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李扬

共发表20篇文章

李扬:未来几年货币政策是相对不宽松的
在智库论坛环节,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表示,十九大开启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新时代。在金融领域,也会有一系列的变化。
2017-11-21
2017年的关键是实干
动力就在进一步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刚才已经提到,中国下一步改革和发展的四梁八柱已经搭就,当下及未来就是怎么落实的问题。
2017-01-05
推进债券市场健康发展应从六个方面进行改革
2015年以来中国信用债券市场快速扩张,特别是2016年债券市场取得了长足发展,各类债券余额都有增长,中国依然保持着世界第三大债券市场的地位。
2016-12-27
以中国为主导的全球化正在兴起
李扬认为,以西方发达经济体主导的全球化日趋式微,以中国主导的全球化正在兴起。中国在全球化格局中的角色将有所转变。
2016-12-16
客观全面看待中国债务问题
发达经济体的政府从事债务融资,主要是为弥补其公共消费亏空、弥合养老体系缺口和进行收入再分配,中国政府的债务融资则主要是为各类公共投资筹集资金。
2016-12-12
下一步金融改革重点:需进一步建立基准体系
下一步中国的金融改革不能像以前那样四平八稳的从机构、产品、市场、监管、货币政策、国际协调,不能按照这样一个道路平铺下去。
2016-12-09
高杠杆率是恶魔,“稀释分母”是唯一的路径
在资本市场重重雾霾之下,我为什么觉得中国形势长期看好?是因为我们可以通过改革驱散雾霾。因此,下一步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对我们的金融体系,对我们的资本市场重新改革。
2016-12-08
杠杆率高企对经济增长形成了制约
当前中国经济特征低增长和通货紧缩并存,经济接触经济条件没有明显的改变条件下,资源的安全供给、环境质量、温室气体减排等强化压缩经济增长空间。
2016-12-02
探索全球失衡的内在机制
2007年3月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以来,“全球经济失衡”无疑是各国当局使用最多的词汇之一。发达经济体特别是美国偏爱用之来解释此次危机的根源。将危机归诸失衡,将失衡描述为“全球”的,他们便得以轻松地将危机的
2016-11-23
中国暂不宜实施利率走廊调控机制
我们认为,不宜将实施利率走廊机制列为我国近中期金融改革方向。原因有二,其一,实施“零准备金制度”,是实施利率走廊机制的必要条件。中国的法定准备金率目前高达17%,距离实施零准备金率制显然十分遥远,而且
2016-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