重要玩家。

中国软件网总裁曹开彬认为,巨头扎堆一方面是因为2018年以来协同办公市场开始出现千万元甚至亿元级别的大单,这个市场正在演变为与过去ERP同日而语的市场,另一方面是因为to B企业服务市场的玩家们需要寻找统一入口,美国市场扮演入口角色的是Salesforce的CRM,在中国这个入口大概率会在协同办公领域出现。

规模扩大

协同办公即办公自动化(Office Automation,以下简称“OA”),将现代化设备和信息化技术运用到传统办公领域,形成了一种新型自动化办公方式。移动办公可以理解为协同办公的升级形式,俗称“移动OA”,也被称为3A办公,意为办公人员在任何时间(Anytime)、任何地点(Anywhere)处理与业务相关的任何事情(Anything)。

目前,移动办公/协同办公这个市场现状究竟如何?从单个公司角度来看,主要从事协同管理和移动办公软件产品研发、销售及相关技术服务的泛微网络2016年、2017年、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45.56%、52.66%、42.51%,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28.98%、33.35%、31.6%。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25.96%、35.70%。

而致远互联财务数据显示,该公司2017年、2018年、2019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分别为4.6亿元、5.7亿元、3.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44亿元、0.76亿元、0.36亿元。

相关公司的增长相当强劲,这不仅体现在传统ICT企业孵化的公司中,也体现在互联网公司相关平台的用户增长上。

记者从腾讯相关人士处获悉,企业微信目前已经覆盖超过50个行业,服务超过250万家真实的企业,有超过6000万个活跃用户在使用企业微信服务。同时,当前企业微信的第三方合作伙伴已经超过2.1万家,接入企业微信的系统也已经超过476万个。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与阿里研究院联合发布的《钉钉商业生态系统及经济社会价值报告》则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钉钉企业组织已经超过1000万,拥有2亿用户,平均每6个中国人就有1个使用钉钉。

而对整个市场而言,据《2019年中国SaaS产业研究报告》,2015年至2018年国内协同办公市场规模分别为90.1亿元、208.6亿元、441.8亿元、459.5亿元,呈现逐年扩大趋势,并预测2020年市场规模将突破500亿元。

逻辑不同

实际上,将所有移动办公/协同办公领域的玩家放在一起比较并不科学。据了解,最新推出的华为Welink最早于2017年1月在华为内部推出,源自于华为公司自身的数字化办公转型实践。在过去三年的实践过程中,Welink联接了华为遍布全球170多个国家、1023个办公点的19万员工,在功能上可提供会议、消息、邮件、待办审批、知识共享等各种功能,让华为员工整体协作效率提升了30%。

按照华为内部人士的说法,商业化Welink的过程中对华为来说就是一个“自己的狗粮自己先吃,自己的降落伞自己先跳”的过程。

与华为Welink类似的还有字节跳动的飞书。在2016年一场CEO面对面中,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就明确说,“钉钉并不适合字节跳动,我们要研发自己的办公协作产品。”这是2016年飞书雏形诞生、2017年7月飞书1.0版上线、2017年11月字节跳动全面使用飞书的重要原因。

京东“小易”也是如此,大概也是2017年左右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开始多次强调,京东要开放自己的技术去赋能各行各业,而“小易”是京东集团大客户部以“积木理论”自主研发的企业办公平台,2018年也开始了对外商业化的尝试。

相比而言,只有从来往衍变而来的钉钉,以及从C端微信延伸到B端的企业微信,从一开始就是要做一个轻量级的通用B端平台。

而泛微网络一位内部人士则将所有市场参与者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种是产品主导型厂商,包括泛微、用友、金蝶等,在这种类型的参与者中,少数规模较大的领导厂商综合实力较强,以标准化、通用化的软件产品的实施服务交付为主要业务,规模化程度较高。

第二种是SaaS(软件即服务)服务型厂商,以钉钉和企业微信为代表,主要通过SaaS方式提供标准化、轻量级的应用,用户的一次性投入较低、应用门槛较低,能够快速上线,因此市场推广速度很快,但弱点在于收入和盈利水平相对较低。

第三种以项目定制化开发为主,这部分厂商早期主要基于中间件平台进行定制化开发,现在主要根据企业需求进行定制化开发,单个项目收费较高,但是规模化程度较低。

优势各异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类型的厂商在商业模式上也是不同的。

比如,以钉钉为首的互联网公司阵营,其软件是免费的,用户规模发展到一定阶段,一方面高价值服务可能是可以收费的,另一方面基于海量用户产生的流量应该也可以变现。从本质上来说,这是互联网经济在to B市场的延伸。

而传统ICT领域无论是用友致远、金蝶云之家,还是最新进入战场的华为Welink,软件本身都是收费的。

据记者了解,用友致远的产品及报价“具体没法说”,因为既要看企业“使用什么版本”,也要看“使用人数、使用哪些模块等”,大体上来说主要是软件的费用加上实施和服务的费用。

而金蝶云之家官网介绍,该软件系统报价“一天不到150元”,“费用仅相当于传统OA成本的30%”,同时承诺“0元专业IT运维”。

也就是说,产品主导型厂商首先是软件产品要收费,软件工程实施要收费、后续运维服务也有可能产生收益。

而不同类型的产品在用户体验上也不尽相同。比如华为内部人士透露,华为当时设计Welink时主要是因为当时市面上没有一款适合大企业需求的办公协作软件,且当时华为内部IT存在邮件、IM、会议、云盘等多个协作办公,不统一体验也不好。

同时,Welink一开始对标的就不是钉钉和企业微信,而是微软的Teams,主要是面向大企业客户。

另外,有业内人士认为,在协同办公这个市场细分领域,每个公司都各有优势,首先华为Welink不是免费的,而且价钱也不便宜,习惯了免费的中小企业可能不是华为Welink的潜在客户,但华为Welink在细分市场应该也会有市场空间,比如跨国企业、全球化企业或者内部流程相对复杂的大型企业,这类企业用钉钉或者企业微信很难适应。

关于钉钉和企业微信的竞争问题,该人士认为,尽管都是沟通工具,钉钉目前只是解决了企业内部在线沟通的问题,其实钉钉提供了一个老板管控员工的工具,从自上而下的视角提供了一个更为便捷的管理与监督工具,但由于这种自上而下的角度,实际上也降低了钉钉的用户黏性。企业微信优势在于背后的11亿微信用户,这让企业微信更好地解决了企业与客户外部在线沟通的问题。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