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令和时代”中日关系前瞻——以日本天皇制变迁为视角
2019-08-03 08:59 作者:刘江永 来源:中国经营网

刘江永

“二战”后中日两国恢复和平状态和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与战后日本放弃军国主义政策,日本天皇的地位、性质发生变化密切相关。

“象征性”天皇与中日关系

“二战”之后,日本在形式上保留了天皇制,但天皇的地位与性质则发生了很大变化,其地位虽然高于首相,作为所谓“虚位元首”却不掌实权。

1947年5月3日生效的《日本国宪法》规定,天皇是日本国的象征,是日本国民整体的象征,其地位以主权所在的全体日本国民意志为依据。天皇有关国事的一切行为,必须得到内阁的建议和承认,由内阁负其责任。天皇只能行使宪法规定的有关国事行为,并无关于国政的权能。从一定意义上讲,战后的《日本国宪法》不仅在客观上挽救了因侵略战争惨败而濒临崩溃的天皇制,而且使企图再度利用天皇制复活军国主义成为幻想。

裕仁天皇在位的昭和时代(1926~1989年),其地位和性质先后得到明治宪法和战后和平宪法两次根本不同的界定,日本民族既经历了黑暗的军国主义统治时期,也创造了战后的复兴与繁荣。事实证明,日本军国主义道路是害人害己的绝路,而和平发展道路才是日本民族可取的正确选择。

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以来,双方关系进入历史发展的新阶段。中日两国经历了血雨腥风的战争年代,步入和平友好时期,最重要的是因为清算了日本军国主义,使两国化干戈为玉帛。它最初的国际法基础是二战末期盟国公布《开罗宣言》(1943年11月)和《波茨坦公告》(1945年7月)。日本政府在《日本投降书》(1945年9月)中明确承诺:“天皇、日本国政府、及其继续者,承约切实履行波茨坦宣言之条款。”换而言之,如果没有《波茨坦公告》就没有《中日和平友好条约》(1978年8月)。严格遵守《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就必须始终捍卫《波茨坦公告》。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中日和平友好的可持续性。

经过中日双方的共同努力,1992年10月23日,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实现了有史以来日本天皇首次访问中国,具有十分重要的历史意义。明仁天皇在中方的欢迎晚宴上致辞表示:“在两国关系悠久的历史上,曾经有过一段我国给中国国民带来深重灾难的不幸时期。我对此深感痛心。战争结束后,我国国民基于不再重演这种战争的深刻反省,下定决心,一定要走和平国家的道路。希望中日两国的良好关系进一步发展为不可动摇的关系。”

2018年5月10日,李克强总理在访日期间与明仁天皇会面。这是明仁天皇最后一次接待来访的中国领导人。明仁天皇表示,很高兴李克强总理在这一重要关键年份对日本进行正式访问,希望通过此访进一步发展日中关系。他说:“我时常回想起20多年前访华时受到中国人民热情欢迎的情景,至今仍然印象深刻。那次访问让我深刻感受到日中两国是民心相通的。真诚希望通过两国民众的交往,构筑两国关系更好的未来。”

2019年4月明仁天皇退位前夕,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耿爽表示,明仁天皇曾于1992年访华,并多次会见过中国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为推动中日关系发展做出过积极贡献。

新天皇为中日友好“奔走”

2019年5月继位的德仁天皇对中国古代文化艺术很感兴趣,对发展中日两国人民的友谊和文化交流也颇为关心。早在1990年春大阪举办的世界博览会期间,还是皇太子的德仁,曾在时任中国驻日大使杨振亚陪同下参观了中国馆。他饶有兴趣地观赏了我国江南的水榭亭阁,称赞这些建筑与自然风光相协调,具有浓厚的中国民族风格和东方文化特点,建筑艺术水平很高。

德仁天皇全家都喜欢音乐,有时还举行家庭音乐会,德仁擅长拉中提琴,其女敬宫爱子会拉大提琴。为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20周年,1992年在东京举办了中国“湖北战国曾侯乙墓出土文物展”。同年5月8日,德仁皇太子也前往参观,仔细观赏距今2500多年前的中国珍贵文物。当听到展团人员用编钟演奏中国古典乐曲《楚商》和日本名曲《樱花》时,德仁连声赞美“太棒啦!”他还风趣地说,当今的音乐大概也都是从古代编钟时期发展起来的吧!

