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营报,让经营离您更近!
20200303期

韦尔奇教会了我们什么

2020年3月2日,一代商业传奇杰克·韦尔奇,为一家制造业巨头带来巨变、令其转向服务业和电子商务赛道的白发老人,与世长辞。9年前,韦尔奇曾接受本报独家专访,他在专访中说:“如果公司要成功的话,就要确保公司上下都能够有机会,实现自己的梦想,给他们足够的空间向上发展,而不仅仅是给他一个温暖的家。”谨以此悼念刚刚逝去的管理大师。
杰克·韦尔奇:用业绩引导员工做正确的事

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无论是转型升级,还是结构调整,都面临着很多管理瓶颈,如何突破这些瓶颈,正成为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努力的方向,这也是全球第一CEO、原通用电气董事长兼CEO杰克·韦尔奇近期进行GMC中国行的目的和价值所在。

韦尔奇的管理精髓在于区别对待人和事,他提出,要把最优秀的人才、最好的资源放在最重要的业务上面,给最好的人最好的回报、最好的机会。

然而,企业的情况千差万别,什么是最好的人和事?如何进行区别评价?到底有没有统一的标准等问题,一直以来都是中国企业关心的重点,尤其在中西文化的冲突之下,“拿来主义”到底该如何“拿来”呢?

近日,在杰克·韦尔奇前往广州作最后一场演讲,结束本次GMC中国行前,《中国经营报》记者特别专访杰克·韦尔奇先生,针对上述问题,他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人才评判:忠诚度不能取代业绩

“如果公司要成功的话,就要确保公司上下都能够有机会,实现自己的梦想,给他们足够的空间向上发展,而不仅仅是给他一个温暖的家。”

杰克·韦尔奇献计中国制造:找寻转型升级之路

本报记者 屈丽丽 北京报道

作为中国制造业最具有典型性的代表企业富士康,目前正大举推出“机器人计划”,以替代日益繁重的人工支出,但 “机器人计划”背后,是“中国制造”的成本优势正悄然流失。

与此同时,位于中国制造最繁荣区域——珠三角与长三角的企业们,正面临融资的窘境:一方面是银行信贷从紧的政策,另一方面是在国际热钱蜂拥之下越来越高的民间借贷成本。

目前,大多数制造业老板在谈到企业困境时都会提及以下因素:员工工资和原材料价格的大涨、人民币升值、融资难和融资成本提高。在这种情况下,过去以廉价劳动力为核心竞争力的中国制造正面临阶段性的转变,寻找转型升级之路正成为政府推动与企业选择的共同目标。

然而,正如中国经济学家樊钢所指出的,中国制造的转型升级并非单纯的放弃原有产业,转而去做高科技,在企业转型升级背后,必须要与其关联的要素市场相配合。由此,中国制造如何转型、如何升级,需要脚踏实地根据自身的特点及其环境进行缜密的战略设计。

相应的,提供中国制造在多维度下的坐标状态,提出问题,并由变革大师、“全球第一CEO”、通用电气原CEO杰克·韦尔奇支招应对之策,也就成了《中国经营报》杰克·韦尔奇GMC中国行系列报道的开篇任务。

杰克·韦尔奇献计中国制造: 5年内可扭转品牌形象

本报记者 张业军 广州报道

当大量越南制造、 印度制造崛起,价格不再成为“中国制造”的优势时,提升质量、专注品牌建立成为越来越多中国企业关注的热门话题。 在由环球市场集团主办的杰克·韦尔奇 GMC 中国行新闻发布会上,“全球第一 CEO”杰克·韦尔奇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中国制造”并不缺少优质产品,之所以没有国际一流品牌是因为中国企业缺乏追求优质的理念。 只要从现在开始关注品质、建立品牌,5 年内,“中国制造”完全可以扭转品牌形象,赶上“日本制造”和“韩国制造”。

针对“达芬奇”家具事件,不少中国企业家担心“中国制造”日后更难摆脱“质低价廉”的名声。 韦尔奇表示,尽管“中国制造”目前仍存在不少问题,但前景并不悲观。 他对存在着困惑的中国企业给予了信心和鼓励:“日韩制造”在三四十年前,质量也没有现在这么好,而“中国制造” 至今不过发展了 20 年,但包括苹果等国际一流品牌的代工厂都选择了中国, 这说明中国已经有生产优良质量产品的能力。


杰克·韦尔奇献计中国制造:先人才后产品

本报记者 屈丽丽 上海 香港报道

“中国制造”正在转型升级的门槛前困顿不前。

一边是,海底捞“骨汤门”、达芬奇“假洋品牌”、双汇“问题火腿”等一系列“质量门”事件被接连引爆;一边是,中国制造经历连续二三十年的高速成长之后,在转型升级过程中,正面临人才断档及管理机制升级的困境。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0。

往期回顾