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羽戈

共发表23篇文章

囊中江湖:装傻与比傻
教育的目的是使人明智,不过偶有例外。我们都该见识过一种教育,其理念可归结为一个“傻”字:如果不能把人教傻,至少要教人学会装傻。理念的表现方式,随语境而转移。若在学校,“傻”字自然不可宣之于口,而代之以
2016-10-26
自由谈:理中客之毒
一个词语的嬗变,往往就是一部社会史。往远了说,如自由、民主等舶来词,它们的起伏与兴衰,正对应中国近代史的曲折与展开,以至这些词语每一笔画都重若千钧,每一转折都攸关国运;往近了说,我首先想起“公知”一词
2016-10-26
从一段伪造的胡适名言说起
“一个肮脏的国家,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空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反之,一个干净的国家,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谈高尚,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规范,人人大公无私,
2016-10-18
自由谈 复国梦
金庸小说,有些定律。其中之一,可称之为“名字决定命运”。慕容博给儿子取名为“复”,意在提醒他“时刻不忘列祖列宗的遗训,须当兴复大燕,夺还江山”。
2016-09-19
以弱制弱
为什么“学生头儿管学生,甚于校长教员”,为什么“工头管工人,甚于资本家”,为什么“奴使奴,使死奴”?
2016-09-12
清流的歧路
不知何时,“清流”这个词忽然流行开来。其用法大抵取自字面之义,即清澈的流水,进而升华为高雅的隐喻。譬如夸一个人是娱乐界的清流,夸一篇文章是评论界的清流等,无非是说,举世皆浊,唯君独清。
2016-09-04
袁世凯的权术
袁世凯好用权术,以“不学有术”著称。张之洞补充道:“袁岂仅有术,直多术耳。”通常说一个人,尤其政治人物,有权术,精于权术,大体而言,不是正面评价。不过需要注意,权术的负面化,问题不在其本身,而在所依托
2016-08-22
忠于君还是忠于事?
这两年写杨度,常常想起冯道(882~954年)。此二人,可谓中国政治史上最著名的两条变色龙。冯道字可道。道可道,非常道,他这一生,的确走出了一条震古烁今的非常道。其人从政近五十年,历仕四朝(一说“五朝
2016-08-15
进步论的幻象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最喜欢的标签之一即“退步青年”。这不是要哗众取宠,刻意与一度蔚然成风的进步青年唱反调,其背后,还隐藏了对进步论的反感与批判。我曾在一封信里,就此写过两段话:
2016-08-02
慈禧的才地
我谈慈禧太后与义和团,引用曾国藩对慈禧的评语。那句“才地平常”,惹恼了一位读者。他发来洋洋千言,力证慈禧才识过人,不消说在她所生存的转型年代,纵使放眼千载,都是第一流人物,中国女性,唯有武则天可与之比
2016-0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