2009年11月8日至20日,应日本皇家交响乐团邀请,中国歌剧《木兰诗篇》赴日本成功举行了四场演出。日本著名指挥家、德仁的音乐老师堤俊作,与中国指挥家共同指挥日本皇家交响乐团,作该剧在东京的首演。当时的德仁皇太子应邀观看,并称赞演出很精彩。

德仁天皇及雅子皇后即位后,会见的第一位外国贵宾和驻日本大使,就是即将离任回国的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华夫妇。这充分体现了新天皇和皇后对中国的友好和尊重。2019年5月9日上午11时,德仁天皇在自己居住的赤坂御所会见程永华大使夫妇,并用日语进行了愉快的交谈。出身外交官的雅子皇后或许是得知程大使携夫人汪婉一起前来拜会,也临时决定参加会见。这是雅子作为皇后参与“国际亲善”公务的首秀。

面向未来,把握机遇

战后以来,日本右翼保守势力一直企图通过修改战后《日本国宪法》,恢复明治宪法对天皇的定位,即天皇是国家元首的绝对权威。一些右翼团体公开主张天皇重新亲政,重建“一君万民”的国家与社会,恢复明治宪法,维护“基于传统精神和皇道的国体”。甚至还有人抛出所谓“日本皇国宪法草案”,鼓吹“天皇为大日本皇国之首”“天皇统帅国军”这些极端主张显然得不到日本主流社会的认可。

明仁天皇从1989年即位之日起,就宣誓将与日本国民共同维护《日本国宪法》。2019年5月1日即位的德仁天皇也宣誓:“要经常想到国民,贴近国民,根据宪法尽到作为日本国及日本国民整体的象征之责。”

2015年2月23日,当时的德仁皇太子55岁生日时曾郑重发表讲话表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0周年之际,应向没有亲身经历战争的下一代正确传递历史,传承和平信念。虽然自己没有经历过战争,但是,在战争记忆逐渐淡去的今天,谦逊地回顾过去,向对战争没有直接认识的下一代正确传递悲惨经历和日本走过的历史道路,十分重要。”

这正是我早前提出的中日两国应开展新时代“知的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中日关系新时代,一定意义上是指21世纪20至30年代,中日两国将进入告别日本侵华战争“四世同堂”的新时期。这也应是日本“令和时代”的一个特点。新时代的日本人与其曾祖父那一代日本军国主义者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毫无关系。中国两国青少年要握起手来!

然而,日本右翼势力歪曲历史则可能误导未来。新时代的日本民众大多并不了解日本军国主义曾经给中国等亚洲邻国带来怎样的灾难。一般而言,不知者不为过,但一个对这段历史无“知”的日本社会,必然对邻国的主张和历史认知产生民族逆反心理。从这个意义上讲,新时代的日本人应该自觉认真地了解过去对邻国的加害史,以免重蹈历史覆辙,否则就可能是不知者亦为过。

与此同时,中日两国青少年也应该了解中日之间古代与现代的友好交流史,以及为两国关系做出重要贡献的杰出人物,并向他们学习,珍惜当下中日两国和平发展的今天,共创更加美好的明天可以预期,尽管目前中日之间仍存有种种历史遗留问题,但只要两国都走坚持和平发展道路,共同遵守中日之间的四个政治文件的各项原则,就能克服各种困难,确保中日关系向前发展。

未来三年,中日关系改善将迎来新机遇:2020年日本将主办东京奥运会;2022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也是明仁天皇访华30周年;届时,北京市将主办冬季奥运会,杭州市将主办亚洲运动会。东北亚的和平与稳定,符合中日两国及本地区各国人民的利益。中日两国将保持高层交往,两国政府和民间团体也会努力通过各种纪念活动和友好交流,促进彼此关系的健康发展。

可以相信,伴随中日两国高层交往回归正常,在21世纪中日两国民众可以自由往来的新时代,德仁天皇作为日本国和日本国民整体的“象征”也是不会缺位的。在网络信息时代,中国民众对德仁天皇和雅子皇后不仅不感到陌生,而且充满好感。中日两国人民都希望看到德仁天皇、雅子皇后在北京露出灿烂的笑脸。当然,这还要看届时的日本首相及政府持何种态度。

本专题文章作者为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教授。由2019年6月在武汉大学举行的“新时代中日关系”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作者提交的论文选编。文字略有修改,小标题为本版编者所拟。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